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摧毁与保护,身份调换
    青色的一团雾气状的东西,飞快的在平原上前行。

    若是这个时候有卫星地图,便是可以清楚地观察到——

    青色的小点飞快的在平面上移动位置,而身后不远处,就是两大团颜色红蓝的庞然大物互相碰撞交融。

    大批大批的能量外泄。

    若是有能量探测仪之类的话,这个时候定然已经是数值爆表。

    简称撑坏了。

    那就是正在相撞的至阴至寒之气和炼狱岩浆。

    两者可谓是针尖对麦芒。

    你来我往,没有一方,肯善罢甘休。

    这个时候,早就是打出了真火。

    至阴至寒之地丢了岐江神剑,暴怒不已,而找过来的时候岐江神剑早就是没了影子,但是却是遇上了黄泉魔剑被斩断,某种角度说起来比之至阴至寒之地还要苦逼愤怒的炼狱熔岩岩浆......

    两者都是极致法则,又是天生相克的水火阴阳,都是在丢失了极重要的心爱之物的状况下——

    这还不得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

    就连岐江神剑的气息和黄泉魔剑的残骸都是顾不上追踪了,只是势必要把对方弄死。

    两股气息碰撞,引发了大爆炸,接连不断,像是整个平原地底下都是被埋葬了无数的轰天地雷一般。

    狂暴的气息充斥天地,在他们的身后紧追不舍。

    这是不断迫近的爆炸外沿。

    现在,端看谁的速度更快了。

    剑灵此时也隐去踪影,重入神剑剑体,收了身影,这个时候,才是她实力最大化的时候,神剑恍若化作了银色的闪电,游鱼般的在青色的风团周围和背后游走,抵御外界的冰火阴阳的法则能量。

    她都是没有食言。

    就算是宁清秋暂时没有供养剑意,她都是尽心尽力的保护了他们。

    宁清秋这个时候的心情,说实话,很是复杂。

    有那么些哭笑不得的意思在里面。

    话说她最近好像是犯了太岁似的,不过是偶然兴起出来探一探岐江神剑的所在地而已,简称踩点罢了,怎么也没想到,后续的突发事件简直是应接不暇的一连串,这个时候她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一路上,都是跑跑跑......

    都快要跑成抑郁症了。

    这个时候巴不得遇上边凛和无生道的那一行人,天灾干不过,但是欺负欺负比自己弱或者是同阶的修士,宁清秋自认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有这样,才能挽回一下自尊心了。

    她无奈的想。

    只是——

    前面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宁清秋和陆长生同时面色一变。

    任谁看到前方的逃命路径有“拦路虎”,想来脸色都是好不到哪里去。

    陆长生正要换一个方向,却是骤然面色大变。

    “那是......魔气?”

    然后几乎是和宁清秋异口同声:“魔族祭坛?!”

    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边凛和无生道魔修剑建筑的魔族祭坛。

    唯一的好处就是两界通道并没有打开,否则的话,这次才是真的欲哭无泪。

    距离越来越近。

    一个人都没有?

    “看来,我们的计划奏效了,苏红衣和明远果然是把人引开了。”

    宁清秋苦笑着说道。

    但是显然事情和他们预料的还是有所出入。

    边凛他们的手脚太快了,比他们估计的还要快,不单单是选地方,他们已经是建好了魔族祭坛。

    若不是他们选择了改变小世界空间结构这个有些突进和冒险的计划,说不定这个时候两界通道都是被打开了......

    向来边凛他们也是迫于无奈吧,眼见成功在即,但是就是功亏一篑,若是不解决掉破坏虚空环境的人,那么两界通道即便是打开了,也是个死亡单行道。

    魔族来一个必定是死一个。

    无法安全抵达这个上古战场遗址小世界。

    她心里有点后怕,也后悔自己非要在那个时候去周边看岐江神剑所在地,若是她忍一忍,也不至于带着陆长生落入如今的境地。

    并且——

    好在苏红衣他们还算是有决断,没有因为他们迟迟不归,就是放弃了计划,不然的话,魔族降临,他们便是有了大麻烦,此次人族大劫,和他们就是决计脱不了关系了。

    “怎么办?”

    宁清秋拿不定主意。

    陆长生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致,满目阴沉。

    显然没想到事情糟糕到了这个地步。

    他慢慢的说道:“我们不能直接离开,要在这里把后面的爆炸余波挡住。这里的空间结构本就是极为脆弱,压根抗不住后面余波的冲击。”

    宁清秋皱眉:“什么意思?这不是好事儿吗?这个祭坛留着也是害人,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它......”

    她说不下去了。

    和陆长生对视,都是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沉重和阴影。

    正是因为空间薄弱,受不起一点刺激,所以边凛不得已因为苏红衣的调虎离山计,转而两界通道都是不急着打开要去消灭隐患——即便是明知道迎接自己的很可能是个陷阱,也是不得不跳。

    所以他们现在也是同样的骑虎难下。

    虽然说可以毁了祭坛,但是同样的,后果他们承担不了。

    相当于他们一手造成了空间结构的破坏,说不定便是要和这个小世界一切宣告游戏结束了——他们可不是之前计划完备的时候还有个明远设计的后路。

    若是这里一旦被破坏,连锁反应没有人有能力及时阻止。

    到时候不只是他们,就连远在他方的苏红衣明远还有边凛一行人,个个都是逃不了。

    宁清秋觉着自己肺管子都是被堵住了一样难受。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得不被迫保护这个魔族祭坛?

    然后在风平浪静之后用一个相对和平的方式,再毁掉它?

    ——呼吸有点困难。

    她抬手揉了揉眉心。

    魔族祭坛黑黝黝的,已经是近在咫尺,像是感应到了魔气,黄泉魔剑即便是断成两截,也是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若是有着足够的魔气滋养,黄泉魔剑重返巅峰,也就是时间问题,岐江神剑斩断了它,却也没办法根源上毁灭这一柄绝世魔剑。

    她下了死力气,捏住了它。

    陆长生已经是站定,岐江神剑搞不懂他们要做什么,但还是停下来挡在了他们身后。

    两人回首,面对着疯狂扑来的阴阳水火混杂的气浪。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