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五十步笑百步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要看他们两个人到底是对于这份友谊,愿意付出多少代价了,若是真的朋友,那么还会遵守宁清秋平分的准则,只是分配比例也许要变得更少......不过只要不是没有,韩越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宁清秋看着韩越离开的时候有些萧索的背影,眉轻轻皱了皱,说真的,有的时候,她还真的弄不太清楚对方的脑回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是变得伤春悲秋一般......到底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她看向陆长生,有些不解:“你们......怎么会到冥城来?”

    苏红衣双手一摊,指了指陆长生,然后便是看着茶杯袅袅升腾的烟雾,一副神游物外的表情,特别的生动传神,一脸要把沉默进行到底的架势。

    明远几乎是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

    他对苏红衣真的是有些看不顺眼,倒不是因为对方杀性重,只是因为......觉得这个人难以揣摩,心里装着许多深沉的心思,这样的人,无疑非常的危险,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因为某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理由,背后给你狠狠地来上一刀,你还满脸不可置信,压根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会遭受这样的待遇。

    陆长生倒是不以为杵。

    他对于苏红衣,说是真心当做朋友,那无疑是太夸张了,陆长生保持的是放任自流的态度。

    只要是不超过他的底线,那么暂时苏红衣不论做什么,只要是不出格,他哪里管他做什么。

    于是陆长生轻巧的接过话题,三言两语的简单说了一下来龙去脉。

    他已经是打好了腹稿。

    宁清秋问来的时候,他心里有话,不慌不忙的就缓缓道来。

    所以听起来很可信,她反正信了。

    苏红衣一脸的似笑非笑。

    陆长生这假话说得还是挺顺熘的啊,这架势,说得跟真的一样,他都要信了。

    看看陆长生怎么说的,因为朝阳郡主的事儿,所以陆家父母咄咄逼人,他不堪其扰,也碍于天南王府和陆家乃是世世代代的至交,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好用出什么损伤两家颜面的极端手段。

    所以这个时候只能是暂时性的战略撤退。

    于是陆大神医就愤然离家出走了......

    苏红衣听到这里的时候,差点儿没有笑出声来,简直是为陆长生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叹为观止。

    陆长生面不改色的继续忽悠。

    他们一路行来,没有固定的路线,走走停停,然后便是听到了疯传天下的关于无生余孽还有半魔策划的魔界降临计划被破坏的事儿,还有传得沸沸扬扬的天机阁的惩恶扬善令还有藏锋接令的事儿,所以他们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一场盛事,便是来到了冥城,结果巧了,进城就是看到了宁清秋,之后的事大家都是知道了。

    总的来说,这些话本身也没错,但是陆长生基本上都是在转换概念,然后避重就轻,说一半留一半,没有一个字是假的,但是连在一起的时候便是半点儿真意都是没有了。

    但是苏红衣自然也不会这么不给面子的戳破陆长生的装饰,那就是真正的把人往死里面得罪。

    至于说宁清秋有没有听出来陆长生潜藏在梨的真意,有没有相信他的话......反正她愿意相信这个解释。

    这事儿便是揭过,翻了一页。

    有的事,不必追根究底。

    “对了,你们来冥城有没有遇到天刀藏锋?不是说他也要来吗?就在今日抵达冥城,基本上除了黑市的那些人还有一部分因为种种原因低调行事的部分人,整个城市的修士都是倾巢而出去了城门口说是要一睹天刀的风采!”

    宁清秋说这话的时候,眼里也是有着星星点点的光。

    她虽然没有去凑热闹,想要低调行事,但是说真的,对于天刀,她怎么可能不好奇?

    作为一个剑修,她最感兴趣的无疑是两类的高手。

    一个就是同样练剑的高手,当然韩越那种便是排除了,她想要见的,自然是剑道有着独到之处甚至是独步天下无双绝伦的高手,其中的排名第一的代表者,自然就是那位几乎被天下修士神化的未来剑宗叶凌霄。

    宁清秋第二感兴趣的,自然就是练刀的刀修。

    一个是因为刀剑本就是并排的两种武器,并且天下九成的修士若是选择武器都是刀剑其中之一的时候,自然刀修也是高手辈出丝毫不下于剑道蓬勃。

    所以刀道高手绝不比剑道高手差,两者各有千秋,互有胜负,宁清秋自然是对于可以和叶凌霄几乎是比肩的天刀藏锋格外的感兴趣。

    再有七夜也是练刀的,爱屋及乌,对于刀修她天然就是多了一份好感,所以宁清秋对于刀修感兴趣,非常正常。

    她不提还好,这么一说,陆长生和苏红衣几乎是同时脸色微微一变。

    城门口被人错认的事儿,本来都是要忘了,这么一说,倒是让人想起尴尬情况,当真是有点恼火。

    特别是陆长生和苏红衣本来就是风云前十的高手,心中骄傲不下任何人,这一来被人以为是天刀结果万人空巷的欢迎......怎么都是让人很不爽啊。

    啧啧。

    若不是提这话的人是宁清秋,换一个人来说,这个时候就是要后悔爹妈给自己生了一张不会说话的嘴了。

    明远一挑眉,心里想着,这摆明了就是有事儿啊,便是火上浇油的追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儿?”

    难道说王不见王,天刀藏锋来的第一天,没有空去追捕边凛还有无生余孽,倒是和陆长生苏红衣做过一场?

    他倒是很有兴致。

    早知道自己也去城门口等着看看戏了......他有些遗憾。

    这一次倒是苏红衣先整理好情绪,看了看陆长生发白的指节,心里暗乐。

    他虽然也不太爽,但是比起陆长生在宁清秋面前丢了脸,怎么想自己都是不算什么糟糕的情况了。

    于是他就主动解释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陆长生冷冷的扫他一眼。

    苏红衣压根不惧。

    依然兴致勃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