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魔修的想法
    边凛一行人着装整齐,看起来就是一整套模板,一眼望去人群中心那是十分打眼的。

    宁清秋看见他的时候,内心突然有了一丝怅惘。

    这么久以来,她还真的是和青云以及那些熟悉的人阔别已久啊。

    即便是遇到了林惊风还有花英,也是之前从没见过的同门,至于说之前认识的人,那还真的是自从经过了吸收琉璃火之后再没有见过一面。

    只是想到边凛如今的身份还有他做出来的叛宗之事,宁清秋便是觉得物是人非。

    不过她之前也没有真的是和他接触了解,对于边凛的一概看法都是从旁人的言语和态度里面推断的,几分真假实在是判断不清,她也不好妄下论断。

    只不过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让边凛发现她的。

    宁清秋下意识的将纱帽盖好,为自己的先见之明点个赞。

    ——本来是为了遮掩自己丽色难掩的容貌的,不然的话魔修对于女色相比道修更为热衷,行为方式也是更为直接,未免不必要的冲突,宁清秋出行的时候还是多做了一手准备。

    当然,若是真的是有人不长眼要打她的主意,那么......三天不打手生剑钝,宁清秋觉着作为一个剑修,脱离不了战斗。

    边凛微微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以为他有什么吩咐,连忙附耳问道:“少主,怎么了?”

    这位可是以后的衣食父母顶头的主子,当然是要捧着了,无生道的修士,最是“识时务”。

    边凛收回目光,没有看到藏身人群的宁清秋,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们......走吧。”

    那人一惊,旋即有些警惕的目光便是扫向了四周:“......难道说有青云宗那一挂的人追上来了?不可能啊,这可是冥城......”

    冥城乃是魔修聚集的地方,正道修士极少踏足,即便是有,也是为了自己的私事三五成群的出现,但是人数绝对不占优势,要是青云宗的人无声无息的就是埋伏在城市里,那么对于他们这个队伍来说还真的是非常糟糕的消息。

    但是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要是青云或者是那些自命正义的想要追捕他们的修士真的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在这里,那么也未免太不把魔修看在眼里了。

    即便是魔道六脉里面无生道属于人人喊打,但是魔道同气连枝虽然是个口号,但是相互喊喊的话天长日久经年累月的也是差不多有那么点意思了。

    说得矫情一点,那就是我可以欺负对方,你当然也行,但是绝对不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欺负......咳咳,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儿。

    毕竟要是边凛他们一行人真的是在魔修的底盘被青云宗他们报复回来了,不说无生道是个什么状况,魔道的面子都是要丢个干净,而对于修士而言,头可断但是不可被辱!

    再说了,就宁清秋他们看来,青云宗出了个魔修的叛徒这回事儿,正道听着无比刺耳,青云更是视为奇耻大辱,但是在魔修看来,这多半还是件很爽的事儿,类似于三伏天喝了一杯冰水,暗中可乐着呢。

    让你正道天天嚣张!让你打压我们魔道!

    还说什么揽尽天下英才,完全就是狗屁,怎么着,来了个未来掌门后备役,天才修士宗门未来之星,这样的人还不是叛逃了你们堂堂的正道宗门!

    这样的想法,甚至是在魔修里面还有着不小的市场。

    若不是之后听说跟在边凛身边和他一伙儿的多半是无生道的人,这样的想法和流言还会更加的疯狂。

    ——只是碍着正道势大,魔道六脉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不会直白的说出来罢了。

    当然,要是有机会,魔修还是会抓住嘲讽几句的。

    对于宁清秋他们这些没有多少正道魔道之分,道修魔修分别论的修士而言,倒是不痛不痒无伤大雅罢了,反正也是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就当做是耳旁风。

    韩越压低了声音,戳了戳宁清秋的手臂,换回来一个白眼,但是丝毫不以为意。

    满脸八卦的样子问道:“怎么,你认识?”

    他之前就感觉宁清秋在听到青云叛徒的事的时候有些不对了,心里也是颇多猜测,宁清秋没有明确的否认,已经是说明了许多的事,如今真正的边凛出现,她表现出来的情绪虽然只有一刹那,但是也足够韩越浮想联翩了。

    明远警告的瞥了他一眼。

    但是人类的好奇心,就是这么的坚硬,死倔死倔的。

    宁清秋云淡风轻的回道:“收起你脑子里面的那些想法,要是透露出一丝半点儿,我就用炼心剑教教你怎么做人。”

    这话还是很有威胁度的。

    因为宁清秋一般不生气,真的生气严肃起来那就是真的没得跑要被教训了。

    而韩越觉着,自己好像是应该是打不过她的,特别是在对方晋升了金丹中期之后——提到这件事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自从知道她和明远两个人抛下他夜游了诡异小镇之后却是接连突破,韩越都是觉得自己亏大了,当时怎么着也是要跟着两人一起出发的。

    虽然说他没有能耐突破到元婴,但是怎么着都是应该有所斩获的吧?

    所以他就定下了之后的行动方针,紧跟着宁清秋的步伐走,打死也不落单,做一个合格的狗腿子......

    明远微微抿唇笑了,知道边凛也算是宁清秋为数不多的痛点之一,一旦提起多说几句就要炸毛的,大概是因为被乱传情感绯闻关系的原因,男女之事,最是经不得旁人乱说,捕风捉影说得天花乱坠的,没有一个字可信。

    韩越自认大丈夫能屈能伸,怂怂的说道:“他们还真是胆大包天,这样的时候大摇大摆的出现,生怕没人知道......这是有恃无恐?”

    他有点不爽,自己也是济州修士,出自正道,凌云宗和青云宗也算是秉承同样意志的正统宗门,见着边凛一个叛宗之人这么嚣张,自然不乐意。

    宁清秋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跟上去,看他们到底是要搞什么幺蛾子,我有预感,他们的目的一定不简单。”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