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找上天机阁
    事关重大,谁也不敢轻忽。

    三人一路狂奔。

    带着无生道的魔修在整个冥城里面打转,七拐八拐的,能把人都是给绕晕了。

    边凛差点没有捏碎手中的传音符箓。

    这些该死的吃干饭的家伙,就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戴罪立功把人抓住吗?所以说,这些无生道的魔修到底是有什么用!

    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个合作对象了?

    但是这么听话的下属还真的是挺难找的,要知道修士大多数是桀骜不驯之辈,特别是正道修士,对于魔族深恶痛绝,这个要感谢漫长岁月默默的给整个人族洗脑的几大七阶宗门,也就是所谓的人族圣地。

    他们的带头作用,可谓是起到了最大的扩大化效果。

    边凛作为半魔,虽然也很想带头去抓人,势必要把他们给挫骨扬灰才可以消除心头之恨,但是很可惜,因为被宁清秋激发了战斗状态,他一时半刻不能变回去。

    半魔之躯虽然给了他难以匹敌的力量,但是同样魔气也在侵染他的神志,他知道,一不小心,自己就是会被同化,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族。

    即便是极力压制,这个结果也是早晚罢了。

    于是他只能困于他们的隐藏之地不能出,超出祭坛范围的方圆十里之外,他便是无计可施,只能是默默地等着那些无生道的魔修带来好消息......

    如今看来,都是奢望。

    这些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边凛眼眸血红,闪过残忍冷酷之色。

    他闭了闭眼,在收到对面传来颤抖的汇报已经跟丢了目标消息之后,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将传音符箓捏成了粉末。

    他抬头望月,见着上面时不时呈现的阴影,深深的吸了口气,冷笑呢喃道:“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倒是我小看你了......等到下次,就没有这样的好事儿了......”

    边凛重新拿出一块玉符,声音寒冷如冰,光是听着,都是足够让人颤抖腿软:“滚回来吧,不用追了,我们启程离开冥城,去诛魔谷!”

    壮士断腕的魄力,他从来不缺。

    如今形势对他不利,那么唯有启动备用方案了。

    当然,危险性也是大大增加。

    该死!

    ......

    月凉如水,夜风清幽。

    阁楼二楼的木窗咯吱咯吱响了两声,微微晃动,然后便是打开了一个弧度。

    一只苍白的手按在了窗户阑槛上,一推,一个人影就是灵巧的翻滚进了内室。

    屋内没有点灯,黑漆漆一片。

    但是来人好像是丝毫不受阻碍,动作灵巧不说,还没有碰到任何的东西,灵活得像是只猫咪。

    他比了个手势,示意没事,身后立即跟着翻进来两个人,然后窗户便是自己合上了。

    三人都是气喘吁吁。

    这一路逃亡,差点儿没要命,总算是摆脱那群狼犬了,妈哒,紧追不舍半点儿不放松......

    宁清秋指尖一撮,一束淡淡的白色火焰亮起,没有任何的温度,乃是照明术,不过是外在表现如火罢了。

    她找了个软塌倚靠,松了口气:“总算是逃出生天,今天还真的是生死时速了。”

    说着便是拿着身边的冷茶一饮而尽。

    他们来吧这里是按照韩越的指使过来的。

    所谓狡兔三窟,之前住的旅店客栈自然是不敢再去,生怕被无生道的人发现什么端倪。

    便是来到了这一处暂时被韩越租住的房屋。

    之前也说了,最近这哥们都是在冥城的坊市交易还有古董圈子里面玩得是风生水起,对于自己的身份,他也隐瞒得很好,如鱼得水一般。

    这里便是他的一个据点,暂时租赁的一个房屋,专门用来招待会客那个小圈子里面的人,无生道的人应该是不会怀疑这里。

    韩越没得说,赶紧的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他不只是受了内伤,身上可是生生受了好几刀,痛得他咬牙切齿,一边龇牙咧嘴一边痛骂无生道的魔修还有边凛,好一会儿了,都是不带重样的。

    就连明远和宁清秋都是给听乐了。

    这家伙,碎碎念的功夫倒是比起手上功夫还要强上几倍。

    若是修为也有嘴上这么厉害,哪里会被人打得如此凄惨?

    但是这么一说,韩越倒是不乐意了。

    “嘿,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若不是我抵抗了大部分的火力,你们哪能顺利的完成任务?要我说,这事儿传出去,天下人都是要传颂我的威名!”

    他很是有些得意洋洋。

    不过今个儿他们倒是真的做了一件大事。

    “哼。”宁清秋倒是不以为意的冷笑一声,说道,“你这话充分暴露了你的智商。这事儿暂时瞒着都是来不及,还说出去?莫不是嫌命长?”

    韩越大皱眉头:“什么意思?魔族虎视眈眈,无生道暗藏阴谋,我们难道不该警告天下人?若是不提示他们,万一要是被算计了......嘶——”

    他一时之间过于激动,既然扯动了伤口。

    宁清秋无可奈何:“你还是悠着点吧。伤这么重就老实点,别听风就是雨的瞎吼吼——”

    明远接着说道:“清秋不是那个意思,你这是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我们暂时不能把这件事弄得满城风雨,因为不知道有多少敌人藏在暗处,所以我们暂时要低调点,免得被人给一锅端了。”

    “再有,我们按兵不动,对方就是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么就是敌暗我明变作了双方都是在一条水平线上了,敌我双方都是摸不清对方的套路,那么接下来就是大有可为了。”

    “若是我们一时气愤,将此事宣扬出去,天下大乱不说,人心惶惶中也容易被无生道的人还有边凛他们趁虚而入造成恐慌,到时候未免难办。再说,魔修难道是没有想过对策?我们要是按照他们的思路走,说不得就是要倒霉了。”

    韩越听了这一番话倒是冷静下来,便是询问:“那之前所言此事到底是要如何通知正道修士?凭借我们,好像是联系不上可以决定人族未来的那些大能修士还有顶尖势力吧?”

    空口无凭,多少人会相信?

    宁清秋和明远却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天机阁!”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