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三章 熔浆世界
    “怎么?”

    七夜森罗刀从未离身,故而倒是没有宁清秋这般感同身受,不过凭借他的智慧,光是想想便是知道她纠结个什么劲儿。

    若是换了他,大概是兴冲冲?

    宁清秋倒是爽快,也想要找个人平复一下心情,便是直接说道:“......我自己都是不知道怎的,就是紧张,也不知道炼心剑现在怎么样了。”

    即便是炼心剑如今还没有灵识,算不上什么生灵也没有什么思考能力,但是宁清秋自己把它看成了同生共死比肩作战的伙伴,就算是给柄神器都是不会想换的那种,此时有那么点提心吊胆七上八下的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

    “别的不说,炼心剑到了重玄真君手里,难不成还能出什么差错不成?你就是不相信他,也要相信我啊。”

    七夜轻声一笑,这话说得也当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宁清秋都是失笑不已。

    这话说得——

    好像在说既然是他带她来找重玄真君,必然是因为有着绝对的把握,这话倒是也没什么错,七夜相信的人自然是有着独步天下的本事,不过他说话一点不含蓄啊,当真是骄傲得让人都是想要扁他一顿看他还能不能这么理所当然的傲慢,自信到了极点。

    不过这话一说,她倒是什么紧张的心情都是没了,就结果而言,七夜果然是好本事。

    正这么说着呢,就听到一阵朗笑声传来。

    宁清秋和七夜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从重玄真君的洞府内传来,正在接近门口。

    那声音也是极为耳熟,正是重玄真君本人无疑。

    这么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们莫不是正好赶上了重玄真君熔炼炼心剑结束出关?不然也不会打开紧闭洞府。

    门扉洞开,不过出现的不是他们以为的英俊儒雅的中年文士般的重玄真君,倒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机关鸟,不过巴掌大小,但是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铸铁纹路,机关构造极为巧妙,倒是和之前在洞府内见过的那个等同真人的傀儡如出一辙,应该都是重玄真君的作品。

    机关鸟嘴部张合,眼眸带着红光,声音就是它身体里面发出来的,原来是重玄真君传音而来,不过倒是真会玩儿啊,竟然不直接传音,还弄出这么一招。

    机关鸟话语未停:“你们两个站在门口不动不说,还在编排我什么呢?我便是在炼器也不是什么两耳不闻窗外事,你们说什么我都是知道的。”

    宁清秋顿时有点尴尬。

    都是七夜不好,说什么不相信重玄真君的本事也要相信他给她找来的炼器宗师绝对是高手中的高高手......这话追究含义也没什么错,还算是夸了重玄真君的本事,但是表面这话听起来怎么都是不得劲儿不顺意的。

    “前辈你误会了,七夜向来喜欢信口开河,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你就甭跟他一般见识。话说您为何不直接面见?可是炼心剑出了什么问题?”

    说完她就恨不得自己把舌头给咬了吞下去。

    这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才揭过了他们暗地里暗戳戳的小小的担忧了一下重玄真君的水平问题,这下这话心急之下脱口而出更是让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哪里真的是质疑重玄真君?炼心剑交在这位手里不能让人更放心了,她不过是心中急切才会口不择言啊......

    不过重玄真君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他反而是正色道:“说来话长,我之前倒是真的小看了你的这柄炼心剑,它可不太简单,我也是在正式炼制的时候才发现的。其灵识未成,可灵性却几乎是我生平仅见,甚至是超越了某些拥有器灵的剑器,实在是天地眷顾,倒是剑如其人,和你都是天资出众不会泯然众人之辈啊。对了,你先和七夜进来我的炼器炉,这具体的问题暂时说不清楚,现在赶巧了我正要开炉正式结束炼心剑的炼制,你们看看成品我再和你们细说。进来吧。”

    这话可算是把她给说晕了。

    不过虽然具体怎么回事儿还不太清楚,但是听重玄真君话里话外的意思虽然没有明指,但是应该是铸造过程中炼心剑的某些特质凸显,让之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重玄真君几乎是喜出望外,然后更改了自己的铸造计划什么的,让炼心剑几乎是更上一层楼也未可知,总体来说,有意外,但是绝对是好事儿而不是坏事儿,不然的话重玄真君也不会这个态度和语气了。

    她和七夜赶紧的跟着机关鸟飞行路线一路进了洞府,路过了之前招待他们的大厅,那个傀儡安静的伫立在大厅中央,静悄悄地一动不动。

    重玄真君炼器,自然不会启动傀儡,而傀儡再怎么像是真人到底也不是个活物,不过宁清秋怎么看,这玩意儿都是有点像是科幻类别中的智能机器人,只是换成了玄幻异界版本,还可以随时控制开关问题......

    “不过这炼器炉是什么?”

    宁清秋有点好奇,一般来说,不是炼丹师们才会是人手必备炼丹炉这玩意儿嘛?炼器炉又是哪门子说法?

    她打算先问问七夜,不然的话待会儿一头雾水的不是显得自己太过孤陋寡闻?

    重玄真君虽然说乐于助人为人解惑,但是也不好一直问人家一些小儿科的问题吧?

    七夜倒是神秘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语意不明的说道:“待会儿你亲眼看见就明白了。”

    机关鸟带着他们七绕八拐走了好一段,最后绕过前方转角,他们旋即跟上,然后便是豁然开朗,这眼前总算是柳暗花明,便是透过一层彩光薄膜看到了重玄真君。

    他见到他们便是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不过这会儿子宁清秋的注意力完全是被其他的东西拉走了。

    薄膜后,没有任何的洞府建筑,而是一片炽热的岩浆,火红耀眼,缓缓流淌,满世界都是红的,那些没有规整的到处裸露的熔岩,千奇百怪,金红色耀目。

    重玄真君就是站立在几乎是薄膜世界中最大的一块熔岩之上,那是一个平台状的巨大熔岩,蔚为壮观。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