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
    韩越遇到宁清秋他们的时候,陆长生和苏红衣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自然是见面不相识的。

    但是他也很聪明,一下子便是看出来这两个男人极为不简单,或者说,非常非常危险。

    他身上每一个感知器官还有毛孔都是在告诉自己,不能为敌,只能交好或者是退避三舍。

    不过幸运的是,这两个人一看就是和宁清秋有旧,朋友的朋友,怎么都不可能变成敌人——当然,情敌这种特殊情况除外.......

    总而言之,当陆长生和苏红衣对于宁清秋表现出那种相熟并且友好的态度的时候,韩越已经是放下了大半的戒心。

    说实话,刚才他才是应该最快反应过来的那个人,却是因为商铺这些人竟然是真的没有眼色到了这样的地步让他一时之间太过震惊,反而是没有及时采取措施。

    这下子好了,宁清秋含怒出手,着眼前的人,没有一个全须全尾的站着的。

    所以说啊,嘴贱真的是要不得。

    这修士明明就该谨记,游历九州处理各种事项的时候,最容不得被轻视的就是女人、小孩和老人,虽然说人人都是知道这个规则,但是很奇怪的是,总是会有许多人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东西,然后便是要为自己的不理智的行为付出代价——很多的修士犯了错甚至是都是没有机会去改正,因为被你惹怒的人也不是你的谁,不会原谅你不会理解你,受到冒犯没得商量,必然是下了狠手。

    不过也怨不得谁,谁让你有眼不识泰山?!

    活该倒霉!

    主要是韩越也很是生气,他甚至是觉得自己颜面无光,恨不得把眼前这些人全部从地上扒拉起来,然后再把他们给撸下去!

    谁让是他建议带着宁清秋到这里来的?然后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见财起意并且还是盯上了宁清秋的美色,也不看看眼前到底是柔弱的小女子还是恐怖的修罗女......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宁清秋潇洒收剑,身若柳条剑若寒雪,当真是把杀人都是变成了一场艺术般的剑舞。

    她的这种风格,还是脱胎于当初在那一场和狼群战斗的过程里,七夜带着她来了一场身体力行的指导,受到的影响也是很大,直接的改变了她的战斗风格,当然,宁清秋也是没有生搬硬套,而是结合了自己的所学,创造出了最最适合自己的一种风格和战斗方法。

    目前看来,是卓有成效的。

    但是还是有着很多的进步空间。

    她甚至是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突破了金丹后期。

    这个知难行易。

    她因为积累深厚,对于别人来说不知道需要多少岁月积累才可以厚积薄发,万万不能操之过急的突破,对于她来说,当真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之前宁清秋就是有预感到金丹后期临近,却是具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突破,她也并不着急,只是每天依然是按照着既定步骤进行着自己的安排和计划。

    这无疑是最最正确的做法。

    有的人急于求成,便是强行突破,这就让失败的可能性变得更大,只有有了完全的准备,才可以得到最甜美的果实。

    说着简单的道理,但是很多修士都是不明白,或者是心里这么想,行为却是急不可耐,这就让许多人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从而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宁清秋的优势就在于心态的保持吧,所以她不慌不忙按部就班,反而是暗暗合乎天道道法自然的意境,所以修为一日千里,真正的做到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至少这个时候苏红衣和陆长生看完她这一套剑法,都是暗暗点头,惊讶于她的进步简直是飞速。

    他们俩何等眼光?

    竟然都是如此的赞桑,可想而知宁清秋的进步在普通修士的眼里看来是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就像是韩越这样的因为一段时间的接触已经是有了心理准备的人都是觉得有的时候都是下巴都是要惊讶得脱臼,就是知道她这表现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是多么的妖孽和变态。

    当然,她自己倒是没怎么觉得。

    所谓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就是如此了。

    宁清秋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也确实,她经历的事多了,对于自己一个打了十几个筑基加金丹的修士小队简直是毫无感觉。

    比起之前看守黑暗领域的元婴看守者统领啊,还有就是无生余孽加上半魔化的边凛来说,眼前这些人提起来都是让人没什么精神,简直是毛毛雨小case了。

    “今日给你们一个教训,之前没有说把我当做是炉鼎拍卖的人我就留了你们一命,至于说其他的人......既然敢大言不惭,那么就是要为自己的行动和语言付出代价,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

    宁清秋自认为还是做到了赏罚分明。

    她不是个可以任人嘲笑揉捏的软柿子,所以她愤然出手,但是同样的,宁清秋更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当然,眼前的这些人,应该也称不上什么无辜,毕竟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手脚都是干净的,哪一个修士手上不是沾满了血腥和罪恶?

    可宁清秋不会任凭自己的心意和好恶去杀人,该杀的杀,可以活命的,她也手下留情让他们有改过的机会。

    “以后,尔等便是好自为之吧!当然,若是有哪个不服气,我手中的剑随时欢迎你们的挑战!只是那个时候,就不要心存侥幸了,我会放过你们一次,却没有第二次了!”

    她微微扬眉,傲气凌然,作为修士,从来不惧怕战斗,你要战,我便战,若是不敢战,那便闭上嘴,什么也不要说,老老实实的低着头装乌龟吧!

    地上几个还活着的修士瑟瑟躲过了她的视线,不敢对视,因为身边好几个修士之前闹腾得比较欢的那种,现在也已经是咽了气变成了死人,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例子就在眼前摆着,他们自然是不敢把宁清秋的警告当做是玩笑话。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