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 孤独的行者
    但是即便是白日做梦,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中,沧海都是化为桑田,日月轮转,休命剑依然一代代的传承下来,至今仍未放弃。

    执着至今,已然偏执,坚定不移到了这样的地步,你可以说他们走火入魔,却是没有资格指摘他们这样的行为。

    人和人,终究不同。

    没有人可以有资格批判别人的选择和人生,只不过是认不认同罢了。

    再说了,人休命传人呕心沥血不要命,但是也没有碍着谁啊,若是补全了枯荣剑典,对于整个人族和云荒九州来说都是件惊天动地的大好事,所以真要说的话,思想觉悟多高啊!

    比起什么人族叛徒来说,休命传人简直是个个身上都是圣光闪耀纯洁无比了,至少人家大方向上绝不会错就是了。

    她想起对着那个休命传人的惊鸿一瞥,对方两鬓微微泛白,看起来年少深沉,端正肃穆冷厉无情,她还笑言一句少年白头很有个性,哪里料到......这里面是多少岁月无情的叹息?

    修炼到金丹期便是两鬓斑白,那要是进阶元婴甚至是走到化神期,还不得把大半条命全部都是搭进去?

    她实在是理解不了休命传人对于枯荣剑典的执着。

    但是不妨碍她对于这样的人感到尊敬。

    豁出性命对于任何人甚至是任何智慧生物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活得越久能力越强的越是不甘心自己不能够长生久视,对于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休命一脉,宁清秋已然是心生敬意。

    对于剑道的执着,看来她还差得远啊。

    当然,也不一定要像是休命剑那么偏执,对于宁清秋来说,若是她的话,丢失了枯荣剑典,而休命剑法又有这么大的缺陷,还不如另外找一条道路,前人能够创造出枯荣剑典,那么后人也可以另寻他途。

    不过想要超出甚至是媲美枯荣剑典那就压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难度大概比得上白日飞升了。

    不然代代休命传人这么不要命,就连休命剑本身的缺憾都是弥补不了,据说至今最高休命七七四十九剑——转脉轮回剑,这一式剑法至今没有哪一任休命传人修炼成功,更不要说更高深的枯荣剑典了。

    不然,亿万年来无数人杰妖孽,怎么就没有一个能够创造出更加惊才绝艳媲美上古四大绝顶杀法的功法招数来?

    当初辉煌时代,才是人族最鼎盛荣耀的时期,他们如今想要追上那个时代的步伐,终究是欠缺了底蕴和时间。

    宇宙生灭,星辰陨落,人族终究是渺小了些,亿万年的时光,对于修士而言便是几个纪元的更改,但是对于整个天地来说,时间某些时候是失去了意义的。

    宁清秋想着,要是自己有朝一日完善剑法,也不期望能够达到枯荣剑典这样的人族瑰宝的程度吧,但是若是胜了休命剑还是可以展望一下的,至少她的剑法没有那么恐怖的缺陷,只要是有时间,慢慢推演,相信总会一日日强大起来的,世事难料,谁又敢断定她真的没有办法走到那一步?

    她吃吃的笑了,对于自己勾画的未来满意无比,恩,自己偷着乐就行,这些心思不足为外人道,不然她大概会比休命传人妄想补足枯荣剑典更加可笑也说不定?

    馥郁的龙涎香夹着淡淡的沉檀包裹住了她。

    七夜下颌抵在她的头顶,轻声问道:“想什么这么高兴?对了,祝贺你,又一次取得胜利。”

    宁清秋暗暗翻了个白眼,这人不请自来还动手动脚的,当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若是换个胆子小的,这个时候还不得喊救命啊!

    不过星辰阁中,住着好好几个六阶宗门,防护力量简直是空前绝后,也就比起圣地防护略微差上一筹,但是七夜还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实力当真是恐怖,若是她哪天到了这个地步,真是死了也值得了!

    化神修士啊,多么值得尊敬的存在,但是现在到了七夜这里,也就是个梁上君子偷香窃玉的程度了,当真是让化神修士面上无光,给悬空山和日月神宗抹黑啊!

    不过嘛......看在这人是来给她说好话的,简简单单一句祝贺恭喜就是让人满心舒坦,宁清秋也是决定不斤斤计较了,拍了拍他揽着她的手臂点头道:“好了,多谢你的祝贺,不过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这有门不走天天翻窗,是个什么诡异爱好?”

    七夜见她拿话堵他,也不生气,长眉一挑。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先出去,从大门口进来找你?”

    宁清秋赶紧把人拉住,不敢继续作死了,这要是真让他这么大摇大摆出去再大张旗鼓的来找她.......想想都是可怕,大概是流言蜚语都是要传遍整个神京城了,继而全天下估计都是要知道这个青云宁清秋夜会野男人的惊天绯闻了。

    那可不行!

    这倒不是宁清秋杞人忧天把自己看得太重,完全是因为作为金丹期前二十五位顺利进阶的选手,还真不能把自己当成是个路人甲,她现在的知名度,已经高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要说在修士这里也算是家喻户晓了。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啊,别动不动就撂挑子甩脸子啊。”她苦着一张小脸,赶紧的把人衣袖抓得紧紧地,生怕让人脱离视线做出什么难以预料的事儿。

    七夜不说话,黑漆漆的眸子看着她,深邃难测,看得宁清秋都是浑身不自在起来,然后她便是看到人眼波一荡一荡的泛起柔和的涟漪波光,总算知道这人就是促侠拿她逗趣。

    倒没生气,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七夜向来我行我素,还好这一次只是说着玩玩儿的,真要犯轴,她还真怕自己压不住他。

    “那个休命剑,明远已经是跟你说了来龙去脉了吧?”

    “恩......一群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的疯子。孤独的在自己的道路上面前行,不管自身的消亡也不在乎他人的评价和眼光。”

    “孤独的行者。”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