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六章 水涨船高
    宁清秋笑得眉目灿灿春光,一派潇洒。

    是的,即便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也是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和折人的气度风姿。

    “随时恭候!”

    倒是半点没有推脱。

    她自己之前还不是心心念念的见猎心喜,想要和术鹰交手?

    怎么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所以术鹰的约战,她接了。

    下一次,便是没有岐江神剑“作弊”,她也可以赢,且比起这次更轻松!

    术鹰也笑了,他向来孤傲寡言,漠然之色居多,这一笑,倒是有了几分融洽和缓之意,不过笑意瞬间变收,急急忙忙的离开了,他家的召唤兽这个时候正在嗷嗷待哺来着呢。

    要知道术鹰独来独往孤家寡人一个,对于他而言除了修炼基本上就没什么重要的了,但是暗元素巨兽可是他的心肝肉儿,这一次大伤元气可不得把他心疼死,还要抓紧时间去复原,好在身上随时带着一大批的可用资源,且神京城内要什么没有?只要是需要的,都能找出来。

    所以术鹰虽然担心,但是对于宁清秋倒是没有什么迁怒。

    比起梵天小和尚最后是被抬下去的,他还能直立行走,就已经是好事儿。

    战斗生死场中,没有人能够留手,宁清秋若是不够强,这个时候早就被暗元素巨兽压成肉饼了,若是术鹰也不够厉害,那么暗元素巨兽变为种子的时候,他没有强悍的灵法保护,这个时候也是被宁清秋戳了好几个对穿,多出一身的剑窟窿了。

    所以实力才是一切保障。

    所以术鹰也就说了一句多谢宁清秋对召唤兽手下留情而不是自己,因为宁清秋当时并没有落井下石的对着种子出手,要知道元素生命还是元素巨兽那样的生命体的种子核心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宁清秋没有出手二次伤害且进行抢夺,确实是手下留情了。

    其实宁清秋也不是刻意放水,主要是伤了元素巨兽还可以说是战斗中没办法,若是针对种子,术鹰当时必然是会拼命地,那可是他的主契约召唤兽,生命共享灵力平分,若是宁清秋要下杀手,那么术鹰就不得不拼命了,对于两个人来说,闹到那个程度,就不值当了。

    能不分生死便是分出胜负的比赛,没有必要像是和不共戴天之仇敌对战那么无所不用其极。

    其中代价,各有衡量。

    明远都是给她竖了大拇指:“非常棒清秋!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只是......你到底是怎么一眼就看出元素核心所在地的?”明远对此好奇得抓心挠肺的,终究是没忍住问她。

    他们之间,没什么不可说的。

    于是宁清秋略带些郁卒的把实话说了。

    她白皙的手指抚弄着剑型项链,自从动了一下给她灵感之后,便是开始“装死”,就像是之前完全是她自己幻想癔症一般。

    明远一听便是大皱其眉。

    倒不是说觉得宁清秋赢得不光彩,说到底不过是岐江神剑指引了一下而已,这东西本就是挂在她的身上,类似于炼心剑之类的属于修士的法器,在战斗场中并不禁止的东西,不然的话,真要计较下去,那就是剑修不带剑、法修别用法器、召唤师什么的就自己肉搏吧也不要召唤兽帮忙了,因为较真起来的话,这些东西统统属于身外之物......

    所以说,宁清秋这作弊还真的是规则范围内的。

    最多就是当事人自己心里有些不得劲儿罢了,不过宁姑娘也是爽快人,矫情也就那么一会儿,便是丢在脑后了。

    她现在和明远最担心的,就是是不是岐江神剑中的剑灵出了什么纰漏,要知道在和黄泉魔剑一战之后,剑灵便是除了时不时指点一下炼心剑的进化之路和宁清秋对于蕴养本命灵器的法门之外,便是陷入了深层的休眠,为了尽快的恢复全盛时期并且希望裹挟神剑斩魔剑之大势以期望更进一步。

    如今剑灵突然苏醒插了一脚宁清秋的战斗,结果当然是可喜可贺,但是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忧也不得而知。

    宁清秋打定主意要好好和剑灵沟通一番,于是便和沈柔林惊风他们打了招呼之后飞快的闪人了,躲进了星辰阁内青云宗驻地自己的房间中。

    没有人会不识趣来打扰。

    宁清秋赢到现在,已然是潜龙榜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全天下无数金丹修士几乎可以说是最强的那一位的有力候补,将来的大人物,如今的弄潮儿......

    其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她不爱交际喜欢清静的习惯也是经过青云上下传播出去,所以大家对她的认知便是个修炼狂人,大多数高阶修士天才妖孽都是这么个样子,宁清秋这表现非常符合常理,压根不出格,且因为和沈柔的交往,很多人还觉得这一位太过平易近人有亲和力人情味了一点来着。

    不过不知道怎么的,剑灵随便宁清秋绞尽脑汁的沟通也是没有半点回应,倒是让人难免有些焦急。

    明远想了想安慰道:“指不定是好事儿,若是真的出事了,剑灵之前竟然能够为你指引元素核心所在怎么可能没时间求助?所以我倒是觉得她不回答可能是因为处于什么不方便的状态或者是再次沉眠?倒是有可能处在进阶状态中,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奇异表现。你不要太着急,咱们静观其变为上。”

    “说得有理。”宁清秋想了想苦笑一下,“且暂时也只能如此了。”

    她这么心神不宁,当然不单单是为了岐江剑灵那么简单,更多的还是担心不知道身在何处的七夜。

    不知道和魔尊一战,到底是结果如何。

    怎么到现在都还没见到人影儿?这么想想,便是有些鼓气,还说什么要和她比比谁先赢,她都结束比赛回到了星辰阁,这人还是半点儿消息也无,当真是让人焦心。

    缓缓地深呼吸而后吐出一口气。

    “对了,七夜呢?还没回来?”

    明远突然问道,然后就看到清秋神情一僵,心道果然如此,也就只有七夜的缘故,才让宁清秋这么别别扭扭不安了。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