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被缠上了?
    众人尽皆沉默。

    主要是今日遇到的事儿不算是个事儿,云荒九州修士世界本就是光怪陆离,有那么两个奇奇怪怪的地方,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修士都是习以为常。

    但是这个猜测可就是不得了了,这要是说出去,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你什么时候见过一座山会长脚跑路的?

    而且这么大的体积,它怎么没有弄出丝毫的动静?

    再说了,虽然环境大同小异,但是这里的都不是普通人,眼光犀利的修士,竟然连着走了三次,都没有看出这座山谷周围的环境有变?

    “应该是这座山谷里面有着什么特殊的灵矿,让这里的天地元气发生了变化,导致我们乍然看去,就是被瞒过去了。”

    七夜突然开口,见他双目隐约泛着神光,宁清秋明白他是动用了日月重瞳的力量,这双眼睛上可直入青冥,下可以照耀九幽,实在是阳中真阴,阴中至阳,有着无比神妙。

    这样的环境探查,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其他的人也看出七夜的瞳术不凡,但是因为他只是隐约露出一丝神光,大家也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他动用的是何种能力,只以为是某种术法便只是略微惊叹便是不以为意了。

    七夜没有想过瞒着自己的道体,但是他也不是刻意炫耀的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

    宁清秋知道七夜日月重瞳的厉害,这可是天上地下最顶尖的先天道体,有着无数的神异之处,他既然是这样说,那么基本上就是可以板上钉钉了。

    说白了,就是一种视觉欺骗。

    这座山谷,确实是跟着他们!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

    陆长生突然开口,嗓音清凉。

    什么时候,他都是不甘示弱的,也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怎么能够让七夜专美于前?

    “......若是我所料不错,应该是因为昨日和阴影之狼的一场战斗。”

    他说得淡然,实则笃定。

    宁清秋古怪的看着他,陆长生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它是为了阴影之狼来报仇的?它们是一伙儿的?这......种族不同怎么......咳咳,它们怎么看都不像是盟友吧?”

    关键是这座山谷,她看了又看,还是没有看出来有半点儿生气的样子。

    难道说这个世界,石头也可以成精?

    虽然地球上上古神话传说里面,不乏有这些死物成精的说法,但是宁清秋从穿越到云荒世界以来,就没有听过这玩意儿。

    最多也就是法宝诞生了器灵,某方面来说,开启了灵智的它们,就是法宝器物的化身,可以修炼,但是这和一座山谷不可同日而语啊。

    这又不是洪荒世界,山川草木皆可以诞生灵智修炼,在这个的世界的规则下,应该是只有荒兽和某些极为特殊的奇花异草,有可能会有着修炼成妖的机会,特别是后者,几乎是万中无一。

    什么神药仙草,基本上都是只有被人吃掉的份儿,少之又少的才有时间和机缘,去搏一搏成妖的契机。

    苏红衣差点没有翻个白眼,有的时候,他真的是挺佩服宁清秋的,若是论胡思乱想胡说八道,估计没有几个人比得上她吧?

    在这一点上,这位也算是独树一帜,一马当先了......

    当真是罕逢敌手......个鬼啊!

    “你也感觉到了?”

    苏红衣看向陆长生。

    他也是天下顶尖高手,开始也不过是没想那么多,明远、七夜还有陆长生这么一提,他还是体悟不过来,联系不了脉络的话,他就不是苏红衣了。

    听不下去宁清秋的那些脑洞,但是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刺激她,干脆便是直接和陆长生他们交流转移话题。

    不然再继续被带歪了下去,感觉自己都是要以为宁清秋说的才是对的。

    她有这个本事,总是可以把她的荒诞“奇思妙想”说得和真的似的。

    陆长生点头肯定道:“虽然味道很淡,但是确实是阴影之狼的血腥之气和精气。”

    作为一代神医,陆长生有着很多本事,对于可以炼药的东西,他如数家珍,什么都是有所涉猎,而在嗅觉一道,也是几乎传神。

    他闻一闻,便是可以察觉百里之外的药草品种、年份、功用,而荒兽精血也是炼药治病必不可少的一大类药品成分,他自然是对此十分的敏锐。

    宁清秋微微抽了抽鼻子,压根什么都没有闻到。

    然后她就不为难自己。

    她灵光一闪:“你的意思是,这座山谷里面有着阴影之狼?或者说,它吞噬了我们杀掉的那些阴影之狼的尸骨精血?”

    这么一说,便是通顺无比了。

    难怪......今日启程的时候,山洞外面的平原上,除了黑沉些许的土地之外,没有任何的遗留痕迹。

    她开始还以为是那位半夜做好事不留名清扫了战场,结果是这座山谷捡漏了?

    他们打打杀杀,这就跟在后面捡东西......啧,虽然是他们不要的用不着的,但是就这么被白拿,还被缠上了,怎么想都是觉得大亏特亏啊。

    是的,事情串联一下就知道了,这座山谷吞噬了血食,食髓知味,便是跟上了他们一行人,因为也许在这座山谷看来,他们就是食物来源的保障,昨日竟然是饱餐一顿,那么之后也许得到的可以更多。

    不费力,还可以得到好处,宁清秋换个位置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抵也是抗不住这样的诱惑的。

    但是,还是觉得不爽啊。

    凤凰玄女蹙着娥眉,她这个人,更注重的不是问题发生的原因和过程,只要是结果可以解决就好了。

    “那么现在,我们要怎么驱逐它?”

    对于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东西,最困难的无疑是没有办法对症下药。

    他们一行人有着自己的目的,决不能继续在身边跟着一个不知深浅的东西,以免不必要的后患,最关键的是,这里的人,谁也不想要当冤大头!

    还真把他们当做是给它捕猎食物的奴仆不成?!

    苏红衣已经是舔了舔下唇,眼中凶光爆闪。

    “我看......直接一个流星火雨下去,让它灰飞烟灭,我倒要看看,还能不能鬼鬼祟祟的缠着我们!”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