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五章 崩坏的元婴修士
    临别之日到了。

    神京城的热闹已然是渐渐消退,九州武道会顺利完成了第一届,想必从此之后便是一路光辉荣耀,成为九州所有修士心**同向往的盛事。

    大概比起运动员渴望奥运会,科学家渴望诺贝尔奖还有渴望。

    至少,宁清秋觉得暂时圆满了,她参与了九州武道会的起始,并且取得了相当满意的成绩。

    满载而归,荣耀加冕。

    明远在风云榜上表现也颇为不俗,他一身所学,皆来历非凡,且还精通不少九州功法技巧,至少普通观众一个也没想到这一位不是九州人。

    在他们的概念里,云荒便是九州,九州便是云荒,不过一些海外岛屿和禁区凶地中会有他们未曾探查过的区域,但是目光所及,天地间已然全部被发现。

    哪里有人知道,整个云荒被一分为二,中土神州和九州沃土就这么被人为的分割开来,天各一方,灵气潮汐末法时代开始,两方世界的修士就真的没有了任何的交集,大概九州高层和圣地对此事有所了解,其他的人,都还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也许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不然的话,知道九州修士都是被整体抛弃的对象,大概不少人会心生怨怼迷茫。

    这里面,谁都没有错。

    宁清秋并不会以为自己就足够资格评判这样的是是非非,被抛弃的人可怜可悲,主动抛弃的大唐中土,也不会个个都是心中无愧疚,且为了保存人族高端力量和唯一一块不受灵气潮汐影响的辉煌沃土,他们的做法,貌似也没有人可以说错,大概是人站在那个角度都会有的选择,活下一部分,总比所有人一起“死”来得好。

    她不予置评。

    明远来到九州,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他口中所言偶然被传送而来,不过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宁清秋都不会去逼问,各人有各人的苦衷,他既然不说,自然是因为还不到她该知道的时候,宁清秋理解他。

    因为相信明远是真心实意的把她当做是推心置腹生死相交的朋友,故而不会怀疑,事情总会水落石出,这个过程里,无论是明远保持缄默还是要她倾力相助,宁清秋都是无怨无悔。

    当初在百花城他救她护她,宁清秋感念于心,他能为她做的,她同样可以。

    明远在风云榜上止步于第六十七位,他进阶时日并不太长,积累比起其他元婴修士来说还不够,因为身具无上杀法斗战十分强悍亦全面,故而能够走到这一步,比起当初的隐瞒身份以暗夜楼七夜之名行走的排名都要高上那么一点。

    不过因为修炼功法极为高深,且自身有远古大能的高级血脉,他突破元婴之后可谓是脱胎换骨一日千里,宁清秋之前还没有怎么注意到,结果这位在风云榜上都是挺进了前一百还名次挺靠前的真真儿的把人震惊到了。

    韩越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主要是韩越和这一堆人混在一起久了,对于他们的变态妖孽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但是在这一堆大人物里面,明远的存在感说实话并不是很强,即便是对他有印象,也是在于他知识深渊广博浩瀚如海的概念上,用宁清秋专用术语那就是百科全书,基本上什么都知道,有疑难杂解问他准没错儿。

    但是万万没想到,实力竟然恐怖到了这个程度。

    记得当初他们初初认识的时候,这位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书生模样的男人好像才金丹期巅峰没错吧?突破元婴才多少时日,竟然走到了这个地步?

    世界果然是他们无法理解的程度。

    云祺是神京城中找到的向导,对此并不知道,反正在他眼里,这几个人,每一个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他以往都是只能够听闻而无法接触的那种人。

    “你都是潜龙第一了,若是进阶元婴,短时间内必然能够超过很多前辈元婴,我是因为血脉激活迎来了一段爆发期实力井喷式成长,但是以后就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若是不努力点,很快的你就可以追上来的。”

    明远似开玩笑的表达了自己的压力。

    他的血脉,传承大唐世家,修炼的也是最最顶尖的功法,进境神速,不过过了这段时日,就会渐渐放慢下来。

    宁清秋挑挑眉,倒是爽快的承认了这件事:“恩,我这次去悬空山就会着手准备突破元婴,你可要勤加修炼,否则到时候被我后来者居上打得满地找牙就不好看了......”

    明远很是配合,赶紧拱手连声求饶:“小生惶恐,小生惶恐,还请姑娘到时候顾念着点,手下留情,不要让我太难堪。”

    宁清秋哈哈大笑。

    直不起腰来。

    旁边几人简直是不忍直视。

    太夸张了吧......

    还有明远,就说你身为元婴修士的尊严在哪里?对着一个金丹修士求饶,即便是玩笑话,要是传出去了,颜面何存?

    当然,别人不敢当着面笑话潜龙第一和风云前一百的大高手,可背后的小话流言大概是要满天飞了。

    特别是排名在明远后面的那些风云修士,大概是要掩面而泣羞于见人了吧?竟然输给了这么个货......苍天无眼啊!

    好在在场的都是自己人。

    七夜意味深长的看了明远一眼,他早就是对他的血脉有所怀疑,还真没想到果然有猫腻,对方也没有遮遮掩掩,否则的话,到了他们这个交情上面还打马虎眼故意糊弄忽悠的话,就真的伤感情了。

    好在,明远没有辜负他们。

    七夜神色柔和了一点,就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那其中几种顶尖血脉的哪一种,联合他的姓名,七夜已然是有了点底子猜测,不过他不动声色,什么也没说。

    明远没办法跟他们去悬空山,便是自告奋勇要随着林惊风他们先行去青云宗,反正他现在也挂着青云宗客卿长老的名头,也是要去踩踩点看看山门的,不然以后路过自家宗门都是不认识,那就真的丢脸了。

    。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