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世上最复杂的,不过人心
    沈胖子的热情挽留,最后还是没有奏效。

    宁清秋一直以来最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事献殷勤,那也是要酌情考虑的,不能人家吹捧两句,你便是云里雾里分不清好坏,到时候便是只能坑了自己。

    明远更是精明,知道沈胖子有些“不安好心”,自然是拒绝了他的所谓保护。

    除非天机阁大手笔到甚至是可以派出元婴修士对他们进行保护,那么其他的守护力量对他们来说压根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他和宁清秋联手,甚至是斩杀过元婴修士的。

    ——当然,这个里面出最大力量的还是远在天边的七夜的刀意,但是说到底,有了这样的经历,那么人的眼界观念自然是又不一样了。

    元婴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暂时需要仰望的目标而已,只要是有足够的时间,他们便是可以顺利的走到同样的地步,而后超越。

    所以说,自保对于他们来说,绰绰有余。

    反而是因为身上秘密太多,天机阁又是云荒里面最擅长打探消息的情报组织,说实话,不论是明远还是宁清秋对他们的人品并不抱有信心。

    就连韩越,都是怎么看眼前这个死胖子怎么不顺眼。

    要知道,蓬莱入口这是何等劲爆的大消息?一旦出现,简直是比起魔族入侵大概还要石破天惊引人注意。

    说来说去,魔族入侵可能会导致生灵涂炭两界战乱,但是蓬莱代表什么?那是一位真神的居所,只要是修士,没有不想要永生不死成就无极的,所以他们必须把这个消息给捂严实了,就算是有那么丝毫的可能性会泄露,都要动用雷霆手段扼杀掉。

    所以在明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沈胖子的派人贴身保护的说法的时候,韩越是大大松了口气的,果然,合作伙伴就是要找这样有实力也有头脑的聪明人啊,不然的话,要是被天机阁摘了桃子抢了成功果实,韩越就是死也不瞑目啊。

    拯救天下苍生,还轮不到他们,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还好明远和宁清秋没有头脑发热到要去一肩扛起这样的重担,他们不过是金丹期的小身板,哪里担得起这样的芸芸众生的存亡?

    见好就收,尽力而为,他们已经是问心无愧了,这样就好,就好啊。

    接下来,还是尽心尽力的准备去探险吧,只要是找到蓬莱入口,若是有运气获得大机缘,说不得便是一飞冲天青云直上,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魔族真的是打通两界通道,大举入侵,他们说不定也可以做一回时代的弄潮儿,站在风口浪尖去握住日月旋转,在历史上谱写一曲传说!

    所以说韩越那叫一个斗志昂扬,心里隐藏的深深地危机感也在促使他前进,要知道,这一次可谓是把边凛还有无生道的人得罪狠了,接下来的后续发展还不知道是个什么走向,但是肯定是和平不了,所以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自身实力的增强。

    蓬莱入口,便是唯一的希望了。

    拜别了沈胖子这个主管,装作是没有看到长吁短叹的苦瓜脸,几人潇洒走了,当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宁清秋摇头叹道:“这个胖子主管,还真是笑里藏刀,明明你是拿着天机令上门送人情的,他却是毫不感激,反而是计划着把我们也是绑在他的战车上面,帮他抵御无生道还有边凛的可能的后续计划,甚至是还把我们当做是诱饵......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还扎团让他给遇上?

    宁清秋半点儿没有留情,把沈庞给批判成一无是处两面三刀的模样。

    明远却只是微微一笑。

    他反倒是觉得这个胖子主管的反应最是正常不过的,天机阁的人本就不是设么好东西,要说坏到了骨子里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毕竟是正道门面,还是挺注重颜面的。

    所以他们还算是讲规矩知礼仪,但是算计起人的时候,那也是锱铢必较下手极狠。

    他们虽然是给天机阁带去了大消息,运作得好的话,那么这一次天机阁在天下修士面前大概是又要狠狠的露脸,炒作一下,那就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与将倾,起到了定海神针中流砥柱的作用,那就是人族的英雄。

    然而事实上呢?他们反应迟钝,压根对于无生魔修的阴谋一无所察,反而是明远还有宁清秋他们做出了真的冒险,打破了魔族和无生道勾结的阴谋,所以天机阁就是最后跟着人家喝了点汤,压根就是没有吃到肉。

    关键天机阁还要承担极大的压力。

    边凛还有无生魔修,就要靠着他们去找去抓了。

    做不到,就是无能。

    所以沈胖子被赶鸭子上架,心里怎么可能一点儿怨气都是没有?即便是这个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可以立大功的机会,但是也要完成得了才有得享受啊!

    即便是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责怪到明远和宁清秋他们头上,但是人不是完人,不是圣人,怎么可能不迁怒?

    所以沈胖子的心态也是十分的复杂而微妙,明远一点点揉碎了讲给宁清秋听。

    她只能是微微瞠目结舌,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搞了半天,他们做了好事冒了险,反而是被人记恨上了?!

    “记恨倒是不至于,只是说天机阁对我们的态度可说不上非常友好,这就是我拿着天机阁的天机令,也是不喜欢在有事的时候找上他们的原因。说是朋友,其实不过是某种等价的特殊交易罢了,天机阁会出手,但是他们总是可以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不过是打着冠冕堂皇的道貌岸然的旗帜罢了。”

    明远说着好像是有点怒气,但是旋即又是按捺下去。

    宁清秋心里闪过一点疑惑,这么看起来,明远好像是和天机阁很是不对付的样子啊?

    他奉行的可是做人留一线的准则,说话这么不留口德,把天机阁贬低得几乎是一无是处,这样的情况可是极为少见,说里面没有什么事儿,宁清秋就是要嗤之以鼻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