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恭敬不如从命
    一堆人就这么“其乐融融”的你来我往。

    若是来个小白点的修士,定然是以为双方感情极好,就差推心置腹了。

    其实就连姓名都是没有互通。

    倒不是宁清秋他们忘了,主要是一行人既不想取什么假名,真名说出来必然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就当做是心有顾及防备,就略过不提罢了。

    四个元婴修士自然是不满的,多少年了,都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这么不给面子。

    但是,看到七夜那张波澜不兴的平淡面孔的时候,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像是涨潮之后的落水,飞快的褪下去了。

    千媚虽然对于小鲜肉很是流口水,但是她是个元婴修士,也不是真正的蠢货,又有同伴在一边眼神警告,自然是收敛了许多。

    陆长生的冷气跟不要钱似的,嗖嗖的往外放,识趣的人都是知道他有多么的不满。

    千媚这个时候也不好直接为了美色撕破脸皮,她一路走来,踏上了多少男人的尸骨?怎么可能一点儿定力都是没有?

    虽然眼前的绝顶男色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但是来日方长,这个时候初次见面,还是收敛一点吧。

    她就不相信,自己这么个大美人送上门来,还有男人会拒之门外的,特别是自己还是个元婴期的大修士,七夜那样的看不上她,但是其余的天之骄子和她春风一度,既享受了鱼水之欢,实力也可以采补进步,何乐而不为?

    她以己度人,心里就满是淡然了。

    陆长生倒是不知道她的这些把握,说不定就要当场杀人了。

    活了这么些年,还没人敢把这样的主意打在他的头上。

    也就是朝阳郡主这样的天骄女子,也是捧上一颗真心,期期艾艾的跟在他的身后,期盼他的回顾,怎么敢这么意淫他?

    千媚这也算是不知者无畏了,事后若是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会不会被自己的大逆不道的想法给吓死。

    估计以后对男人都是会有阴影的吧......

    当然,有没有以后,这还真的是两说了。

    七夜话不多,基本上没有搭理过他们,一直是和宁清秋交谈,其他的人自然是见风使舵,不打扰两位花前月下。

    陆长生和玄女就是两座冰山,也没有人非要舔着脸讨好。

    韩越在这里倒是发挥了他的作用,在几位元婴修士各位好说话的氛围下,大吹特吹,他还是很理智的,虽然飘飘然,但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依然一个字儿都是没有吐露。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元婴修士的脸都是有点僵硬了,还是没有从他这里掏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有一点确定了,他们这次进入遗址世界,没有什么明确目的,也不是什么阴谋,看样子是机缘巧合,虽然不可能人家说什么都相信,但是八方游云斋的人脸色还是好看了不少。

    只要不是敌人,总有一天,是可以做朋友的。

    这个世界上,只要利益驱使,就算是仇恨都是可以化解,还别说他们这样子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了。

    对上血红之手也完全是因为某不长眼的血红之手的修士,拿出了以往张扬跋扈的态度惹到了他们,所以才给血红之手招来灭顶之灾。

    啧啧,要是血杀和血冥知道事实真相,大概会死不瞑目?

    所以说,手下的人不聪明不要紧,但是绝对不可以找死,还为宗门带来祸患!

    这么想着,室内的其他八方游云斋的修士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全部都是默默抖了抖。

    这出门在外的,还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说不准哪一天就是倒大霉了。

    “不知道几位接下来是个什么打算?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八方游云斋自然是欢迎各位做客的,这里还有着不少的厢房,各位随意住下,有什么要求都是可以提出,我们一定会尽力满足!”

    千媚娇笑说道。

    她是元婴修士里面最能屈能伸的一个。

    主要是七夜不开口,其他的就算是天骄,也不过是后生晚辈,要堂堂元婴修士这么折节下交,其他的人都是抹不开这个面子。

    别忘了这里还有着不少八方游云斋的自己人。

    千媚则不同。

    她是个烟视媚行风情万种的女人,向来对于元婴修士的尊崇身份都是放在女人这个名词后面的。

    她喜欢双修,实力也是极为强悍,虽然私生活的作风几乎可以说一声放荡了,但是对于八方游云斋来说,乃是一枚忠心耿耿的好棋子。

    在宗门内也是混得开,人脉广,人缘极好。

    当然,有多少是因为和她有过那么一段露水姻缘所以卖她面子,就说不准了......

    一个女人开口,怎么也比他们来拉拢更好。

    宁清秋听到这话便是挑了挑眉,心里转了转,便是朝着七夜点点头。

    修长的大掌拍了拍她的头,宠溺极了,像是她说什么他都会应。

    宁清秋心里裂开了一道缝,就像是被软软的捏了一下,颤动不已。

    双靥绯红,眼眸带水。

    七夜神色柔和。

    说实话,她挺喜欢这个地方的,但是这不是她答应住下来的主要原因。

    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打入内部的机会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眼前,怎么可以不抓住这个机会?

    向来都是有把不稳定的因素或者是潜在危险的因素放在眼皮子底下的惯例,自己看着才好应对,当然,这样的情况向来是属于有着绝对自信的强势一方。

    相信自己可以随机应变的处理。

    八方游云斋的人虽然对他们以礼相待,但是该有的骄傲防备一样不少。

    宁清秋却是丁点儿不怕。

    请神容易送神难,若是对方知道他们一行人的真实身份,估计送人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大言不惭的留下他们?

    那简直是怀里面呢揣了个炸弹还不自知。

    烫手山芋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自己一不小心就是要受伤的。

    她唇角扬起,梨涡盛开,甜如蜜,柔如水。

    “好啊,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们就叨扰了。”

    见宁清秋答应下来,八方游云斋的人这下彻底放心。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