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打击情敌乃是毕生事业
    倒不是说宁清秋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把黄泉魔剑的断刃就是视作自己的所有物了。

    即便是断刃,黄泉魔剑的残骸,那也是修士追逐的宝物。

    光是它的炼器材料,就是价值连城,还有就是上面蕴含的剑道意境,十分厉害,如果可以抗住残余魔气的侵蚀,说不定还可以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照理来说,战利品自然是属于岐江神剑的,也就是剑灵姑娘的。

    但是人说了,既然斩断了黄泉,那么岐江神剑和黄泉魔剑的爱恨情仇便是告一段落。

    所以剑灵压根不在意黄泉的断刃去向,直接说给了宁清秋——倒不是故意遗忘陆长生,实在是宁清秋是个剑修,才是最适合承接黄泉的人。

    剑灵自然之道宁清秋和陆长生最开始找她的目的并不单纯,自然是希望得到岐江神剑的,但是因为丫丫的缓冲,还有就是双方都是知道这件事强求不得,于是便是选择了和平共处。

    黄泉断刃,也算是给宁清秋一点安慰吧。

    剑灵便是做了将黄泉送给宁清秋的决定。

    所以她是完全有权利做主黄泉的去留的。

    七夜也半点儿没客气。

    他和宁清秋,分什么你我?

    要了她的黄泉,自然会给她更好的东西。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是不分彼此。

    并且他确实是认为黄泉断刃对于幽冥森罗刀大有用处。

    虽然他不是魔族,也不修魔,魔气对他没什么好处,但是其中镌刻的道意,和他的幽冥森罗之意简直是极为贴切,所以他便是提出了这个要求。

    关键是宁清秋天天带着魔剑,对她的剑道也不好。

    有岐江神剑就够了,毕竟贪多嚼不烂。

    至于说岐江神剑只是有了结伴并没有认主的心思,就被七夜给选择性的忽略了,就是这个剑灵脑子转不过弯来,他也会让她意识到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宁清秋很是爽快的从腰间解下黄泉断刃,递给了七夜。

    他也不多看,转手一翻,便是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

    宁清秋松了口气,问道:“魔族祭坛怎么办?”

    期望七夜出手解决。

    还有就是为了承接刚才陆长生的问题,心里也有些埋怨七夜,这么当着人的面几乎是给人难堪,也亏陆长生修养好,不然的话,岂不是当即便是要翻脸?

    修士最是注重脸面了。

    若是一言不合,便是你死我活,那在云荒九州简直是正常现象。

    而这也是宁清秋最不想看到发生的情况。

    陆长生却是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修身养性好脾气,他看着清淡疏离,骨子里也是极为傲慢的,若是换了个人当场给他没脸,必然是要提出生死决斗来争这一口气的。

    但是偏偏是七夜。

    他理解对方的想法,因为换了他,也是同样如此,而且眼前的环境实在是不适合内斗,关键是一边还有宁清秋看着......

    以退为进。

    他便是一声不吭。

    只是掐着掌心的手指,越发的用力。

    七夜飒然一笑,玄色金边的衣袍上面绣着龙凤芮草的纹路,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低调奢华。

    “毁了便是,值得担忧?”

    “这里的虚空环境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吧?十分的混乱脆弱,若是盲目破坏,我担心这个小世界会立即崩塌,这也是我们......极力保住魔族祭坛的原因,不然的话,早就把这个碍事的玩意儿一脚踹烂了。”

    宁清秋说到后面有点抱怨。

    任谁被逼无奈,非要保护敌方祭坛,心情都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七夜突然笑了,神辉灿烂。

    伸手拍了拍她的头顶,宠溺极了,带着点无奈的纵容。

    “实力足够的情况下,一切担忧都是没有必要的,只要是梳理好这里的空间结构,暴力破坏并不见得就一定会破坏这里的平衡。”

    他极为认真,当然,在这个时候还不忘旁敲侧击的嘲讽陆长生一下。

    只是人家涵养好,云淡风轻恍若神人,一言不发。

    宁清秋恨得牙痒痒的,只希望赶快把这里的问题解决了,然后赶紧去和明远他们汇合,想必七夜会收敛一点......吧?

    人也没做什么,有必要一见面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宁清秋初初见他重逢的喜悦,这个时候已经是被更加复杂的感觉挤到了犄角旮旯里面去了。

    这家伙,真是......

    要不是有通天的实力和背景,简直是分分钟被人砍成百八十块的节奏。

    七夜向来是个行动派,奉行的是说的不如做的多,只是当着宁清秋的面,又有了不小的改变,那就是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既可以给自己揽功劳表真心,也可顺带打击一下情敌,何乐而不为?

    说话间,便是沉吟着观察了一下灵气流动脉络和空间结构模型,悍然出手。

    连幽冥刀都是没有拔出来,便是以指并刀,朝着虚空一划。

    眼前的黑色祭坛,顷刻间便是一分二,二分四,然后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宁清秋和陆长生同时瞳孔一缩。

    陆长生冷淡的视线在七夜的身上转了一圈,没想到,离开一段时日,七夜便是突飞猛进到了这个地步,破坏祭坛他的力量自然也可以做到,但是至少如此举重若轻迅疾若电,陆长生自认力有不逮。

    心中有不甘涌动。

    要知道,活了这么些年,陆长生从小到大都是出类拔萃超脱世人的,如今却是在别人身上尝到了这样的需要仰望的滋味,还是宁清秋喜欢的人,心里那个不得劲儿就是别提了。

    但是他的骄傲也不容许他表现出来。

    七夜感受到他的目光,唇角微微一翘。

    他就是故意的。

    那又怎么样?对于情敌,就是要这么毫不留情的打击,秋风扫落叶般的爽快,给予冬天般的严寒......

    “呼——”宁清秋心神畅快,看着魔族祭坛就是想起魔族,简直是让人压抑,这下好了,问题解决,没有后顾之忧!

    “我们赶紧的去找明远他们吧,这小世界我们也不熟悉,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刚才通讯传音玉符这些都是在之前的灵气冲击波里面全毁了,真是......”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