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作战计划,成功!
    这个时候的战斗,不单纯的是为了上古战场遗址的利益。

    就像是陆长生所说的那样,消灭这些骨灵,才是最大的尊重!

    宁清秋这个时候,突然有了血液沸腾的感觉。

    她握紧了炼心剑的剑柄,感到了什么才是剑道赋予的意义所在。

    做自己认为值得去做的事,并且倚仗手中的剑,去完成它。

    骨灵大军丝毫没有注意到迎来的宁清秋一行人。

    几个人,在成千上万的骨灵海洋面前,简直是微不足道。

    除了他们自己,大概是没有人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陆长生的速度极快。

    就像是一道白色闪电。

    光速,对于他这样的非人存在而言,轻而易举。

    修士到达了一定的程度,各种意义上都是和凡人想象中达到极限的神仙相差无几。

    陆长生动起手来那叫一个雷厉风行,带起的灵气风潮简直是如同龙卷风暴般,不少波及范围内的骨灵简直是如同最易碎的瓷器一样化为了粉末。

    即便是他的攻击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对准交战中心的两方高阶骨灵。

    真正的无差别攻击。

    面对骨灵,不论是生前什么种族,对于现在的陆长生来说,可以说是一视同仁。

    他尊敬这些人族先辈英杰,不忍他们灵魂受苦,所以现在决定让他们解脱,而其他的异族骨灵,毁灭他们则是纯粹为了毁灭而已。

    方式手段一样,结果相同,但是意义是不一样的。

    就像是人的死亡,有的轻如鸿毛,有的重如泰山。

    他的来临,宛若蝼蚁堆里面混入了大象,简直是暴君般的气势。

    瞬间,所有的骨灵便是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这个时候还在边缘的低阶骨灵还算好的,特别是高阶骨灵,简直是被摧残的花骨朵似的,焉巴巴的惨不忍睹。

    苏红衣在后方一声长啸。

    吸引了其他的想要围攻过来的骨灵——骨灵是没有什么智慧,但是类似于生物体的本能还是存在的,遇到危险的时候,自然会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陆长生像是推土机一样的向前推进,无物可挡。

    而苏红衣在后面秋风扫落叶般的对付所有的零碎的骨灵,以及那些在背后两边围攻过来的骨灵——这些骨灵本来是分为两方互相敌对的,这个时候却是用不着商量就开始了合作。

    目标就是宁清秋还有陆长生他们。

    只是没有人......哦,不,没有骨灵是他们的一合之地,死了连亡魂都是做不了。

    但是也有骨灵凭借本能盯准了宁清秋他们几个金丹期。

    柿子要捡着软的来捏。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放之四海而皆准。

    但是很显然,他们这一次踢到的,仍然是钢板。

    宁清秋的战斗力,可不是盖的。

    剑修发起火来,自己都怕......

    说实话,修士里面,剑修作为精神病患者高发群体,一向是被修士内部敬而远之,有些视为异类,但是同样的,也是说明了他们的战斗力多么的令人忌惮。

    宁清秋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前辈们,就安心的去吧。你们的功劳,后人会记得的......即便是记不得,也是真实存在的,所以现在真的可以消失了。”

    然后话音转冷:“至于说你们这些魔族和异族骨灵,就去死吧。活在这个世上就是肮脏!”

    炼心剑这个时候成了最恐怖的杀人......斩骨利器。

    想要啃软柿子的,直接被崩掉了一嘴的牙。

    骨灵来得是很多,看着密集恐惧症都是要犯了。

    ——但是吧,还是没用。

    质量有的时候,绝对是完胜数量的,特别是在充满着修士和奇异力量的神奇世界里面。

    宁清秋好久没有杀得这么畅快了,感觉非常的好。

    剑法竟然是在这个时候又有所精进。

    韩越在一边心惊胆战的,实在不是他胆小什么的,完全是因为骨灵的数量太多,而且,作为强者生前的尸骨所化的骨灵,它们的实力完全是不可小觑。

    虽然说远远比不上那些上古之时纵横在人魔两族战场上面进行杀戮的本人,但是也完全不是什么路人甲的角色。

    明远在一边稳扎稳打,他什么时候都是稳稳的记着一点——

    要为宁清秋保驾护航。

    即便是她身上有着金缕天纱衣,还有着七夜的刀意护体,但是上古战场遗址危险重重,什么危险和情况都可能出现,宁清秋自然是越安全越好,那么这些防护力量自然是不能随便丢弃。

    用来对付骨灵,完全是小题大做。

    而且,经过了上次空间乱流的不定向传送事件之后,明远已经是有些惊弓之鸟了。

    现在状况好了许多,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安稳。

    这样一来,果然是万无一失,就连韩越都是享受了一下福利安全无恙——说到底,他真不是弱鸡,人家也是有名有姓的正道宗门的精英子弟,堂堂金丹期的修士。

    “看来这些骨灵,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嘛。”

    韩越眼看希望在即,立即便是心态骤变。

    宁清秋却突然停止了打斗的动作吗、,冷冷的看他一眼,然后说道:“别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

    这不是乱立flag嘛!

    多少反派都是在得意洋洋的废话的时候,以为自己稳操胜券的时候,惨遭翻盘。

    这样的事,在无数的小说电视剧里面简直是出现了一次又一次,堪称是层出不穷,作为观众,自然是看得厌烦,还可以顺便吐吐槽。

    但是吧,若是这样的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那么简直是无话可说了。

    但是这样的理由显然不能拿出来说。

    韩越当即便是被她这么冷言冷语的说了两句直接懵逼。

    他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好委屈......

    宁清秋说完话便是重新把炼心剑舞弄得密不透风。

    然后在某一个瞬间,前方突然亮堂起来。

    所有的骨灵,就像是分流的海水一般,从中间分开。

    将正中央的道路让了出来。

    韩越一扫颓丧,喜滋滋的道:“成了!”

    宁清秋和明远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透露振奋,立即跟上。

    作战计划,成功!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