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仙缘
    抚琴自然不是说这个领路人多么厉害,她深深知道这一行人实力不可以常理揣度,在场的金丹期修士就数他们最厉害,甚至是到底是不是金丹修士都还是个谜。

    所以就算是出身圣地的精英弟子,在他们的面前那也是骄傲不起来的,对于修士来说,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所以她提起金丹前三不是为了替自己的师兄吹嘘,而只是告诉他们,这加了这么一个人绝对不会拖后腿就是。

    宁清秋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抚琴果然是交际一把好手,除了棱角还不够圆润,已经是得了她的千媚师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真传。

    话不说完,说一半留一半,自己去领悟......

    高手啊。

    宁清秋学不会这一套,也不怎么喜欢这一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听不懂看不明白。

    现代信息爆炸时代,就是个小白,都是明白说话的艺术。

    好歹也是九年义务教育加上高等教育荼毒......不是,是培养的素质人才,宁姑娘领会了她的意思,目光投过去,那位师兄朝着她微微一笑。

    她心中顿了顿。

    “当然。”

    简明扼要,算是结束了和抚琴之间的对话。

    目光一触即离,飞快的把视线从那位善意满满的师兄身上收了回来。

    实在是......有点承受不住。

    倒不是那位长得多么帅酷美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实在是经过了七夜陆长生等一系列蓝颜祸水的熏陶,宁姑娘的眼光已经养刁了,甚至是拔高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对方的那张脸......

    实在是有碍观瞻啊,倒不是她以貌取人,可对方要是长得平凡还好,宁清秋向来相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压根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去歧视伤害一个人。

    但是这三角眼,大鼻梁,歪嘴,关键是笑起来即便是带着善意,却是硬生生的扭曲成了狰狞,那叫一个猥琐,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

    特别是头顶还是个亮得闪瞎人眼的大光头......要不是仔细看了看上面没有顶着六个烟疤,她还以为这是哪一位看破红尘的出家人呢!

    她心生绝望的想着,八方游云斋这也太不挑了吧。

    修士对于自身的容貌那是可以进行微调的,有秘术技法的甚至是可以完全的改变自己的骨骼容貌,男修即便是没有女人那么注重自己的一张脸,但是也不至于到了这么不讲究的地步。

    他修炼到了金丹期,都是没有想过动一动自己那张脸?

    宁清秋看了他一眼,压根不想再看第二眼。

    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厌恶感,也不知道怎么来的。

    但是那个人好像是根本察觉不到别人对他的厌恶,依然笑着,虽然笑得很难看就是了。

    苏红衣向来是不会给人留任何面子的,只是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就足够把人贬低到尘埃里面:“恶心。”

    他没有刻意放大声量,也没有故意压制,就是平常说话的语调。

    宁清秋蹙起了眉,不动声色的打量周围人的表情。

    苏红衣这么说话,虽然符合他的一贯风格,任何人都是看不上,王之蔑视简直是群发,她倒是奇怪......作为同门,怎么这些人都是这么混不在意甚至是有那么点认同的意思?

    要知道,即便是对方长得确实是不堪入目,但是审美不同或者是有怪癖的修士,愿意顶着这么一张脸也是他们的自由,旁人没什么可指摘的——即便是不理解对方的做法。

    但那是别人的人生,其他的人没资格做决定。

    能够进入八方游云斋还是精英弟子,在金丹期中都是佼佼者,那么对方年纪看着也不算是太大,应该和他们是一辈人,那么天资必然也是极为出众,甚至是超过了抚琴,这样的人物,即便是长得丑,哪个修士又会轻视他?

    在九州,评判一个人,影响周围人对他观感的最重要的因素也是最有决定性的因素,除了实力之外再无其他。

    所以这些八方游云斋的修士的表现,未免不太对劲儿。

    怎么看,都是有股漫不经心的看不上的感觉。

    甚至是抚琴,都是眉目间流露一丝厌烦,很快的,她掩盖下去。

    宁清秋一瞬间便是福至心灵。

    这个所谓的师兄,一定有古怪。

    但是抚琴他们不可能设计他们,八方游云斋也没有这么不理智在合作的当口玩什么内讧,所以安排这么个丑鬼给他们,必定是有着促进合作的用意。

    那么对方的实力和能力用不着怀疑。

    这就说明了一点,这一位有实力有能力的弟子,在八方游云斋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底层人士,被所有的人压榨那种。

    即便是实力不如他的人,也是看不起他。

    宁清秋燃起了一丝兴趣。

    这显然是和九州一贯奉行的实力准则相悖,宁清秋对于深层次的原因,有点好奇心。

    没有继续和抚琴多说什么,他们便是和这个胡长贵一起离开了。

    哦,胡长贵就是那位师兄的名字。

    为了加深了解和自己心里那点探索**,宁清秋一路上问了些问题,也是为了尽快的消除两边的陌生感,毕竟接下来的路需要一起走,多了解一点对方的性格和来历,没什么坏处。

    对方人还是很坦诚的,堪称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是不知道里面有多少真多少假。

    宁清秋也是听过就算,心里面自然有个章程。

    据对方所言,他胡长贵这个乡土气息浓重的名字,乃是村里唯一一个有文化识字的教书先生给取的,他自小便是一人吃百家饭长大,无父无母,孤苦伶仃,教书先生见他可怜,长到十一二岁都是无名无姓,干脆让他从自己的姓,取了个长贵的名字。

    接下来就是他人生转折到来,两个修士火拼,殃及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毁了个彻底,他倒是上山去了运气好捡回一条命,然后仙缘天降,他根骨极佳,就入了八方游云斋,顺顺当当的就修炼到了金丹期,也算是飞黄腾达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