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破坏
    曾经的宁清秋,也许真的和这个叫做边凛的男人有过什么过往?

    这个时候,她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要不然,这个男人也不会说出什么她只要息事宁人装傻便是可以活着离开,愿意放过她。

    一个已经是成为了半魔的男人,会突发善心?

    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对于“宁清秋”,他还有在这个世上最后一点怜悯和心软。

    但是可惜啊,这个世界上知道那个少女已经是在最最璀璨的年华里面永远消失的人,只有她一个。

    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

    真的像是一个冰冷的黑色笑话。

    所以这种孤单不可与人分享,只能自己一个人承担。

    但是不论是边凛和原身有过怎么样不为人知的纠缠,她什么都不知道,虽然接收了这个姑娘的生命,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需要按照“宁清秋”应该有的方式过活。

    而且,边凛已经是全民公敌,宁清秋做判断不受旁人的影响,她只在乎她看到的东西,边凛确确实实成了半魔,而他也是真的要接引魔族降临人间。

    刚才的战斗,她没有下死手,一是对方确实是修为高绝非同一般,成为半魔之后,身体力量强度都是越过了一个大台阶,都快比得上寻常的元婴修士一半的身体强度了,若不是宁清秋进来修为上涨飞快,剑法杀伤力也是核武器级别的,刚才哪里伤得了边凛?

    她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口子而不是刺中要害,不为其他,主要是为了观察他的血液。

    而事实,无可辩驳。

    那么便足够判他死刑。

    其他的种族对于宁清秋而言,与人类无异,有好有坏,她不会因为种族问题便是出手伤人。

    而魔族......即便是半魔,都是罪孽深重杀孽极强。

    他们的罪恶越多,血液中的紫色浓度越高。

    这是血淋淋的铁证。

    修士的剑,用来替天行道。

    斩尽天下不平事!

    ——至少她的剑如此。

    宁清秋出剑的时候,只求自己问心无愧即可。

    她不肯服软,边凛自然也不会继续劝她。

    对他来说,之前那句话,已经是他可以做到的极致了。

    既然对方不珍惜,那么便是把命留下吧。

    他不可能放过一个对自己有敌意的修士,要么,选择和他同流合污,做他的下属打手为他的大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要么,便是做一具不会开口的尸体。

    边凛没有打算仓皇而逃,换一个地方打开两界通道看似可行,其实最不可取。

    不要说光是找一个地方就要耗费一些时间,虽然还有两个地方就是事先准备好的备选基地,但是加起来都是没有冥城更为合适,没有高手镇压,还有着许多的贴近魔族生活环境的特征。

    他打算留下。

    争分夺秒。

    在被下一批人发现之前,顺利的打开通道,到时候一切便是尘埃落定,即便是九州修士反应过来也是没办法了,他们只要是有了一个确切的据点,只要是在冥城站稳了脚跟,那么这一场战争开头的胜利便是十拿九稳了。

    两人瞬间又激斗在一处。

    要不是这里因为事先无生道的魔修为了避免动静太大引来修士注意破坏计划做了非常完美的保护罩,外面的人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如今却是相当于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面,两方人马都是生死时速。

    一方人数众多,实力均衡,另一方就是虾米三两只,但是个顶个都是超级难对付。

    宁清秋和边凛已经是打出了真火,两大高手对战,那个战场余波都是够人喝一壶的,其他的魔修就是想要上去帮忙,那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比如说群殴这回事儿吧,几个还好说,更多的话,那就是想要下手都是没有进攻的空间了。

    大多数都是一批批上,群攻一轮,然后换人,这样才是合理的群殴,然而当个体实力足够强大,这样的方式便是没有多少建树了。

    你的攻击伤害不了对方,反而是连人身周一丈都是接进不了......啧啧,遇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撞在铁板上了,没什么好说的,还是换个目标吧。

    也可以说,宁清秋和边凛这边决出胜负了,那么这场战斗的走向也就清晰了。

    毕竟宁清秋他们人数虽少,只要是撑到有人赶来或者是在包围圈里面有条活路那便是胜利了。

    其他的魔修也是知道这点,自家做的事决不能传出去,不然的话,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活着走不出冥城了。

    个个都是拼命了。

    逐个击破,抓住一个再说。

    明远身怀绝技,身上宝贝也多,比起宁清秋也许是质量胜不过,但是数量却是远远超出,可见家底十分深厚。

    韩越那些符箓可都是他赞助的。

    这位可是个隐形的富豪。

    只是其他的魔修都是专盯着韩越下手,这个人虽然对付起来也很麻烦,但是到底是因为符箓众多才撑了这么久,所以魔修都还算是有点聪明,知道朝着软柿子捏,便对付韩越了。

    韩越暗暗叫苦,之前还想着自己大杀四方,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还不得成为九州英雄?光是这么想想,就是血液沸腾。

    要是以后后人传说,当年魔族阴谋入侵云荒九州,乃是有人力挽狂澜戳破了他们的阴谋,破坏了祭坛和两界通道才避免了人间生灵涂炭......其中一个就是凌云宗韩越!

    啧啧,美呆了!

    浑然忘了宁清秋和明远说冲的时候,他内心曾经吐槽不已泪流成河。

    很快,韩越身上便是多了大大小小的许多伤口。

    最严重的一道,砍在左腰侧,差点没给他来个腰斩成为两半。

    于是他忍不住喊道:“宁姑娘还有明兄,你们好了没有啊,风紧,扯呼!”

    恩,这是宁清秋给的口号。

    恶趣味发作的原因,细节不用深究。

    大白话就是让快跑路,哥们支撑不住了。

    宁清秋听出他的呼吸浓重,知道不好,下手越发的狠厉,但是边凛也是不遑多让,他之前竟然也没有出全力,在宁清秋确定要和他对着干之后,他也不再留手。

    两个人可谓是伯仲之间,胜负差距不过毫厘之别。

    这个时候传来咔嚓一声脆响,然后便是噼啪噼啪的东西剥落的声音。

    明远出声道:“成了!我们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