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七夜的套路向来很深
    虽然开始没注意,但是仔细想一想,这个疑点就是很明显了。

    以七夜的性子,便是宁清秋要求,他也会用一种旁人注意不到的方式围绕在她的身边。

    而七夜还当真是没有出现在她附近,这就奇了怪了。

    所以说啊,若是没有什么瞒着她,七夜完全不会这么消停的。

    不过开始宁清秋只是打算诈一诈他而已,没想到......看他这模样,当真是有事瞒着?

    宁清秋小脾气又来了。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立刻,形势倒转,兴师问罪的人立马换了立场。

    七夜有那么些哭笑不得。

    这丫头,还当真让一般人招架不了啊。

    “我能有什么事儿故意瞒着你?”七夜自认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对宁清秋更是掏心挖肺的,只有对她好的,“不过是顺着你的意躲得远远地,顺便找悬空山和日月神宗派来的人商量了一下有关于魔族封印的事儿。”

    “你也知道,悬空山和日月神宗,包括其他的一些圣地,或多或少的都是有着封印界限的存在,他们负责看守魔族通往人间的封印通道,魔族对于人族虎视眈眈,比起费尽力气在九州其他地方打通一个通道来说,还是在原有通道上破除封印比较快捷。”

    “上次魔尊附身边凛的事儿,我至今还是心有余悸。虽然在你身上彻彻底底的检查过好几遍,但是我仍然不放心,这些魔族手段诡秘行事阴险,我还是要小心一些,这几天就是在安排这档子事儿,不和你说不过是觉得没有必要,且让你安心比赛不用想这些事罢了,哪里又是故意瞒着你?你若是想要知道,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总行了吧?”

    宁清秋小脸通红一片,这怎么一个尴尬能够形容得了?

    被七夜这么一说,虽然字字句句是在为她考虑,一句指责都是没有,但是对比起她刚才兴师问罪咄咄逼人的样子,这么一对比当真是让人无地自容啊。

    搞了半天,人家为她殚精竭虑,还有承受莫须有的指责......啧啧,若是她不是另一个当事人,这个时候也是要跳出来为他仗义执言了。

    还不如批评她几句来得痛快呢。

    呜呜呜,好丢脸。

    不过......当真很感动就是了。

    七夜对她的好,是无微不至的,想她所想,虑她所虑,比她本人都是跟注重自己的一切,得到这样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若是再挑剔,那就是真的惹人恨了。

    宁清秋从来是个容易满足的姑娘,她刚才只是......咳咳,想要转移话题罢了,结果没想到一下就把自己给坑进去了,还是爬都爬不出来的那种。

    “你当真是费心了,不过魔族碍于封印,不过也就是趁机搞点小动作,我才不怕他们,你也不要太过担忧了。”

    七夜若是忧思过重,倒是真的是她的过错了。

    七夜见她关心的眼神,倒像是三伏天喝了一碗冰凉泉水,浑身上下都是舒坦,不过嘛,该追究的还是要追究的。

    她问完了,接下来也该轮到他了吧?

    “......不说这个了,说来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什么?你问吧。”

    她倒是坦荡。

    完全没有注意到人诡谲眸光。

    “你黑玉断续灵膏哪来的?还有,看来你对于那个休命传人的观感不错啊,又是送药又是鼓励的,倒还真是惺惺相惜了?”

    宁清秋瞬间僵硬了。

    犯规啊。

    这哪里是一个问题?这绝对是两个问题啊!

    而且,完全的明知故问。

    但是,这还真的不好回答,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七夜抓住破绽趁机发作,他对她好是好,但是某些时候就是太小心眼儿了,宁清秋不得不防啊。

    这要是一个回答不好,宁清秋就可以预料自己的结局了。

    “黑玉断续灵膏是我从陆长生那里换来的,用了几株奇花灵草,专门为九州武道会准备的。”她字斟句酌,不想碰他雷点,“至于说乞年......休命一脉传承至今,我倒是真的佩服,所以赠一瓶药倒是没什么,同为剑修,我是欣赏的,但是惺惺相惜倒是不至于......”

    “乞年?”

    七夜只是慢吞吞的重复了这两个字,那表情就是在说,就这么一场下来,就连名字都是可以这么顺溜的说了?

    宁清秋头疼不已,对于七夜这么咬字嚼句的,很是没有接招的办法。

    这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对于一个同级别的性格不错的对手,说一声名字怎么了?啊!

    可惜她也就敢在心里面咆哮两句。

    “反正九州武道会之后大概连面都见不着了,你就不要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了,我就是敬佩休命一脉代代传承即便是不要命也要追求信仰那股子劲儿才多关注了他两分,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七夜把她的头发别在而后,笑而不语,他不过是借题发挥,就是想要在宁清秋心里面潜移默化一个概念,让她对于这些男人们能避则避,即便是有所来往,也是要注意分寸,总而言之,习惯成自然,为了避免麻烦,自然会对某些人敬而远之......

    这个乞年倒是不足为惧,七夜也不是看着任何一个人都是像情敌,那就太走火入魔了,她对他的感情七夜自然是相信的,不过就是占有欲作祟罢了。

    好在,她很配合。

    所以,他们才是天生一对嘛。

    “择日不如撞日。你今日胜了休命剑,青云宗必然会借机再次开庆功宴,之前说要我和你朋友碰面,恰是时机。”

    “且你今日这一胜,名声大噪不说,实力也是有目共睹,无论是谁都是说不出什么酸话来了,当然,其他的参赛选手想必是对你的警惕更上一层楼,之后必然会极尽能事的针对你,你自己也要注意。决不可掉以轻心。”

    语重心长,殷切嘱咐。

    宁清秋自然知道他是为她好,忙不迭的点头,心里面却是一团乱麻,沈柔要和七夜碰面了?啊啊啊,到时候该怎么介绍啊?

    她为什么觉得这么紧张?话说该紧张的人难道不是七夜吗?见亲友团的人可是他啊!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