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另一个版本的故事真相
    那剑灵沉默一会儿,却是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冲着我来的,而且......你是个剑修,很不错。”

    说着她有个颔首的动作,看不清表情,但是光是从语气便是可以看出,对于宁清秋有着不小的兴趣。

    宁清秋倒是没有什么被看重的期待和兴奋,反而是背脊一寒。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对方对她喊打喊杀,宁清秋觉得还可信一点正常一点,对着她竟然是一副欣赏后辈的模样......要说这里面没猫腻,总觉得不对劲。

    画风不对啊。

    但是宁清秋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那个停顿,大概不是因为她是个剑修,而是因为丫丫,她才会对他们网开一面吧?

    毕竟剑灵一族心性虽然淳朴,但是他们也不是白痴,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得到他们全心全意的信任。

    宁清秋和丫丫亲如姐妹,这位剑灵虽然是对于人族观感复杂,但是因为丫丫这个小丫头的存在,对云宁清秋的态度便是和缓许多。

    再说了,她也没说错,剑灵对于所有和剑道有关的东西,都是要高看一眼的,特别是宁清秋的剑意,精纯到了她都是有所动心的地步,可想而知,这个不错的评价,倒是出自真心。

    “黄泉已断,我答应他的事,已经做到,如今,我是彻底的自由了。”

    沉默了一会儿,她突然这么说道。

    宁清秋和陆长生对视一眼,都是一愣。

    等等,剧本好像不是这样的吧?

    这怎么听着......事实好像是和他们想的有所出入?

    这个他......该不会是指岐江吧......

    剑灵姑娘感慨了一番,结果一看,宁清秋和陆长生皆一副不在状况的模样,突然恍悟,摇头失笑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当时被人所伤,已经是生命垂危消散只在旦夕之间,这个情况下,遇上了岐江。”

    “他当时精神状况已然不太好,疯疯癫癫,陷入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谜障——他只一心要打造一柄绝世神剑,定然要斩断黄泉魔剑,捡回自己曾经的荣耀和一世英名,成了执念。”

    “他救了我,并且冒出了想要让我成为神剑器灵的念头,我答应了。本就是将死之际,生死本乃常事,但是我大仇未报,所以不肯这么死去让我的仇人独自逍遥,且有生之年,我还想要回剑灵一族故地......”

    “后来的情况,你们也知道了。只是唯一没有料到的是,我成为神剑器灵,却是因消耗过大就此陷入了沉睡,困于至阴至寒之地,时至今日才得以脱困,不过总算是斩断了黄泉,没有辜负他临死之际还心心念念的期望。”

    这一番娓娓道来,剑灵口中满是唏嘘怀念。

    宁清秋却是整个人都是和雷劈了似的。

    这这这——

    这完全是和他们意外的是两个版本的故事。

    一个是疯狂炼器师灭绝人性,封印了无辜剑灵,然后神剑出世,开始大开杀戒报复社会,虽然说可能会灭了黄泉,但是说不定这柄神剑就是会因为一个疯狂的剑灵,变成下一柄黄泉魔剑,不是魔剑,却是胜似魔剑。

    结果实际上的版本是岐江好心救人,显现了一代宗师风度,对着异族也是温情脉脉,然后不忍剑灵消亡,便是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虽然经历痛苦磨难,但是好歹是留得性命,并且有了岐江神剑作为自己的躯体,即便是天下之大,都是可以去得。

    当然,也是可以帮助岐江完成最大的梦想,成就神剑,完成自己斩断黄泉的使命。

    说实话,剑灵的存在,对于岐江神剑来说,就像是拥有了一个最为契合强大力量的神魂,乃是如虎添翼补上了最大的短板,所以今日之战,能够顺利的斩断黄泉,不单单是因为神剑锋利,和剑灵的爆发指挥也是密切相关的。

    说到底,他们的臆想,倒是误会了岐江。

    原来他和剑灵达成了协议,不是强迫,而是互惠互利。

    剑灵当时也是没得选择了,不成就器灵,就得死。

    这也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

    宁清秋肃然起敬。

    丫丫已经是在太阴灵犀里面,哭成了泪人。

    她也是被封存在神器之中,自然可以体会这样的感觉。

    两者都是魂魄存在,只是当初琅嬛剑宗是为了保护丫丫,将她封印在太阴灵犀中,乃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为了她好。

    丫丫大部分时间都是沉睡,心性也是单纯,所以能够调节好心态,但是这不意味着小丫头就甘心这样浑浑噩噩不自由的活着。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向着宁清秋提出要重塑身体的愿望。

    “剑灵姐姐......呜呜呜......好可怜......”

    剑灵情况不同,她本就是出于濒临死亡,相当于改天换命,把自己和岐江神剑连为一体,如今即便是得到神药也不可能像是丫丫这样重塑身体脱离神剑而存在,她即神剑,神剑即她。

    早就是相濡以沫,不分彼此。

    想要分开,根本不可能。

    世间再无剑灵,只有作为神剑器灵存在的她。

    可惜了。

    剑灵倒是不太在意这样的唏嘘。

    她也听到了小丫头的哭泣。

    便是安慰道:“能这样活着,已经是一种幸运。我作为剑灵的时候默默无闻,如今成就神剑器灵,便是一出世天下惊,今日第一战,斩断黄泉,此后天下之大,我便是一剑破之,斩尽天下不平事,岂不是任意逍遥?”

    其中尽是大洒脱,大自在。

    宁清秋心生佩服。

    此等心态,当真是去留无意宠辱不惊,坐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边云卷云舒了。

    丫丫渐渐地收起了哭泣声。

    宁清秋想了想,拱手道:“若是你暂时没有想去的地方,不若和我们一起,到时候游历天下,想走想留,全凭你心意。”

    诚挚邀请。

    剑灵略一思忖,便是爽快点头。

    “正好,我也需要将养一段时日,今日受损不轻,你若是愿意,便是每几日供我一次你的剑意,有助于我快速恢复,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出手的,尽管说!”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