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最怕空气突然变安静
    男女相拥,宛若一对璧人,看起来无比契合。

    但是某些人眼中,简直是眼中钉肉中刺一般的刺眼。

    负在背后的手,已然是攥紧成了拳头,指甲深入掌心。

    轻微的疼痛,换来大脑的清醒。

    陆长生的骄傲,不允许退缩。

    “宁清秋。”他喊她的名字,一字不缺,却像是咀嚼不放,相思入骨一般,瞬间烧红了她的耳朵,“这么盯着我看,不认识了?”

    显然是打趣。

    但是这么说着,他还把那张俊美得人神共愤,几乎要与日月同辉的脸,凑得近了些。

    眼神里带着些戏谑。

    鼻尖几乎是要触到她的鼻尖。

    距离近得她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的呼吸,带着他身上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

    宁清秋回过神来。

    有些羞恼,但是掩盖不住从心底迸发出来的惊喜。

    像是尘埃中,开出了花朵。

    只有感动和喜悦。

    因为没有想到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七夜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一招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当真是出场极为拉风,算是上演一版真实的英雄救美了。

    而古往今来,这一招,都是不过时还很吃香的。

    她轻轻咳了声:“你先放开我。”

    然而,对方只给她一个清淡的眼神,意味深长的说了一个字:“不。”

    将人更加的往怀里揉了两分。

    好不容易温香软玉抱满怀,这个时候让他放开,是不是有点不人道?

    七夜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人。

    他一路行来,总是担忧她出了什么事,离开悬空山便是找她,如今总算是见到,瞬间化作了粘人糕,恨不得此刻两人长在一起......

    若是之前有人跟他说他有一天会对一个姑娘动心,还爱得不能自拔,七夜可以肯定对方的坟头草这个时候都是有着几丈高了,但是事实总是这样的打脸,他确实是沦落了,掉进一个名为宁清秋的深渊里面,估计这辈子,都是爬不出来的。

    七夜也不想爬出来,他坠落深渊,身不由己,却是甘之如饴。

    宁清秋一时无法。

    陆长生总算是忍不住出声道:“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们还是先把后面的魔族祭坛毁了再说吧。而且,苏红衣和明远,应该是等急了。”

    宁清秋倏然小脸爆红,压根忘记了身边还有人围观,转瞬响起陆长生对她的那点情思,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不是给人心口上面戳刀子吗?!

    在她还是单身狗的时候,看人家秀恩爱都是要被强制喂一嘴的狗粮,那叫一个心塞塞,如今成了撒狗粮的一方,却并不觉得高兴。

    对方是陆长生,是她一点儿都不想去伤害的人。

    愧疚涌上心头,她在不注意的角落掐了七夜腰间软肉一把——然后差点没哭出来,这家伙果真是全身硬邦邦的,哪里的软肉啊。

    身板锻炼得堪比体修,要知道,人家可是化神期的大修士,要称呼一声真君的存在,宁清秋就是费尽了力气让七夜站着不动掐一个地老天荒,估计都是起不到什么效果。

    最终还是苦了自己。

    但是她投诉警告的眼波,七夜还是收到了。

    他长眉微蹙,也不愿意在一个心怀不轨的情敌面前,表露宁清秋羞涩娇俏的一面,即便是打击情敌,也不至于非要当面秀恩爱,于是从善如流的收了手,眸光总算是分了一点出来,给了陆长生......旁边的岐江神剑。

    “这是岐江神剑?”他几乎是肯定的说道,然后便是转眼打量宁清秋腰间的两截黑色断刃,接着道:“黄泉?这是被岐江神剑斩断了?”

    津津有味的模样。

    却是对于陆长生压根不搭理。

    问这个问题倒不是说他对于两柄神魔之剑有什么超常的兴趣,主要是这个时候宁清秋在身边,他整个人都是柔和了许多,连带着看什么都是无比顺眼。

    当然,陆长生除外——

    别以为他之前没有看到对方一副保护者的架势。

    还好他来得及时。

    啧......

    小丫头片子,身边围着的狂蜂浪蝶还真不少,麻烦!

    黄泉魔剑微微颤抖了一下,像是遇到了大魔王。

    宁清秋立刻找到了好的话题,见这个时候气氛尴尬,自然是愿意找出话题让氛围好一点,虽然说陆长生面色清淡没有什么情绪,但是宁清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决计不会舒坦。

    七夜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无视人都是可以做到理所当然。

    而且七夜本就是对于陆长生横竖看不顺眼,当初陆长生要和他们结伴而行离开陆家城的时候,宁清秋不就是因为七夜的再三嘱咐,压根不敢同意?

    如今七夜外出回来,事前也没有打招呼,这打眼就是撞上了她和陆长生待在一起,这醋缸子岂不是要打翻?

    别看他现在云淡风轻的,指不定在小本本上面记账来着......

    光是想想,就是汗毛倒竖。

    这个时候脑海里面简直是循环播放“最怕空气突然变安静”,宁清秋面对着此类情况真的是觉得非常棘手,关键是缓冲剂存在一样的明远还不在,她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尴尬氛围,简直是捉襟见肘。

    这下七夜总算是找了个话题问,她自然滔滔不绝的交代。

    剑灵姑娘也是再次显出投影,和七夜打了个招呼。

    化神真君,世间开了灵智的万物,对于此类人都是保持着相当的敬意的。

    无关性别种族。

    七夜沉吟了一会儿,便是指着黄泉魔剑说道:“你把它解下来我看看......”

    修长的手指按在漆黑的剑刃上,七夜有那么一点见猎心喜。

    “你还要这破玩意儿吗?”

    宁清秋一噎,黄泉魔剑这个时候要是个人早就跳脚拼命了吧?一代魔剑,就是被毁了,也不至于成了个破烂吧......好歹炼器材料无比金贵来着,就算是当个古董,那也是无价之宝啊!

    “对我来说没用了。”宁清秋摇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有用?”

    七夜唇角一翘:“材料不错,可以融进我的幽冥刀里面。”

    宁清秋眼眸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她对于黄泉魔剑的残骸也是头疼不已,不知道怎么处理,既然七夜愿意接手......那是好事儿啊!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