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修罗场?
    历史总是重演。

    惊人的相似。

    不过就是类似的戏码反复出现,就是出场的人物略有不同罢了。

    只是宁清秋还是有些啼笑皆非。

    当初那个裂天剑派和青雀也是这么针锋相对,她当时就是个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这一次却是角色互换,成为被围观的对象了。

    算了,对方想要娱乐大众她不予置评,不过是不会把自己给牵扯进去的。

    就不奉陪了。

    “我到底是给不给得起价,轮不到你来怀疑,自有八方游云斋认定我的资格,你这么说,是对圣地不满?”

    宁清秋一开口就是给人扣了个大帽子,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先把罪名给人按上,瞬间就是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立马把人堵得哑口无言。

    宁清秋喊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价格,所以局面已然是成了定势。

    隔壁包厢乃是青州水月阁的少阁主,虽然宗门内没有化神修士坐镇,无法执掌一方,但是也是青州赫赫有名的大势力,且岁月阁主乃是元婴期大修士中有数的存在,风云榜上前三十席位,便有她一席之地。

    作为这一位的独生女,娇生惯养众星捧月已然不足以形容宋玉姿了。

    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人敢和她别苗头,但是入了这神京城,进了这个神光拍卖会,竟然吃了这么一个大亏,简直是气得五内俱焚,头皮都是快炸了。

    但是也没有奈何宁清秋的办法。

    她再怎么任性和高傲,也是知道这里由不得自己撒野,神光拍卖场后面站着的可是八方游云斋,不论是这个圣地在天下人的眼中有多少值得批判的地方,至少当面没有人敢轻易冒犯。

    宋玉姿不是脑残,她只是高傲了点,但是欺软怕硬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再说了,能够一口开出这样的价码,已然是说明了宁清秋身份的不凡,所以她也不敢放什么狠话,若是被人当了真,且又做不到的话,九州武道会上便是颜面尽失。

    宋玉姿冷哼一声:“姑娘好大的气魄,就是不知道这么肆意挥霍灵石,会不会让家族宗门心疼,这小五色宝扇远不到二十颗蓝色灵石晶母的价值,你若是这么想要便是拿去吧。”

    “青州水月阁宋玉姿,希望在九州武道会上与你的小五色宝扇会上一会!”

    说完便是拂袖而去。

    穿过他们房间门口的时候冷冷的瞥来一眼,显然表现了这位少阁主的内心并没有她嘴里说的这么云淡风轻,恶狠狠的紧。

    宁清秋看了看,赞叹了一句:“倒是个美人儿,生气起来也不会面目狰狞惹人生厌。”

    青州水月阁嘛......

    听说这个宗门尤其擅长水属性灵法,水月阁主一手水袖影舞简直是威慑群雄,乃是群攻战技中一等一的顶尖灵法,不知道这位少阁主得了几分真传?

    “清秋你别这么不上心,人家这是在跟你宣战呢,说白了,就是要九州武道会上见真章,不和你在拍卖会上争这一口气。”

    明远似笑非笑,摆明了看热闹。

    宋玉姿虽然实力不弱,家传功法灵法也是不可小觑,但是宁清秋显然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对象,若是小看了她,便是要小心自己被崩掉一口牙。

    台上媚情已然是三次喊价,她便是成功的拍下了小五色宝扇。

    毕竟唯一的竞争对手宋玉姿已然是拂袖而去,剩下的只有把价格提升到一个不可理喻的地步的宁清秋了,所以媚情最后三次喊价的时候语速极快,生怕她反悔。

    要知道,二十颗蓝色灵石晶母,代表了多少白花花金闪闪的灵石?她作为拍卖主持,自然是可以抽成,对她来说,这样白拿的钱财,哪里有不喜欢的?

    不过这姑娘到底是做什么的?有这么多的灵石,都是可以重新收集材料请一位炼器宗师给再炼一柄宝扇了,不是财大气粗可以形容的,仔细一点描述——大概就是败家子吧。

    富贵乡养出来的,初来乍到行走江湖,果然是不懂这人心险恶世间疾苦吧。

    就算是太阴女,也是有些嫉妒了。

    身具太阴血脉,修炼一日千里,宗门看重,男修追捧,她要咬咬牙,也拿得出不少的好东西,但是二十颗蓝色灵石晶母就只买一柄小五色宝扇......这样的不划算的举动,只为了争一口气,当真是做不出来的。

    宁清秋不在意旁人怎么说,她喜滋滋的交付了灵石,接过了小五色宝扇。

    心头好在前,灵石便是无所谓了。

    她赚这么多,很少花,有机会豪爽一把,也是无伤大雅。

    在近处看小五色宝扇,更是觉得美轮美奂,极致惊艳,当真是做到了外在和内在的完美融合。

    她把小五色宝扇放回宝盒内,朝着桌子对面一推。

    陆长生倏然抬眼,直直的注视她。

    不只是他,包厢内几个男人同时都是没了声音,聚焦在了桌面上。

    她继续往前推了推宝盒,笑着说道:“这柄小五色宝扇送给你,你炼丹之时得以用上。”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各异。

    几乎没有人敢去看七夜的表情,生怕他当场发飙。

    七夜的脸色确实是冷淡了下来。

    但是他没有发作,只是安静的看着,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给我的?”

    陆长生轻声问道,像是摸不清她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她那么不顾一切的要买下这个东西,和以往的性子截然不同,竟然是为了买来送给他?

    宁清秋依然是云淡风轻,没有在意明远快要抽筋的使眼色的神情,无视了七夜风雨欲来的表情,也没看到陆长生近乎是受宠若惊的神色似的,自顾自的说着话。

    “你救我性命,为我治疾,还赠我丹药,一直以来都是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如今送个礼物感谢你的恩情,也算是应有之意,希望你不要嫌弃礼物不好,等我以后有机会,定然会报答你的,这个,就算是付药钱吧,你可别拒绝。再说了,这东西拍下来也是七夜付的灵石,我自己倒是没有尽心尽力,你也别怪我小气啊。”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