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暗夜楼的人?!
    不提双方各自震惊对方的难对付,单说周围的吃瓜群众,早就是乱哄哄的散了。

    虽然大家都是一个层级的修士,但是说实话,交手的这两位真的是怎么看都不只是普通的金丹期,压根不像是和自己等人活在一个世界。

    所以识趣惜命的人,都是隔得他们远远地。

    以免被波及。

    要知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还有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云荒九州修士世界那可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啊真理。

    宁清秋没有再用匕首,换回了熟悉到了骨子里面的炼心剑,自然是百分之百的发挥出了自己的战斗力,而且因为打得酣畅淋漓,还有点超常发挥。

    要知道,她最近的进步可谓是恐怖至极,有着借鉴自岐江神剑的剑道,有着目睹水火法则相互冲击的经验,她的剑道,几乎是达到了在金丹期的极致,剑意纯粹凝实,接近了化形的地步。

    所以就连对方这个不知名的高手,也是被她压制得死死地。

    再说了......

    观察对方的路数,用的又是匕首,一看就是干杀手的,这一行,做的是刺客之道,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个时候却是迫于无奈要和宁清秋正面交手,本就是不利局面,加上宁清秋剑道凌厉封住了他的退路让他不得脱离战场,于是场面渐渐地就呈现出一面倒的局势。

    开始明远他们还有点担心宁清秋,跟随着她一起脱离了大部队,在旁观战。

    当然,还是隔得有很长一段距离。

    既不打扰,也不会耽误出手的时间,若是对方要是狗急跳墙用什么底牌,万一宁清秋对付不过来阴毒招数,他们便是可以及时出手救援。

    还好匕首蒙面客不知道这些,不然的话,大概就会觉得太不公平太委屈了些。

    再说了——

    高手过招,毫厘之差便是性命生死,还讲究什么阴毒不阴毒?管他黑猫白猫,能够抓到老鼠的那就是好猫。

    对于修士而言,只要是可以得到最终的胜利,那么中途不论是示敌以弱还是阴险狡诈卑鄙无耻,那都是一种手段而已,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为了活着,为了赢。

    宁清秋也不知道外界如何,她已经是完全的陷入了自己的攻击节奏。

    不论是对方是什么人,她都是感激他,要知道,遇到一个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的对手,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所以刚开始还有点恼怒,现在嘛,完全是沉浸在了战斗的乐趣里面。

    宝贝今后还可以有,她也不缺这个东西,但是对手却是可遇不可求的,能够在九州武道会之前,见识到真正的金丹期的高手,对于她的好处不言而喻。

    剑尖上挑,身姿旋转,带出强大的离心力,绞住了对方的匕首,然后带着它一起旋转,最后一抛而出。

    漆黑匕首落地,斜斜插入地面,亮了一瞬,然后缓缓地趋向于暗淡无光。

    她的剑气扫中了对方的脸,黑色的雾气破开,一串血液飘落空中。

    宁清秋的剑,却停在了他的喉咙处,一动不动。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七夜。

    因为出现她面前的那张脸......或者说是面具?看着十分眼熟,熟悉到了极致。

    当初初遇七夜的时候,他带着诡蓝面具,魅惑神秘,勾起了她无尽的好奇心,当然,真的露出后面的那张脸的时候,当真是比起想象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那以后,七夜在她的面前,再没有带过面具了。

    第七夜的名号,也在那一次百花城之战中,被他设计“死掉”,当然,别的人到底是信不信,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是七夜没有再议第七夜的身份出现,也没有再回去暗夜楼复命,多半已经是被当成了个死人,当然,这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这位爷当初去当第七夜,不过是因为别人冲撞了他的名字罢了,对于暗夜楼可从没有什么归属之心,不过是外出游历借用的一个角色定位罢了。

    而眼前的这张面具,当真是勾起宁清秋的回忆,所以一时之间,她竟然有些下不了手。

    那张面具和七夜曾经带着的那一张很是相似,不过通体漆黑,上面的花色纹路,乃是银白,看起来远远没有七夜那张诡蓝面具那么妖异,反而是充满了一种冰冷的杀气,倒是挺符合这个刺客般修士的气质的。

    他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宁清秋刚才的剑气刮伤了他的右侧脸颊靠近下颌的部分,一条长长的血线,十分醒目。

    倒不是他不想动,而是宁清秋的剑,就抵着他的喉咙,剑气剑意已经是全方位的将他包裹起来,他可以感应出来,一旦是自己有所动作,便是会立刻受到致命打击。

    所以即便是宁清秋貌似有点像是走神的样子,他也没有轻举妄动。

    谁知道会迎来的是一线生机还是雷霆打击?

    宁清秋想了想,手腕一翻,收起了剑。

    她问道:“......暗夜楼?我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无冤亦无仇,你怎么就是盯上我了?”

    说话间,她看到对方的眼眸倏然一紧,浑身的肌肉也是绷得死死的。

    戳破了黑暗雾气,便是可以看出对方乃是一名男子,或者说,像是少年人,所以身形并不太高,还有些瘦弱单薄的样子,不过倒是很适合做刺客杀手。

    他有些惊异宁清秋一言道破他的行藏,要知道自己在外活动的并不频繁,加上见过他的人基本上都是死了,没死也没有破坏他的护身黑雾,所以自己的身份从来没有暴露过,却被人一眼认出,难怪他惊讶无比。

    这世上,果然是能人辈出,不只是实力强悍,看来对于暗夜楼也是知道的不少。

    “不是暗杀令。”他很认真的回道,“我只是看中了那柄匕首。”

    他向来是实事求是。

    宁清秋有一种被噎住了的感觉,身后明远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其他的几个人也是纷纷到了她的身边,这也是她撤剑之后,这个神秘刺客压根不动逃跑念头的原因。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