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 进得来,出不去!
    “我们......就什么也不做,在这里干等着?不是说抢占先机吗?”

    宁清秋一边警戒周围,一边疑惑的问道。

    至于说明远,则是在这个山谷一角兢兢业业的在周围布置着各种各样或者是示警或者是陷阱的类型的阵法,发挥自己的才能,干着本职工作。

    那叫一个认真。

    不过他也看了过来,对于陆长生为什么说是要进入诛魔谷,结果他们好不容易度过了冥河小忘川过来了,却让他们在距离入口处不过几千米的地方选择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来安营扎寨。

    那么他们之前商量的关于延迟消息的传递,不就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但是陆长生不是一个做了决定就是犹豫不决反复不定的人物。

    所以他们对于他的决定也没有说什么质疑,反而是按照他的步骤来,但是心底的疑惑却是犹如蚕丝绕茧,密密麻麻的缠在心头。

    陆长生看向了山谷入口处,声音沉冷,带着掌握一切的自信。

    “我们已经占到了先机......现在我们在做的,不就是扩大我们的优势的行为吗?在这里布置一番,有心算无心,到时候不要说是一个半魔还有无生道的一些残兵败家,就算是他们倾巢而出,也是要被一网打尽的。就这个程度而言,我倒是希望他们不要想太多,别怕死都来,我好送他们一程。”

    “话这么说也没错......但是我们不先去上古战场遗址先看看吗?到时候要是被边凛还有无生道的人先到了的话,捷足先登得到宝物,我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样的笑话,宁清秋可是一点儿也不想闹出来,要知道,普通凡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这些趣事笑话,而修士,除了实力强活得久好像在这些方面比起凡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更何况,这一次可是天大的事。

    再者说了,上古战场遗址这样的情报用来当做是诱捕内奸叛徒的诱饵那自然是最具诱惑力,但是若最后的结果不是因此抓到了边凛还有无生道的魔修,反而是被对方将计就计,不只是从他们的手里逃出去,而且还得到了上古战场里面的宝藏和资源......

    那就是一场灾难了!

    他们会被整个人族当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也许会被九州修士人人喊打——哦,这个因为陆长生还有苏红衣的实力有点困难,应该不会发生,但是......

    被唾弃不已,那是必然的吧。

    关键是,无论他人眼光如何,反正宁清秋只想要抓住这些人,抓不住也没关系,但是绝对不能给他们机会让他们造成更大的破坏。

    所以说,一开始宁清秋其实并不是很想同意陆长生的这个计划的。

    这里面万一出了点纰漏,对于他们所有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陆长生的计划,竟然就只是在诛魔谷的入口几千米外守株待兔?!

    简直是开玩笑啊。

    那兔子被撞,实在是因为它自己蠢,宁清秋不抱希望边凛的智商会下降到这样的程度。

    即便是被上古战场的遗址的情报消息震撼到,也不意味着他们就守在山谷口就是可以抓到那个狡猾无比的家伙。

    特别是这个距离才几千米,宁清秋要不担心才是假的,到时候边凛一来,恐怕是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他们,这对于修士而言,这么短的距离简直是根本算不上距离,几乎是“面对面”了,一眼就能看穿......当然,有了明远的阵法,将会大大降低他们被发现的可能性。

    但是这也不意味着这里是一个好的埋伏的位置,但是这里也是陆长生亲自选择指定的,他们也不好随便质疑,所以宁清秋纠结难受得不行——难道说这里还有她不知道的什么优势,或者是陆长生有什么特殊的秘密武器?

    特别是在前不久才被他们损毁了两界通道祭坛破坏了大计,边凛即便是被怒火冲头,利欲熏心,也是不会真的把脑子都给丢了的。

    陆长生淡淡的笑了:“别担心,不会有那样的事发生的。”

    他这么信誓旦旦,倒是让宁清秋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然后她狐疑的看了他几眼。

    也是,陆长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宁清秋不敢说打包票说自己完全的理解对方,但是——他不是个容许自己失败的人,骄傲的男人都是有着完全一致的性格的一面的,所以,她的担心或许真的是多余的?

    明远直起身皱了皱眉,抬步走了过来:“清秋她相信你,我也一样。但是......你有什么计划和想法,最好全部都是告诉我们,讲清楚一点,对大家都好。不然的话,中间出了问题还是另说,我们心里也不踏实。”

    说实在的,明远虽然心中存疑,但是要说什么不踏实啊提心吊胆的话,那就是真的假话了。

    只是宁清秋一脸问号,她不好说的话,明远自然是要代劳。

    这点儿默契要是都没有,明远同学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和宁清秋关系最好的朋友了。

    陆长生愣了愣,这才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实在是对于他来说,独来独往才是真正的代名词,和其他的人在一起,大多时候都是发号施令,他说,别人只要是照做就行了,哪里有下面的人敢问一句为什么?

    他们只要是做到听话就行,因为陆长生不会错,他做的永远是正确的选择,其他的人没有实力也没有资格去质疑。

    但是宁清秋他们是不一样的。

    ——是同伴啊,这是合作。

    但是陆长生习惯了不解释,所以......

    “是我的失误。”他很是爽快的道歉了。

    然后他仔细的解释道:“上古战场的遗址确实是巨大的宝藏,说是聚宝盆也不为过,但是机遇和危险是并存的,所以我们暂时不要探险,以逸待劳,让半魔和无生道的人,先去给我们试探一下,我们才可以有备无患。”

    “再说了,只要是我们守住山谷口,即便是到时候有什么情况,他们也是离不开这个被锁住的地方......我要他们,进得来,出不去!”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