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朋友的朋友
    说实话,受到这样的热情接待,陆长生还有些惊讶。

    倒不是说没有受过这样的高规格待遇。

    陆长生是谁啊?堂堂的元婴大修士,传说中的大医修,云荒九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杀人名医,风云榜上第三位的大人物。

    啧啧,随便一个头衔,说出去都是吓死人。

    所以说不论是受到什么样的热情对待,都是正常的,说真的,无数的修士若是知道眼前的人是陆长生,不说是倒履相迎这样的普通程度,简直是要诚惶诚恐了。

    只是眼前的情况又是不一样了。

    宁清秋就不提了,他对着她可没有什么傲气,心态完全不一样,这个就是略过不提。

    明远的话——对方不简单,所以陆长生并不因为明远只是金丹期就小看他,此人天资纵横来历也是颇为不俗,他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一股隐藏的强大力量,压抑得很深,却也可以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汹涌澎湃。

    不说是畏惧吧,但是已经是足够他重视的地步了。

    相信苏红衣也是看出来了,所以并没有对明远对着他有些冷漠敷衍的态度恼怒。

    不然的话,早就出手教训了。

    对于苏红衣来说,他与生俱来就是给人带去死亡和恐怖的,号称杀人无算,就不可能心慈手软,也没有这么“逆来顺受”。

    换一个人,不要说给他脸色看了,就算是毕恭毕敬,遇到人心情不太美妙的时候,也是手指一戳就把人弄死。

    他本就是这么个人。

    如今却像是感觉不到明远不欢迎的态度一般,笑眯眯的落座,一脸没事儿人的模样。

    对此,除了佩服,宁清秋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苏红衣第一次出现就是那么突如其来,直接拦住了他们的车,然后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黏上了陆长生——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不过陆长生既然自己不在意,其他的人也就不能越俎代庖了,而且苏红衣也不是那种一说就能把人赶走的人,而且即便是打起来,陆长生也不一定敢说可以轻松地把人打败。

    这大概也是陆长生放任苏红衣的做法了,一来就是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免得他背着他做出什么事儿来,到时候措手不及反而是不好处理;

    再来就是因为他也想要弄清楚苏红衣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之前以为就是单纯的为了跟着他参加屠妖大会进入镇妖楼,后来镇妖楼都是毁了,苏红衣甚至是连碧鳞那唯一存活的镇妖楼中的妖族都是弄到了手,却还是不走,陆长生也是有点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陆长生现在差不多也就是这么个心态了。

    反正苏红衣目前也没有做什么,那么只好是静观其变了,反正不论是他想要做什么,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总是会露出马脚的。

    到时候就是知道了。

    所以便是顺其自然吧。

    陆长生怎么想的,旁人不会读心术,自然是不知道他的心思,只看他自己都像是不当回事儿一样,自然也不会多嘴。

    反正不论是他们有什么事,其他的人都是插不了手,都说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众人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有那份胆量和心思去揣测两个人目前的诡异状况?

    宁清秋有这个资格和陆长生说话,但是她又为什么去说呢?不是朋友,自然是没有义务去提醒,可反过来,若真的是朋友,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陆长生完全可以处理好这件事,他定然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所以宁清秋选择了什么也不说,帮忙粉饰太平。

    反正最后苏红衣若是真的要对陆长生不利,她只会坚定地站在陆长生这一边,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见情况随机应变吧。

    几人落座,陆长生第一句话就是对着宁清秋的恭喜,他眸光柔和,带着由衷的喜悦:“恭喜你,成功进阶金丹,并且还进步飞快,到了金丹后期,真正的可喜可贺。”

    他一连说了两个喜字,若是要陆家城的人听了,不知道惊讶到什么程度才算是表露心情。

    陆长生何等骄傲矜贵?向来是清冷自持,说话带着如此明显的情绪表露的偏向性,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不过陆长生说的也真的是他的心里话,虽然自己都是个修炼速度惊世骇俗和常人比较完全是两个次元的生物,但是陆长生一直是没有觉得哪里奇怪的。

    有人生来平庸碌碌无为,有的人却是生而知之天生神圣,这本来就是世间最大的不公平。

    当然到了最后,有的人逆袭成功,有的人坚持获得了自己的一片天空,有的人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有陨落有辉煌,什么样的情况都是有的。

    这不得不说命运的奇妙了。

    但是陆长生还是为宁清秋的修为进步速度震撼。

    当然,他的接受能力比起普通修士就是要好上无数倍了,就这么惊叹恭喜一句,也就到了极限没有更多的了。

    宁清秋嘴角洋溢出一抹真心的笑容,唇边有着浅浅的梨涡,盛放着欢喜。

    她眼睛弯弯如月牙,里面的情绪柔软清新如晨间的薄雾露珠,美丽清浅。

    “......我们离开陆家城之后发生了许多事,反正不知不觉就现在这样了,也算是运气吧......”

    “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韩越......”

    至于说为什么先给陆长生和苏红衣介绍韩越,一个是因为介绍互不认识只是以自己为纽带链接的人的时候,先后顺序就是代表了某个人在自己心里重要程度的排名。

    在宁清秋看来,自然是陆长生比起韩越要重要了。苏红衣完全是顺带的,因为他的实力太高,所以作为和陆长生一个等级的存在,自然是要给足人家的面子,不然的话,惹出什么冲突来,那就是完全不必要可以避免的。

    陆长生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已经是给宁清秋面子才做到这样的程度,要知道,修士的分阶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上令下从,高阶对于低阶修士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