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二章 半决赛
    一直以来,宁姑娘还是挺骄傲自己的真气总量的,在金丹期同级别怎么也能一打十......

    但是和台上两位比起来,这个一直以来的长处和优势,瞬间就被比成了短板,倒是真的让人挺尴尬,有那么些不舒坦。

    就算是宁清秋向来是个乐观主义,惯会安慰自己的人,这个时候也是有点脸上发烫。

    总而言之,在突破元婴期之前,看来自己还有一段路要走,将所有的短板都是补上来,然后才考虑晋升。

    她虽然不是个完美主义者,但是能够让自己更好,为未来打下更好基础的事,都是会去做。

    因为她现在还有努力的机会,所以宁清秋不想让以后的自己后悔。

    根据木桶原理,最短的那一块板就决定了你的上限,那么宁清秋自然希望自己查漏补缺。

    当然,这一次比赛,她可没有打算就在这里认输了。

    她的剑道,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道。

    所以她要继续走。

    她的推断没有错,小怪物不愧其名,就算是梵天小和尚用了多门雷音寺绝技,还是没有伤到对方半根毫毛,脸不红气不喘,简直是让人绝望。

    难怪会有人给她小怪物这个名号。

    名副其实,盛名之下无虚士。

    更何况是曾经的潜龙榜第一,若是她和术鹰不拼命,这个曾经的名头就是要被再次按在了这位悬空山出来的惊世妖孽身上了。

    最后,台上的战况终结于紫衣小姑娘的一击轰天炮,说白了也很简单,就是把所有的真气聚集一点骤然爆发,招式间接,效果却是简单粗暴,且太直观不过。

    只一秒,就是在接触的瞬间彻底的轰碎了金钟九灵罩,金光已经是非常的黯淡了,因为长时间的打斗,这个罩门持续到现在已然是耗费了梵天小和尚太多的灵气,忽明忽暗都是快供应不足了。

    但是也侧面说明了这一击的冲击力度何等之大,余波扩散到保护屏障上面的时候,就算是元婴期级别的力量都是轰不破的屏障上面就产生了一圈圈的波澜涟漪,就像是下一刻便是要破碎。

    但是防护阵法果然是厉害非凡,战台周围的灵石母晶忽闪了几下,到底是稳住了屏障。

    梵天小和尚作为直接承受方,自然不可能全须全尾的下台,全身袈裟僧衣破碎不堪,裸露的肌肤处处皲裂血迹斑驳,嘴唇中大口喷血,眉目中佛光都是黯淡,像是随时都是要熄灭似的,胸口处偏左边几乎是露出了一个穿透似的大洞,伤口周围有着焦灼的痕迹,透过伤口还可以看到仍在跳动的暗红色心脏。

    他趴在地上,人已然是起不来了。

    若不是佛修的强横体质摆在那里,几乎是让宁清秋怀疑这一招会不会直接要了他的命,毕竟小怪物看起来可没有留手。

    小怪物修炼的法术虽多,但是体质比较偏向于雷属性,刚才那一招也是转瞬便是出现,如同迅雷疾电。

    而雷法,向来破坏性和毁灭力都是首屈一指,极为恐怖的。

    只是金丹期便是做到这一步,果然是真的怪物了,在场众人都是有些哗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远和宁清秋对视一眼,神色极为凝重。

    这样的重伤,几乎是可以说致命了,也算是九州论武以来,伤得最厉害的对战之一。

    小怪物冷哼一声:“自不量力。”

    然后冷风嗖嗖的看了宁清秋和术鹰一眼,眉目傲然,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似的,还有些警告之意。

    若是识相的话啊,就认输,还能好看一点,不然梵天小和尚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她优哉游哉的晃下了台,胜负已分,小怪物顺利晋级决赛,梵天小和尚惨状有目共睹,有眼睛的都是暗暗凛然,雷音寺的老和尚们都是按耐不住冲到了看台边,八方游云斋的人立刻让人将小和尚抬走弄去医治了,当然在这之前先是疯狂的塞了一大把的丹药,就吊着命生怕把个天才给弄没了。

    这两族大战降临之前,每一个天才都是九州人族的瑰宝,能保下一个是一个,若是因为其他的历练争斗死了残了也就算了,这要是在九州武道会上死掉,那就真的是可惜了。

    明远暗叹一声说:“清秋,她在威胁警告你呢。”

    小姑娘看起来人小小的,脾气倒是挺大。

    下手也是狠辣了点。

    就因为没有主动认输?

    这么看来,宁清秋若是没对上还好,若是对上了对方那可就是真的生死之战,且对方心狠手辣不说,对宁清秋貌似还有那么点敌意......

    宁清秋摇摇头,却像是没受到什么干扰:“难不成这样我就会怕了她?还是先和术鹰比过再说,若是我进了决赛,就帮小和尚报仇也打她一顿,小姑娘家家的,这么傲气可不好。”

    小树苗若是长歪了,也是要人去掰一掰的。

    再怎么说,也是七夜一家的人,都是出自悬空山,怎么都是有几分香火情,她也是义不容辞嘛。

    明远倒是十分讶异,她自然不会畏战,不战而逃不在宁清秋的字典里面,只是——帮小和尚报仇?他们什么时候有了交情,他怎么丁点儿不知道?

    他一头雾水。

    “你什么时候认识了那个小和尚?”

    据他所知,他们连话都没说过吧?

    宁清秋一本正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剑修应有之义。”

    完全的胡说八道。

    说白了,就是萌物受伤,她有点心疼。

    再说小姑娘太傲气,她还是想要打压一下对方的气焰的,最关键的是,小怪物果然是一个合格的对手,简直是让人热血沸腾。

    不过,她接下里的对手,是术鹰,若是连决赛都是进不去,那么刚才说的话,就真的是个笑话了。

    宁清秋拿起自己的炼心剑,向着战台走去。

    “别担心,等我凯旋归来吧。”

    这一场战斗,也是等了很久了。

    术鹰向来喜欢玄黑深灰等暗色衣物,大概是因为自己向来低调神秘不想要引人注目的缘故?倒是和七夜的喜好有点偏向于一致。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