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深藏身与名
    宁清秋话音落下,没有一个人说话动作,空气都像是凝固住了一般。

    谁都知道,她没有威胁恐吓他们,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于反驳宁清秋。

    已然是被吓破了胆,他们干这样的事儿,已经是很多次了,压根没有觉得自己有做错的地方,在修士的世界里,最大的原罪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实力不够。

    没有实力,那么就是没有话语权,捍卫真理、坚守公平正义都是没有这个权利的,一切都不过是空中楼阁,一吹,就散了。

    今日逃得一命,谁还敢有哪个胆子再去撩拨宁清秋?

    他们暗暗发狠,这一次活下来,以后不说是洗心革面做人吧,还是要学会把自己的眼睛给擦亮了,不然的话以后要是再提到铁板上,不一定还会有今天这样的好运气。

    修士的运道,也是有终点的。

    宁清秋看到这些人基本上也是大气都是不敢喘了,呼吸都是轻轻的,料想他们也是真的被震慑住了,便是满意的决定收剑走人。

    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没空浪费在他们的身上。

    该给的教训也已经给了,接下来便是好好地和陆长生还有苏红衣谈一谈他们走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她不能理解的是,陆长生不是应该被家里拖着和朝阳郡主继续就结成道侣的事儿扯皮吗?怎么这么快便是摆脱了那位痴心不悔的郡主?

    都说是烈女怕缠郎,反过来也是一样,更何况女追男隔成纱,照理来说陆长生早就该被朝阳郡主个攻克了,但是事实正好相反,陆长生对于这位郡主不要说是喜欢接受了,简直是难以容忍。

    他对于朝阳郡主的态度,足以让任何欢喜他的女人敬而远之。

    宁清秋对于朝阳郡主的观感很复杂。

    要说这是一个讨喜的女人?十个人里面九个都是要摇头。

    特别是当她听到朝阳郡主为了和陆长生在一起,甚至是把自己的父亲和家族也就是天南王府传承千年的秘密和盘托出,便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不过这些都是别人家的家事,也就是听过就算,真的要她说个什么,宁清秋也不想掺和进去。

    特别是感情的事儿,她敢肯定,只要是自己流露出一点想要插手的事,以后朝阳郡主必定是把她视为仇寇,虽然说宁清秋不怕,但是这样的事怎么做都是错,何必尴尬的插进人家的感情里面去?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远离这个漩涡。

    而如今陆长生和苏红衣突然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宁清秋又惊又喜,当然,惊大于喜——朝阳郡主那个牛皮糖,去哪儿了?

    她心里转着这些念头,当然,不会直接的表露出来,告诫了一番已然是生不如死还活着的几个修士,便是招呼陆长生还有苏红衣一起离开了这里,韩越只好跟在后面,给他们一个充足的时间还有空间去说一些事儿。

    这点儿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只不过是脑海里面疯狂的搜寻一部分讯息。

    半天无果。

    这样出色的人物,他定然是见之不忘的,只是宁清秋只是神神秘秘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他肯定是知道他们的,韩越就把脑袋都是想破了,结果还是没有把眼前的两个人和谁对上号。

    宁清秋倒是不管他怎么想,便是问到陆长生:“你们怎么到冥城来了?不可能是为了天机阁的惩恶扬善令吧?”

    她这么说也是这么想的,陆长生和苏红衣不在乎天机阁的悬赏这很正常,听说藏锋接令都是因为天机阁的人情和他们花费的极大的代价,而陆长生和苏红衣显然没有理由给天机阁奔波卖命。

    ——若是说他们是听到了天刀藏锋的消息,所以才来到冥城的话,宁清秋还觉得可信许多。

    比如说陆长生想要和这个稳稳压着自己一头的人来一场生死对决,然后在天下人的眼前决出谁更加技高一筹的话,宁清秋觉得还是很符合逻辑的。

    可是这并不符合陆长生的人设。

    这一位大医修,虽然也追求实力,但是绝对不是好战的狂热分子。

    他讲究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主要是性格冷清,懒得理会的原因;人若犯我......我杀他全家!

    所以陆长生不会主动地因为想要和藏锋来一场会面跑来的。

    说是苏红衣还差不多。

    但若是说陆长生跟着苏红衣行动的话......两个人相处还是可以看出来,是结伴而行没有什么主次之分。而且陆长生掌握着更多的主动权。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苏红衣想要来看热闹,最好可以和藏锋碰个面,而陆长生正好是借此机会,离开陆家城,避过朝阳郡主,其他的不过是顺便和借口罢了。

    宁清秋却是没有想过,陆长生是为她而来。

    或者是想到过这个可能性,但是这个想法就是一闪而过就被深深地掩埋了,因为这么想的话,那么宁清秋更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陆长生这必定是要被辜负的一片真心了。

    只希望他还是没有泥足深陷,没有情深若许,这样的话,大概很快便是可以自己走出来了。

    他作为朋友,真的是非常好。

    不论是世人对于杀人名医到底是如何评价,在宁清秋的眼里,他救了她,帮她许多,她一直是记在心里,感激莫名。

    若是陆长生有事,力所能及她必然是全力以赴,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只是......唯一不能回报的,就是感情。

    几人就回了韩越的那栋小楼。

    这片弄得声势浩大,但是因为防护措施做得及时,这边天塌地陷的,旁的人半点儿异常都是没有发现,直到几个人走了之后,这边的真实场景立刻呈现在众人眼前,无数的人都是瞠目结舌,傻傻的看着这一片废墟——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罪魁祸首已然是飘然远去,再无踪影,其他的存活的修士也不管其他的人的眼光,立马爬起来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地方,至于说地上的那些尸体,却是无人理会。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