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不要轻易喝醉
    “干杯!!”

    清脆的杯皿撞击声响起。

    雕花砌玉的木质厢房内,大大的圆桌围绕一圈坐了几个人。

    个个都是俊男美女,气质不凡。

    宁清秋白皙的脸颊在灯光映照下宛若明珠生晕,因为喝了灵酒的缘故,酒气熏绕之下颊飞轻红,格外的活色生香。

    她站立起身,音若潺潺流水叮咚作响:“今天高兴,咱们不醉不归!来,我敬大家一杯!”

    明远几乎是无奈扶额,调笑道:“你完全是借着敬酒的借口,故意趁机多喝一点儿吧?我说清秋你也收敛着点,都喝了两壶了。”

    眼神微微飘向一边静坐不动,端做如山的cos雕塑般的男人,他只是微微嘱着笑意,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宁清秋“借酒发疯”,装疯卖傻的就是要多喝点,她哪里有这么高兴?不过就是为了七夜一句不限制她的喝酒敞开了而已。

    只是她醉醺醺的到时候吃亏怎么办?修士对于灵酒的抗性,和凡人和烈酒也差不离,真的要是喝多了,完全就是任人摆布啊。

    七夜的人品他虽然信任,但是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是在对方完全喝醉了的状态下......真能忍得住?

    面对宁清秋,七夜的原则都是要大打折扣的。

    作为朋友,明远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拯救宁清秋一下的。

    清秋讪讪的放下酒杯,看明远一脸不赞同样儿,便是清咳一声:“咳,哪里有这么夸张,我虽然不是什么千杯不醉,但是......再来两壶也是不会倒的!”

    她几乎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样儿。

    明远无奈嘴角抽了抽,他怎么觉得,敢这么说大话夸张的模样,就不太像是平日里的她?该不会是这会儿已然是有些醉了吧?

    七夜十指交叉,骨节分明洁白如玉,慵懒轻笑道:“她既然高兴,就让她喝,毕竟我们家姑娘今日可是问鼎了潜龙宝座,确实是值得庆祝。”

    说着便是把酒杯重新赛回了宁清秋的手上。

    把人几乎是要感动得眼泪汪汪。

    七夜这家伙,果然是对她很好很好啊。

    她以后......也要对他好一点儿!

    看她那感激涕零的样儿,明远暗自唾了一句醉鬼狗腿样儿,没奈何不说话了,七夜都是这么说了,他要是再指手画脚的,可不是两面不讨好?

    算了吧,两个人自己玩儿去吧。

    绵羊遇上狼,活该被囫囵吞了!

    陆长生一袭白衣,清冷如月,靠着窗前坐着,一言不发,看着那边柔情蜜意的相处,简直是凌迟般的折磨,要用苏红衣的话说,他就是完全给自己找罪受,既然改变不了,何必非要执着?实在是除去不了心中情爱,那便是敬而远之,眼不见心不烦嘛!

    但是陆长生偏是不走寻常路,非要杵在这儿膈应自己,也是没谁了。

    苏红衣说过他几次,见他死不悔改,便是懒得再提。

    酸甜苦辣,冷暖自知罢了。

    陆长生要百炼成钢,他也管不了。

    只是......自己怎么这般眼瞎,非要和一个固执到死的傻蛋成为朋友?

    看来他苏红衣的眼光也不怎么好。

    啧!

    玄女在一边先是被秀恩爱的两个人辣眼睛一番,转而又看到苏红衣在那边长吁短叹的,很是无语。

    陆长生心情不好可想而知所以人家在那边凄凄惨惨戚戚冷冷清清的也不足为奇,她认识他以来,陆长生基本上都是这副忧郁清冷风,都习惯了,但是苏红衣这个嚣张跋扈傲慢得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王八蛋,竟然在这里一脸苦相,还真是让人看着别扭啊。

    有的人思考,带来的是发人深省,苏红衣一脸沉思......咳咳,只会让人发笑。

    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凤凰玄女的嘲讽光波,苏红衣当即和人对上了视线,和那似嘲讽似冷漠的视线对上,便是瞬间把陆长生那些情情爱爱放到了一边,完全是被点燃了。

    怒气值爆棚。

    能够这般轻易的让他生气的人,凤凰玄女首屈一指无人能出其右,可他偏奈何不了她,因为玄女融合了冰凤精血的缘故,甚至是还隐约被压了一头。

    他怎么可能不憋气?

    但是憋着憋着就会成忍者神龟了,所以苏红衣冷冷一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潜龙榜告一段落,风云榜争夺马上就要开始,玄女你可要悠着点不然一不小心就像是今日的悬空山小怪物一般被人从‘神座’上面拉下来,那可就不好看了,只会贻笑大方啊!到时候失了名次是小,丢了你们昆仑瑶池的脸面名声,便是大大的不妙啊!”

    苏红衣这番话说得是抑扬顿挫,语气转折都是唱作俱佳,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

    玄女眼中射出刀子直直的往苏红衣心口戳,恨不得立马开战让他看看谁更厉害。

    要把她从排名榜上拉下来?他还差得远呢!

    “......没想到有修罗之名的杀人狂魔,也不过是个逞口舌之快的狂悖之徒罢了。”

    比起苏红衣长篇大论,玄女走的是精简路线,但是嘲讽值都是摆在那里,苏红衣果然是怒发冲冠。

    两个人身周灵气都是凝滞了,房间已然开始微微震动起来,像是下一刻就要四分五裂一般。

    旁边的韩越和云祺简直是恨不得自己就此消失,怎么这般倒霉?早知道就不该来参加所谓的庆祝宴,这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们这些被殃及的池鱼真的很可怜好不好。

    大家有话好好说不行嘛!啊!

    不过他们也就在心里咆哮一下,要说真的说出来那岂不是嫌命长了,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他们从来不敢把自己看到太高,实则要不是宁清秋那古怪的“修士一家亲不分修为高低只要是投缘就好”的观念,他们也没有资格和这些大人物们共聚一堂还成为了“朋友”。

    韩越和云祺控制不住的全身僵硬,牙齿咯咯发抖。

    宁清秋已然是有些醉了,又有七夜护着,任何气流到了他这里便是消弥掉了,她压根没感觉,陆长生还在一边遗世而独立,也是没有出手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场面顿时有些失控。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