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修士的“直觉”也是一种天赋
    实力的不对等造就了信息的单向流通和获取。

    苏红衣发现了宁清秋的不对劲,但是她本人包括丫丫这个灵觉超强的剑灵加起来,都是没有发现自己以为隐秘的交流已经是被人发现了。

    苏红衣本就是擅长天机遮蔽和推演,对于去气机反应本来就是极为敏锐,而且他本来就是格外注意宁清秋,这下就被他发现了不对。

    但是表面上却是一点儿情绪不露,开始如何,现在还是如何。

    要是宁清秋知道了苏红衣已然是半蒙半猜半发觉的感应到了丫丫的存在,却是还在装模作样的假装自己被瞒得很好,让她误以为自己的遮掩乃是天衣无缝的——这样的事实,足够让她毛骨悚然了。

    但是现在,一切还是风平浪静。

    “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陆长生注意到了宁清秋的稍微异样,只是他不知道这是她心神和丫丫交流去了,并且因为丫丫的提醒一直在关注四周,看看能不能把那个将剑灵作为器灵的世人连名都不怎么听闻的神剑的器灵的岐江最后留给世间的宝贵财富给盯出来......

    显然,这是个不切实际的奢望。

    宁清秋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神色,不动声色的说道:“没什么,我只是直觉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个方位......”

    她纤细的指尖,笃定的指着一个方向。

    那是丫丫给出的结论。

    只能是知道个大概,但是好歹是缩小了范围。

    而宁清秋自然是不能够实话实说。

    虽然说对于明远和陆长生他们已经是很是信任,就连蓬莱入口上古战场这些隐秘之地都是可以毫无芥蒂的分享。

    但是——

    关于太阴灵犀和丫丫的存在,不知道怎么的,宁清秋并不打算这个时候贸然的说出来。

    一个是因为之前没有坦诚这一点,这一下乍提好像怎么都是有点不得劲别别扭扭的;还有就是宁清秋并不觉得所谓的生死之交就是要把自己的方方面面的细节都是讲得那么清楚,就连恋人都是做不到真正的不分你我何况是朋友?

    ——这不是不信任,完全是因为没有必要。

    她直接把丫丫的功劳给“据为己有”,不然的话,要说自己感应到了剑灵......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再说了,她之前和明远默契的只提起了黄泉魔剑没有提到推测的有关岐江神剑的事儿。

    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就说感应到了剑灵,所以岐江神剑就在这里。

    要知道,这柄神剑从未现世,就连宁清秋自己,都是听到明远所说的上古秘闻才知道这柄神剑可能存在的消息,目前看来,就连丫丫都是有感应了,这神剑之说居然不假。

    而且还真的是在这诛魔谷中......

    不得不说,明远这水平,堪称是修仙界的考古专家了,这么点蛛丝马迹他都是可以推断出事实真相来......啧啧,这真本事果然是可以随时随地给人带来巨大的利益。

    让人不得不说佩服!

    陆长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宁清秋这个人,他还是很了解的。

    虽然接触的时间实在是不算太长,但是她很简单,有的事有的心思他看不透,但是她的脾气性格处事方式为人准则却是在他的眼里毫无遮挡。

    她不会撒谎。

    这么肯定,像是有着什么倚仗和参考。

    倒是全热不像是靠着所谓的感应和直觉。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虽然说修士很多时候都是凭着自己的心灵感应和直觉来吃饭的,这说某件事靠直觉在云荒九州可不像是现代社会,觉得像是托词一般的存在,这直觉还有心灵感应,在修仙世界,那可是一门老天爷赏饭吃的技术活儿!

    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烂大街的货。

    那可是只有真正的天之骄子还有大道宠儿才有的特殊本事。

    但是那也是冥冥之中对于自己走在岔路口要做选择的时候生出来的心灵感应,直觉自己怎么去选择一个对于自己更好的结果,不妙的事就不要参与这样的状态......

    怎么也不是宁清秋这样突如其来的在探宝过程中直接就是指定了方位——那可不是什么直觉或者是心灵感应了,那简直是指南针和导航了。

    这显然不合常理。

    但是陆长生自然是不会追根究底。

    他选择相信宁清秋,并且将这件事掩饰过去装作不知,不管她的渠道原因,只要是结果是好的就行。

    “那我们就走这边吧。”

    他在前头领路。

    苏红衣断后。

    几个人几乎是呈现两头小中间大的队伍模型在走,韩越和宁清秋和明远几乎是成就了一个背靠背的三角形的行进模式,这是最有利的最安全的防御站位。

    四面八方的袭击到来,都是没有办法轻易地伤害他们甚至是打乱阵型。

    按照苏红衣的设想,那就是一路横推,想必这个诛魔谷内所有的活着的生物加起来都是打不过他和陆长生联手的。

    除非这里面跳出来两个生物有着未来剑宗叶凌霄和天刀藏锋加在一起的恐怖实力。

    否则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他们。

    在这里,他们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但是陆长生他们都不同意。

    宁清秋认为,还是以策万全最好。

    稳妥,才是上佳对应方案。

    少数服从多数,苏红衣只好是老老实实的殿后,只是他吊儿郎当的,嘴里还衔着一株月见草,半嚼着半慢悠悠的双手负在头后的走着。

    漫不经心,懒洋洋的。

    当然,身上的气势却是凝而不发,已然是威慑力十足。

    就像是丛林之王猛兽呼啸,休憩的时候垂着眼皮要睡觉一动不动,都是没有什么动物敢在它的面前嚣张的。

    几人朝着丫丫有所感应的地方行去,越往深处走,竟然是逐渐看见了累累白骨。

    那些白骨晶莹如玉,有的如金玉钢铁,宁清秋好奇用炼心剑在上面敲击,竟然是发出了铿然有力的脆响声,她想了想,将灵气灌入炼心剑,在一枚腿骨上面狠狠一划,竟然是半点儿痕迹都是没有留下。

    可见这些骨头多么坚硬。

    简直是宛若神铁——不少的炼器材料都没有这么坚硬。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