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认可
    林惊风略微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们来到九州武道会本就是打算和宁清秋再次会面的,但是怎么也没想到重逢竟然如此之快。

    她第一时间联系了他和花英。

    对于当初的事,宁清秋也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她是被构陷罚入后山,然后与荒兽搏斗之后掉入地底暗河,不知道是触发了什么机关装置,还是说青云宗后山禁地地底埋葬着什么远古传送阵之类的,她就直接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传送到了横断山脉附近,醒过来的时候就到了百花城那边......

    这说起来简直是和话本小说一样的曲折离奇,乍听只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细细想来,好像又是合理的解释。

    其实宁清秋也没有说谎,这想要隐瞒他人最合适的方法并不是全然造假,而是七分真剩下的三分假,这样才算是天衣无缝,一般来说,是察觉不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的。

    至少她成功的让林惊风和花英相信了她。

    宁清秋心里暗自道了一声抱歉,不是她刻意骗他们,作为朋友她可以付出信任,但是有的时候,真相并不一定更能让人接受,她没忘记,林惊风和花英还是青云这一代最注重的弟子,曾经有一个边凛如今已经是成了亲青云宗上下的禁忌了,连提起他都是不屑。

    而林惊风和花英也不负青云宗的栽培,实力强悍不说,对于宗门那也是忠心耿耿,她不可能在事情没有明朗的状况下把一切都告诉他们,对于他们来说,这也不一定是好事儿,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带着她,直接找上了掌门。

    宁清秋自然又重复了一遍说辞,将自己宁家人的身份也是说了出来,是怎么参加考核的,如何进入青云宗以及当初在山门被郑芸陷害的事都是一一讲了出来。

    她平铺直叙,说完便是不多为自己辩解,等待掌门人作出判断。

    凭借宁清秋从各个渠道得来的情报来看,青云掌门或许不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但是如今的青云宗几乎是被逼上了梁山,必须要在九州武道会上奋力一搏,不然的话,就会败落了。

    所以她相信,对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再怎么说,她除了明净琉璃火的事没有交代,其实说的全部都是真话,为青云宗在九州武道会上去争一争,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宁清秋还刻意的注意了一下在座的修士的神情,特别是在提到后山这一段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难不成明净琉璃火的存在,青云宗上下当真是没有任何人知道?

    也有可能是他们掩藏得好,表情神态没有任何的异常,宁清秋决定还是继续观察看看。

    林惊风直接站出来出言道:“掌门请听我一言。我与花英之前偶然结识了宁师妹,当时还未互通名姓也不知对方身份,但是合同协作乃是知己之交朋友之谊,宁师妹的品行我可以以个人名誉进行担保。”

    “当初的事并非宁师妹的过错,说到底她当时不过是一个初初入门甚至是还在炼体期甚至是都没有正式的踏上修仙之路的外门弟子,若不是有传送阵这样的偶然状况,她当时又怎么离开得了青云宗?由此可见,她所言属实,还望掌门以及各位长老三思而行。”

    他说得极为诚恳,年轻俊朗的脸上一片赤诚。

    宁清秋暗暗感动。

    她没有想到林惊风竟然为她做到了这个份儿上。

    既然你如此信任于我,我宁清秋也不是小人,自然不会做什么让你失望的事儿!

    青云掌门神色莫名深沉了些,深深地看了一眼林惊风。

    他的忠诚和天赋,他都是认可的。

    当初那个叛徒还在的时候,林惊风与他可是一时瑜亮,并称双骄,后来边凛叛宗堕魔,又是林惊风力挽狂澜,在青云宗扶持小辈,在外斩杀无生道余孽,与其他的名门正派精英弟子比武,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挽回青云声誉。

    经此一役,林惊风已然是收服了青云上下的人心,长辈看重他,同辈服从他,师弟师妹敬仰他,是青云宗下一任掌门人的无可争议的人选。

    他都是为宁清秋做了背书,可见这个小姑娘应该是没有什么坏心思的。

    且观宁清秋言行,也算是磊落,该说的都说了,他们青云宗虽然传承历史悠久,但是对于后山禁地这个当初创宗宗主划下的地方,还不能说全然掌控,哪里常人不允许踏足,即便是有修士前去也是被罚反省,哪里知道地下暗河到底是有没有传送阵。

    青云掌门沉吟了一下,便是问道:“你当初既然说离开青云的时候没有什么意识那么我也不追究当时的详细情节,一切等到回了宗门我会派人去详细的检查一下后山禁地。只是......你后来怎么不回宗门?”

    宁清秋心中坦荡自然不会惧怕他的提问。

    “还望掌门容禀。当时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体期,醒过来的时候远离宗门千万里之遥,想要活下来都是甚为艰难,在外行走也是不敢随意提及宗门,生怕堕了宗门的声名,好在一路上遇到了三五个好友,一路扶持,加上有几次机缘,便是修炼到了金丹期,宗门出事的时候我也想要会济州,但是想想与其浪费在赶路上等我回去也无法力挽狂澜,不如就在幽州多杀几个无生道的余孽,也算是全了我对宗门的一片心意。”

    “此次我回来,也是想要参加九州武道会,代表宗门出战,若是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便是了无遗憾了。”

    宁清秋这话说得着实是没有毛病。

    好几个长老已经是露出了满意之色。

    说实话,她的话也是事实,当时但凡是她运气差点甚至是天资不好,这个时候早就是成了白骨一堆,所以当时要求人回宗,那就是强人所难。

    远离宗门,在外便宜行事,也不是什么错处。

    现在人都回来了,还要代表宗门参展,这就是天大的好事儿!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