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风雨夜色中的乐声
    天色渐渐阴沉。

    不只是天黑。

    “起风了。”

    宁清秋伸手,感应着空气中的潮湿阴冷。

    “唔,看样子还是有一场暴雨的节奏啊。”

    于是几个人也不忙着赶路,打算找个地方休息。

    小世界也是有着白天黑夜的交替,甚至是还有代替的日月,这些天气四季昼夜的规律,都是和云荒九州差不多一致,只是说流速不一样罢了,基本规则都是相同的。

    这也是一个完整的小世界应该有的东西。

    但是这里的风雨,显然和外界并不一样。

    不知道藏着什么玄机,自然不能就这么干脆的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中,宁清秋对于为了躲一场奇怪的暴雨进了诡异小镇的事儿,至今还是记忆犹新。

    出门在外,就是要小心为上。

    就连七夜,都是赞同找个地方,静观其变。

    他自己当然可以天地之大独行逍遥,但是身边有了宁清秋,那又是决然不同。

    恩,堪称甜蜜的负担。

    虽然他发自心底从来没有觉着宁清秋是负担。

    ——但是勉强可以这么形容吧。

    不存在找不到好地方休憩的事儿。

    因为苏红衣干脆利落的就近找了个山壁直接开了个山洞出来。

    暴力有的时候,真的是最简洁有效直接简便的方法。

    洞口杵着遮天伞,管他外界刮风下雨,便是被挡了个干干净净。

    就连明远设置法阵的功夫都是给省了下来。

    洞里静谧安静。

    几个南海鲛珠镶嵌在岩壁中,洞中便是无比光亮。

    ——来自于大款陆长生的携带物品。

    主要是这里面就是属他过得最为有生活品味了,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宁清秋觉着他都是可以过得奢华舒适。

    看看,地上铺满了厚绒毯,洁白柔软的绒毛,来自于天堂鸟,它们的皮毛不染尘埃柔软舒适,坐上去感觉是陷入了云端。

    沉木小茶几摆了三两个,上面放着青角斛朝着枝干扎桠的梅花,清淡的香气萦绕,白色玉瓷配套的茶壶茶杯里面是淡色的花茶,琉璃盘中还有着精致玲珑的灵果点心。

    虽然他的小药童不在,但是好在这里韩越也是个干活的好手,三下五除二就把陆长生给出来的东西布置好了。

    宁清秋笑意盈盈,眼眸都是弯成了一轮月牙,对着陆长生竖了大拇指,然后便是转向百无聊赖的在那里雕刻一个小木人的苏红衣。

    ——话说这些高手好像都是喜欢有事没事儿雕刻点什么东西?

    这里面莫不是有什么非同一般的诀窍?还是说云荒九州的高阶修士都是流行玩这个?

    七夜以前也做这个被她看到过,好像是说锻炼刀意,毕竟是细致入微的功夫活儿......做这个需要控制力和耐心。

    什么时候有空她也可以试一下。

    思维发散,但是她该打趣的还是打趣。

    “苏红衣你的遮天伞,这个时候倒是非常应景啊。”

    刮风下雨不就是该撑伞吗?

    她自己越想,越是乐不可支。

    苏红衣表示完全抓不到她想要表达的重点......

    手下的动作只是顿了一下,没停。

    一副你开心就好的样子。

    韩越一边嘴角抽搐,一边憋着笑。

    遮天伞这样的凶兵,这个时候沦落到为众人遮风挡雨的地步,好像是有点微妙啊。

    宁清秋的话也没错。

    只是苏红衣不好惹,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笑着,反正旁边有七夜坐镇啥也不怕,他孤家寡人身单力薄的,还是低调做人吧。

    话说这么想心里也有点酸,感觉自己有点惨啊。

    宁清秋这么说了一句,也不多说,感觉今天的苏红衣和陆长生一眼,对她很是冷淡。

    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多半是因为七夜的到来,导致了这样微妙的气氛。

    所以她就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七夜自己也明白,但是很显然,这位大爷生来就是让旁人适应他,何时在乎过自己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宁清秋。

    所以他老神在在,修长的如玉手指甚至是捻起了一枚白软的点心,里面还镶嵌着零星几片花瓣......

    然后喂到了宁清秋的嘴里。

    冰凉的指尖触到了她柔软的舌尖,粉嫩一点露出贝齿,看得人心痒痒的,他感觉到了一点温热和**,只是微微一触便是洒然收手,食指和大拇指微微摩擦,还在回味那点奇妙的感触。

    投食play完成。

    宁清秋:......

    其他人:......

    当真是一脸懵逼。

    这家伙,真的是旁若无人啊。

    韩越他们都不好去看陆长生的表情,主要是七夜这借花献佛也是太顺理成章了,还当着提供者的面......啧啧啧,修罗场啊。

    宁清秋都是没有怎么感觉到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就是把它囫囵的吞了下去,后知后觉的感受到有点像是果冻和糯米糕的混合体,柔软有弹性,淡淡的甜还有着花香却一点儿不腻人。

    并且一下口,就是感觉到了灵气溢出。

    点心的材料,显然不简单。

    “大家都尝尝,味道很棒,关键是灵气补充比起丹药来说都好。”

    只是稍微有点噎着了,即便是拇指头大小,也应该多嚼几口的。

    于是她赶紧的端过一杯花茶,慢慢的细斟慢饮。

    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味。

    坚决不给七夜作妖的机会!

    一举两得,真的是明智。

    其他的人也是给了这个面子,对于陆长生的慷慨解囊,都是赞不绝口。

    主要是他拿出来的东西,都不是凡品。

    丹药他能炼,点心自然也能做,而且不单单是好吃,关键是有用,还比起丹药自强不弱,只是旁人没多少机会可以尝到罢了。

    七夜饮着花茶,目光有点冷。

    宁清秋是个吃货,熟悉的人都知道,陆长生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他不知道,不过有什么用呢?最多得一句好,再多,也没了。

    几人在这里其乐融融,有吃有喝别提多么惬意的时候,外界也是风雨作响,只不过被遮天伞拦着,不能越雷池一步。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乐声。

    呜呜咽咽,婉转流淌,很优美的旋律和发声,但是在这个黑夜风雨交加之际,却是诡异极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