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天机阁的克星
    但是宁清秋也知道,她和苏红衣的关系,其实说真的,并不算是多好。

    陆长生可以假借美杜莎女王微微“恐吓”一下他,让苏红衣投鼠忌器,不敢随意乱开玩笑,可以及时煞住便行。

    但是这并不适用于自己对待苏红衣的态度。

    说到底,他对于她表面上确实还算是客气,但是说实话,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的平等和尊重。

    这来源于实力的不对等。

    在云荒九州,是再正常不过的情景。

    如今对她还算是和颜悦色,宁清秋认为,不过是碍于七夜和陆长生的面子罢了。

    因为他们对她的不同,还有态度的问题,影响了苏红衣对她的一个表面功夫的伪装。

    归根到底,苏红衣对于宁清秋这个单纯的个体,并没有任何的另眼相看。

    她也不会不识趣的刺探更多的情报。

    宁清秋和苏红衣,不过是两条偶然交汇的直线,过了这一点之后,不过是再不相逢的陌生人罢了。

    她这个时候最关注的,还是陆长生的事儿。

    宁清秋对于陆长生非要和藏锋对着干,要去接天机阁的惩恶扬善令,这一点,其实她是不赞同的。

    但是关系没到那个份儿上,即便是朋友,也不能代替他人做任何选择,更何况还是陆长生这样的骄傲的男人,他做的决定,几乎是没有人可以质疑和推翻。

    并且这个时候全天下的眼光大概是都聚集到这个地方来了,杀人名医和天刀的对决,显然是真正的爆炸信息。

    没有人不关注这件事。

    即便不是真正的站在武斗场上面的生死决斗,但是意义说实话,也是差不离了。

    所以陆长生这个时候其实也算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就连这个时候反悔也是晚了。

    若是陆长生这个时候说之前的接令不作数,那么宁清秋敢肯定,他一定是会被所有的人当做是懦夫,畏惧了天刀,之前做的事全部都是哗众取宠。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高高在上的陆长生虽然不可能说一朝陷入泥淖,但是必定是要堕下云端的。

    即便是这个时候魔族入侵,陆长生和藏锋的这一场争斗,也是绝对不可能停下。

    宁清秋见陆长生这么信心满满,自然是要追问为什么。

    要知道,陆长生确实是有他的骄傲和自信,换做任何一个人做他的对手,都是没有第二种可能性,赢的人笑到最后的人只会是陆长生。

    但是藏锋不一样。

    他们之间,谁输谁赢,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不是对决,而是要看谁先抓到边凛和无生道的余孽,这样的事件结果就是充满了戏剧性和不确定性。

    就连天机阁最擅长推演天机的修士宿老,大概都是推算不出这一场的最后结局。

    这并不奇怪。

    不是天机阁的推演之术不够强,实在是因为陆长生和藏锋都不是普通修士,这一加一绝不是等于二那么简单,远远地超过了一个叠加的数量级,直接把推演难度增加到了地狱模式。

    越是强悍的天赋绝伦的修士,越是看不清他的命运之路。

    这是恒定的道理。

    因为真正的天才,全部都是受到上天眷顾,有着气运加身的天之骄子,身上都是笼罩着重重迷雾,以及这方天地意志加在身上的一种冥冥之中的伟力,让他们对于天机阁这一类推演天机术法的抗性,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比起其他的普通修士,那是不知道“防御级别”高了多少倍。

    这一点,宁清秋很是羡慕。

    但是她自家人不知道自家事,其实要是真的测算她的命运来,更是让人两眼一抹黑,要是能力不够,还可能反噬自己。

    因为宁清秋是个穿越者。

    在云荒世界,她就相当于是个偷渡的黑户口,壳子虽然是本土的,但是灵魂却是实打实的地球人、炎黄子孙华夏儿女,和云荒九州的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照理来说,她会被这方世界的核心排斥,当做是异类病毒驱逐。

    但是巧合就在于她的外壳却是最完美的掩护。

    一个真实的“假身份”。

    所以,宁清秋就这么瞒天过海的在云荒世界老天爷的眼皮子底下混得风生水起。

    当然,她自己是不知道的。

    明远倒是知道一点,但是他也只是在之前宁清秋因为空间乱流不定向传送失踪的时候,为了找寻她用了一部分的紫薇斗数推演,但是因为只是基础的找人而不是更深的命运探测,所以没有任何的风险。

    但是隐藏的莫大危险他不是没有感应到。

    只是明远从来不说。

    他作为宁清秋的好友,自然是不会在意宁清秋身上的古怪到底是怎么回事,关键是此事对她有益无害,那么明远更是不会特意的戳破。

    这样的事儿,自然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宁清秋就这么被蒙在鼓里,她还不知道自己大概是算天机阁的克星,所有的学了推演之术的人,看到她大概是都要怀疑自己的人生。

    过去一片空茫黑暗,现在模模煳煳看不清楚,未来更是一片未知,这样的人,对于推演之道的修士来说,简直是黑洞一样的存在。

    会让他们怀疑人生的。

    说远了,宁清秋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自己还是在这方面开了外挂,她只是问陆长生:“你是说,你已经有了办法和计划怎么去对付边凛和无生道的人?”

    陆长生皱了皱眉,听到她这么自然的提起那个半魔的时候竟然是直唿姓名,便是敏锐的察觉到这里面定然是邮政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儿。

    宁清秋......应该是认识那个半魔,或者说,在那个半魔曾经还是人类的时候,他们是认识的。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只是意有所指的说道:“我找他们确实是困难......如果他们一心要躲着我们这样的搜捕他们的人的话,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不然的话,这么多人齐聚冥城,方圆千里都是翻了个底朝天,都是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这难道不奇怪?”

    宁清秋杏眸发亮,黑白分明的眼睛闪过一道光,恍然大悟:“你是说他们真的逃出了冥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