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小众的佛修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重玄真君提到地狱渡魂经的同时宁清秋就在心中小小的惊叹了一声,若是她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个地狱渡魂经貌似就是雷音寺已然失传的两门佛修一脉顶尖法门之一吧?

    看来当时梵天小和尚也没有傻白甜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嘛,至少关于地狱渡魂经的重要性和价值他并没有和盘托出,还特意拉上了千叶菩提手这一门外功法门,大概是想要混淆视听?

    这么说来,地狱渡魂经决计不简单,没见到重玄真君提起雷音寺便牵扯了上古斗战佛宗?说起斗战佛宗的镇宗法典便是提起了地狱渡魂经?

    啧。

    小和尚倒是想得挺多,不过对他们来说就未必有那么好的作用了。

    毕竟宁清秋是个剑修,七夜专精刀法,其他的都是略有涉猎,和佛修这一脉压根扯不上什么关系,最多也就羡慕一下佛修的炼体法门,他们这些光头炼体之强悍就连许许多多的专精体修一道的修士,没有顶尖功法和妖孽资质,都是打不过他们。

    所以小和尚实在没有必要遮掩。

    要不然就是雷音寺自个儿在传承过程中都是遗落了地狱渡魂经来历不简单的问题,要不然就是小和尚说话不尽不实。

    宁清秋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后一种可能性大一点。

    雷音寺再怎么没落,现在烂船还有三牟钉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也不至于把自己的来历跟脚都是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吧?

    说不定当初他们对着失传的地狱渡魂经和千叶菩提手大张旗鼓的寻找,就是因为绝对不能遗落前者这一至关重要的传承,不过外人不解其意,便是以为这两门佛修顶尖功法对于雷音寺极度重要罢了。

    哪里知道人家看重的就是前者?

    宁清秋想来想去,都是觉得这个地狱渡魂经大有问题,但是她没有急于发问,等着重玄真君按照自己的逻辑继续说,指不定就能说出什么惊天爆料。

    重玄真君见她闪闪发亮很是崇拜的眼神,心里那叫一个舒坦熨帖。

    重玄真君是一个性格好且好为人师之人,不过能够让他有谈兴的人不多,且趋炎附势之徒层出不穷,他不堪其扰,渐渐地和其他普通修士来往便是少了,少有几个好友个个都是忙得不行,还有漫长时光中陨落的,存世的友人寥寥无几,后来入了悬空山,更是清静极了,悬空山修士尊敬这位炼器大宗师,少有人上门叨扰,七夜父子倒是有身份有空闲,不过这两个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任性妄为之人,哪里耐得下性子陪他谈天说地?

    生生把一个有着话痨性质的前辈高人,变成了一副隐居世外的模样。

    重玄真君谈兴大发,畅所欲言。

    “斗战佛宗这个镇宗法典可不简单,据说涉及六道轮回重生之道,可以将大能修士圆寂后化为的舍利子进行封存,待机缘到来便是可以重塑佛体,不过会前尘尽忘,倒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上古宗派典籍都失传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要不就是残篇要不就是衍化变迁之后的版本,故而也只能从其他的书籍中推测当年盛况。

    传言夸大其词实在是正常之事,故而修士也不会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听到什么什么典籍修炼了就可以永生成神之类的都是哈哈笑过就是给忘了,自然不会轻易取信。

    “斗战佛宗四处找人挑战,可不单单是因为满门的斗战狂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收集珍贵材料,你们也知道资源总体有限,他们不挑战灭门人家,怎么收集到足够让舍利子完好保存以及重塑佛体的资源?但是也正是这样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惹来了许多人的觊觎和仇视,有的为了报仇、有的为了利益,众多势力大大小小集结在一起,灭了斗战佛宗,这一门顶尖佛修传承,最后便是败落了,雷音寺也不过是借这个名头发展壮大自己罢了,算不得真正的斗战佛宗遗泽和继承者。”

    重玄真君说到最后,似有唏嘘,大概是想起了上古铸器炼器大宗重玄派,有人及己,故而神色有些怅惘。

    以他的高标准严要求,至今都是不肯随意的重建重玄,本来重玄真君的身份地位,实力辈分,足够让他振臂一呼都是建立一个声势绝对不弱的宗门,慢慢积累未必不可重现上古辉煌,毕竟这是一个不进则退的大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重玄真君至今仍然在积累准备中,可见一开始重建重玄便是要大干一场,故而看不上雷音寺这种挂羊头卖狗肉只是沾上个名头的伪派也是情有可原。

    “你们要随着雷音寺佛修前去探险?”他像是想起了先前所言,皱皱眉说道,“他们怎么会找上你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但是想想七夜那个恐怖的武力值,又觉着自己白担心了,真要是有人不长眼要算计这俩,大概可以提前给自己挖坟了,若是运气好,可能还是有机会可以留下个全尸的。

    不过佛修在他的心中可不是什么伟光正的形象,他遇到的几个,那都是一肚子坏水,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故而重玄真君向来对于佛修有那么点嗤之以鼻的感觉,不过他也心胸宽广知道不可以偏概全,故而也没有直接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觉得佛修没有一个好东西,那就陷入魔障了,但是小心提防一二却是人之常情。

    毕竟对于修士而言,害人之心可有,防人之心更是不可无。

    不过宁清秋和七夜一个练剑一个用刀,怎么看都是和佛修走不到一块儿去,佛修一脉传承比较特别,故而他们向来是独来独往,少与其他修士同行探险,毕竟大家感兴趣的地盘不一样。

    且佛修有些排外。

    毕竟在云荒九州,这一脉属于小众。

    虽然实力很强不容小觑就是了。

    “当然,有七夜在,他们无论是打什么算盘,估计都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啰。”

    重玄真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