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四章 抓现行,坦白
    第一轮出线赛结束之后,整个神京城彻底的沸腾。

    大家都是你来我往激烈讨论着各个大州的战况,出线的各个天才修士,哪一场惊艳的战斗、厉害的法宝、神妙的功法秘技......

    整个神京城都像是煮沸了的开水,翻腾不休,热度持续走高。

    宁清秋随着青云众人回到了驻地,晚上则是庆功宴会,她喝了几杯就是自称酒量不行体力不支的先行隐遁休息去了,也没有人拦着她。

    修士的酒量那还真的差不了,若是特殊酿造的烈酒自然是喝不了多少,但是清酒这一类的那还真是想喝多少都行,和白开水似的,所以宁清秋酒量不行就是个借口。

    且旁的人不知道,沈柔还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个小酒坛子?平日里自己喝都是来不及,今日倒是喝了两杯就上头了?不过是借口敷衍罢了。

    只是宁清秋乃是大功臣,大家自然由她去了,且来青云祝贺的大大小小的势力也很多,不少的人碍着情分自然不可推掉,这个时候的青云需要的就是这样万众瞩目的待遇,越多的人重视越好,即便是面子情谊。

    当然,真正有头脸的还在观望,待价而沽,第一轮出线虽然值得肯定,但是大家最关注的还是最后的潜龙榜是否可以占得一席之地,只有取得了最后的榜上留名,才会被真正的重视起来。

    不过,宁清秋还有林惊风他们开了个好头,所以青云众志成城,人人脸上都是带上了笑,可谓是扬眉吐气,一扫之前的郁闷。

    所以青云掌门在她走了过场之后,还和蔼可亲的让她好好休息,为之后的战斗休养生息准备,便是爽快的放人了。

    他当然满意,这样的场合,宁清秋该露的脸都露了,又是急流勇退,接下来的重心,放在林惊风身上才是最好的,他虽然暂时被宁清秋掩盖了光芒,但是作为济州三个出线的修士,自然也是被大力夸赞追捧的,好在他心性坚定,倒是不至于扰乱心神。

    沈柔在后门口拉住了她,面上似笑非笑:“清秋......这么晚往哪儿跑啊?你不是身体不适醉酒了吗,怎么这个时候还要偷溜出去啊?”

    “难不成......是和哪个野男人幽会?”

    她眼里冒着精光,一脸调侃。

    宁清秋哭笑不得。

    白日里才打趣了沈柔和林惊风,虽然她是为了她好,但是这么快便是被抓着反将一军,当真是......

    不过——

    这幽会还真的是挺贴切啊,她确实是见男人没错,但是这话怎么就是这么不中听呢?

    “沈柔啊,”她一语三叹,“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么的睚眦必报啊?”

    本来就是打算偷偷溜出去去危楼,明远还好说,放养七夜一天,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做什么,心里有些不得劲儿......当然,她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想他了,恩,没错,她只是担心没人看着约束,七夜会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虽然即便是有事发生,倒霉的也是别人而绝不是他。

    今日取得了胜利,还彻底的挫败了宁心莲那个女人,表面上宁清秋看着无比淡然,视名利如无物,宠辱不惊,一派高手风度。

    实际上,她心里其实是极其畅快的,倒不是为了什么九州扬名天下仰慕,她只是高兴自己到底是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太极阴阳剑也是灵机一动创造出来的剑招,没想到用出来的时候却是浑然天成一般,宁清秋这个时候很想要找个人分享一下这种喜悦,当然,这样的可以分享的人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有这个资格,而七夜无疑是最合适的一个。

    她揉了揉眉心,变换了一下表情。

    杏眸水润,眨巴几下,很是无辜:“好好好,我坦白,我交代,没错,我确实是去找男人,不过你用错了形容。”

    “啊?”

    沈柔愣了愣,没想到会从宁清秋嘴里吐出这样一句话,她不过是打趣罢了,哪里想到......

    只是,什么用错形容?

    “咳咳,人家可不是野男人,我们可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今日我出线,宗门朋友齐聚,就还差和他庆祝一番了,所以......并不是我见色忘友啊,这一点我可不认!”

    沈柔傻愣愣的,还回不过神来。

    宁清秋这可谓是扔了个重磅炸弹,怎么也没想到,小姐妹动作如此快捷,失踪一段时间之后不只是修为像是造假似的连跳三级成了万人敬仰的天才修士金丹高手,竟然......连男人都是找到了?

    宁姑娘身体力行的见证了一个人生赢家的人生。

    沈柔讷讷无言,半晌。

    “......是什么人?姓甚名谁、何门何派、家住哪儿、为人如何?这些,清秋你是不是该老实一点一一给我交代?恩?”

    沈柔这个时候简直是女王气场全开,宁清秋觉得自己简直是化身了可怜的小白兔,面对着龇牙咧嘴的大灰狼瑟瑟发抖......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伸出手做出讨饶状。

    “好好好,我会坦白交代的,但是现在你看着时间场合都是不合适......要不这样,我先去见他,正好和他说说这件事,之后带着他亲自来见你怎么样?”

    “沈柔你放心,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只有我骗人没有别人骗我,只有我欺负人不会让人欺负我绝对不吃亏的性格,且我从青云宗刚刚流落在外的时候实力低微,他多次救我帮我,我们的感情乃是水到渠成。所以你的担忧可以暂时放一放,等到你见到他之后,详细情况再和你说,你看怎么样?”

    她保证道,顺便给七夜说尽了好话。

    怎么也是要在他面前邀功的,当然,之后能不能让她的闺蜜认可就是七夜自己的事儿了,她无能为力,虽然那个男人骄傲自我蛮横霸道,大概是根本不会在意沈柔怎么想,反对还是支持对他而言大概都是一样的?

    沈柔听她都这么说了,也就只能是放人了,叹了口气,语重心长:“我不能干涉你的感情和选择,你记得照顾好自己,抽空的时候,让我和你的那位见个面吧,无论如何......我还是信任你的眼光的。不过要亲眼见过才能判断。”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