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炼狱黄泉
    说时迟,那时快!

    两剑交接,瞬间便是掀起了恐怖的风暴。

    黄泉魔剑下方应该也是用来禁锢它的熔岩火池,无尽岩浆倒拔冲天,宛若无数的火龙狰狞咆哮。

    它们有着数十丈高,带着滚滚烈焰,和无比高温,扭曲了周围一切事物。

    空间撕裂,灵气怒吼。

    天地都是颠倒了,塌陷了。

    陆长生和宁清秋抽身飞快倒退。

    相比起这恐怖的熔岩,其实他们第一时间感应到的,是无尽的光芒。

    刺眼、堂皇、明亮到了极致。

    亮到瞬间,一个金丹修士都是瞬间闭眼,刺痛无比的感觉让宁清秋瞬间生理性的流泪了。

    陆长生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感到极为不适,但是怎么也是元婴期的大修士,堂堂风云第三,和黄泉魔剑、岐江神剑硬钢都是有输有赢的大高手,也不至于观战就是伤了自己。

    只是神剑魔剑交接,乃是你死我活,一交接就是极致爆发,他一时躲闪不及,便是也受到了刺激。

    但是陆长生反应极快,他几乎是光亮暴起的瞬间,便是抬手去捂住宁清秋的眼睛。

    这个光亮,可不是简单的亮,而是一种法则冲击碰撞的光辉,带来的杀伤性,也是可畏可怖的,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

    只是光速传播何等快速?

    他再怎么反应迅速,也是力有未逮。

    所以宁清秋的泪,滴落在了他的手指上。

    这一瞬间,连带着他的心尖,都是颤了颤。

    心中,有着无尽的暴怒。

    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是轻声细语。

    “别看。”

    这个时候,爆炸的恐怖声浪,才是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简直是震耳欲聋。

    这完全是真正的速度太快,导致听觉反应跟不上。

    宁清秋顿了顿,却是抬起自己白皙如玉的手掌,相比起陆长生来说,纤细许多,却带着坚定执着的力量,将他的手,从自己的眼前,撤离开。

    “不,我要看。”

    “神剑与魔剑的剑道之争,对我来说,简直是泼天富贵天上掉馅饼一样的机遇,这个机会我若是不抓住,何谈剑道至高?有何脸面称自己为剑道舍生忘死?更不配做一个剑修!”

    “今日,便是废了这双眼睛,我也要亲眼见证这一场宿命之战!”

    掷地有声,斩钉截铁。

    谁也不能动摇她的意志。

    陆长生心神震动。

    却怎么也抬不起自己的手,也说不出劝诫的话。

    他从来知道,这个姑娘多么骄傲而坚韧。

    对于剑道的追求,她从来不会输给任何人。

    他没有立场和资格,去阻止她的向道之心。

    九死不悔,虽千万人,吾独往矣!

    只是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

    没办法了,由她去吧。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拦你。只是......在我面前说什么不要这双眼睛的傻话?真当我陆长生医道是白修的?!”

    宁清秋笑笑,摸了摸鼻子道:“知道陆神医厉害,我这不是夸张一下表露决心嘛,哪里真的就不要眼睛了?这壮丽河山,世间奇景,我可是没有看够来着!”

    她话语里,尽是洒脱。

    眼睛却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双剑交战之处。

    两个人这个时候倒是挺有默契的完全忘了陆长生闻名九州的不只是他的医术通神,还有就是他那让人无语的古怪规矩。

    不过这倒是没什么,在她的面前,此人一向是没有底线原则。

    天香玉露丸都是当糖豆似的给她吃了,还分文不取主动掏出,就不要在乎面对他人存在的治疗规矩了......

    虽然来到云荒九州非她所愿,但是宁清秋从成为一个修士,握上剑后就从没有打算堕了剑修的名头!

    她是剑修,精于剑、诚于剑,极于剑。

    面对着这样的剑道方面的月圆之夜紫禁城绝巅之战一般的存在,怎么能够忍受自己不当一个最好的观众?

    每一个细节,她都不可能放过。

    即便是双眼通红,身上的皮肤也是感觉灼热皲裂边缘,她也不打算后退了。

    话说这个时候要是有个录影仪在这里就好了。

    不单单是自己近距离的观看直播,还要之后有时间了就可以拿出来回味一番,即便是比不上今日,也是必定有着不小的受益的。

    丫丫这个时候倒是体贴极了,直接从太阴灵犀里面寻摸出了一个留影石,这样的惊世大战,怎么可以不留影记录?

    宁清秋和陆长生出行匆忙,身上没有存货没关系,她有啊!

    而且——

    不论是神剑中的剑灵姐姐到底是神志清醒不清醒,再怎么说这柄神剑,现在也是由她操控,竟然能够和黄泉魔剑这样凶名赫赫的成名已久的魔剑拼杀,还微微占了上风,怎么也是值得庆祝的事儿。

    再说了,就算剑灵姐姐已然是半疯癫状态,想必和黄泉魔剑比起来,对他们的态度也要好得多吧?

    道义和私情上面来说,都是希望岐江神剑取得胜利的。

    不然的话,若是黄泉魔剑最后灭了神剑,那么他们的下场,可不会好到哪里去?

    见过黄泉魔剑的修士,除了当年它的主人一代魔头,杀了魔头镇压魔剑的万剑宗宗主和打造它的炼器大宗师岐江上人,其他的人都是真的赴了黄泉......

    宁清秋自然希望自己和陆长生乃是例外。

    她还没活过!

    再说了,岐江神剑乃是岐江呕心沥血打造出来专门用来摧毁黄泉的,再怎么,也是有着几分克制的本事在吧?所以他们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黄泉魔剑被动反击,但是它后发制人,也是凶威恐怖,杀气浩瀚。

    剑下亡魂,实在是数也数不清。

    关键是杀的修士越多,这柄凶魔之剑越发的恐怖厉害,所以积累到如今,又有地狱岩浆日日封闭淬炼,它和岐江神剑的胜负,倒是一时难料。

    “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竟然把黄泉魔剑封印在这里?这不是和岐江神剑异曲同工了吗?既是封印,可也是磨炼滋养啊......当真是愚不可及的蠢货......”

    宁清秋很是无语。

    她本是自言自语,陆长生的声音却是冷冷响起。

    “除了岐江,还有谁会这么做?”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