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五章 有古怪
    重新塑造而成的炼心剑,外观略微有所变化,但是那份宛若一体的亲近感却是做不得假,且更进一步,故而宁清秋时隔将近一月重新将它拿到手里,并未生疏反而是联系观感更加的密切,实在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不过宁清秋爱不释手的同时,也没有忘了礼数,认认真真的朝着重玄真君行了一个修士礼节,感激他为她炼铸炼心剑的辛苦。

    重玄真君满意看着,那模样像是有了胡子会忍不住捋一捋一般,将人赶快扶起说道:“别这么见外,和我客气就是和七夜客气,你问问他,愿不愿意你和他说什么谢谢?”

    说完还煞有介事的朝着七夜眨了眨眼,可把宁清秋瞬间逗笑。

    重玄真君看着多么儒雅端方的一个人啊,高风亮节仙风道骨般的人物,结果没想到人这么促侠不说,还挤眉弄眼的,当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不过由此可见,真正的修士大能都是有着真性情的人,他们从来不会遮掩自己真实的心灵,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在大道上走得更远,更稳。

    不管他是正气凛然还是邪气四溢,不管他是阴狠毒辣冷血无情抑或是重情重义仗剑鸣不平,总而言之,说通俗点就是所有的有所成的大能修士都是有个性的人。

    七夜只淡淡一笑,也是为宁清秋由衷高兴,他自然知道一个修士对于自己的本命武器多么看重,说是半身也是不为过,宁清秋是个纯粹的剑修,对于炼心的感情和他与森罗刀的感情如出一辙,当然,她更感性更溢于言表流于表面罢了。

    “您这话可算是说错了。”

    重玄真君来了兴致,挑挑眉,怎么个错法?

    “说说看。有则加勉无则改之。”

    “我倒是挺想听她说声谢谢的,你不知道这丫头从来就是个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的,我觉着她现在都是爬到我头顶上去了,打不得骂不得更是说不得,要是听她说声谢谢我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算是没有白费这个心。

    七夜这话说得就是有些哀怨了,宁清秋和重玄真君都是一同笑了起来。

    重玄真君道:“炼心已成,我也算是不负所托,不知道昆仑瑶池一行,西王母有没有赠碧玉酒啊?”

    那可是好东西。

    七夜心想,重玄真君和宁清秋倒是好,一个老酒鬼一个小酒鬼,倒是臭味相投了,他大概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

    他颔首回道:“我亦不负所托。不过你们俩确定,我们要一直在这里谈下去?我看还是换个地方吧。”

    热气腾腾火浪滚滚,人在这里都是要被烤熟了,虽然说站在平台上几个人又都是大修士,压根伤不了身体,但是怎么看这都不是个聊天说话的好地方。

    重玄真君几乎要懊恼得直拍脑门,捏了个印决,将半空中的金红火焰收了起来,那团火焰便是炼制炼心剑的主要功臣,正是天地异火中的炼器神火——烈焰地心火。

    他们几个可算是有缘,在天地异火方面,其他修士都是一辈子大概都是当个传说听听接触不到的,多数是见都没有见过,结果这里三个人,每一个都是拥有属于自己的天地异火,且都是排名极为靠前可谓是名震九州的高阶异火,要是旁人知道,大概是抢劫的心都有了,不过真要是来抢,那就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

    人命都是不够填的。

    三人既做了决定,便是即刻离开了这个大火炉,穿透了薄膜,重新回到大厅。

    碧玉酒倒好,蟠桃果摆上,还有一些在离开昆仑瑶池的时候打包外带的灵膳佳肴,可把重玄真君弄得喜出望外。

    他虽然不怎么好口腹之欲,但是嗜酒,且最爱的便是瑶池碧玉酒,只是重玄真君是个大大的宅男,窝在悬空山自个儿的洞府一步都是不想踏出去,故而即便是和西王母也有着不错的交情也是不会亲自去瑶池讨要碧玉酒的,而西王母也不至于亲自上门就为了给他送酒,故而重玄真君在他们启程的时候刻意拜托就是不难理解。

    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极快。

    旋即七夜便是拎着宁清秋告辞,准备前往神京城,小和尚多半人已经是等在那里了,休憩了一段时间,再没有活动的机会的话,骨头都是要生锈了,当然,自从七夜修为越发高深不可测度之后,估计这打架松泛筋骨的日子将会越来越少。

    啧,这就叫高处不胜寒,英雄寂寞啊。

    没有对手的人生,简直是难捱。

    倒也不是真的没有,至少魔尊迄今为止,还是压在九州所有的人心中的一座大山,就像是遮天蔽日的阴影,故而人族高层对于七夜这个横空出世的领袖群伦的绝世妖孽,可是抱着大大的期望。

    七夜也相信,只要是给足够的时间,不论是谁挡在他的前面,都是终将被碾碎成粉末。

    重玄真君让他们放心历险,有空常来他这里玩儿,必然扫榻相迎,七夜和宁清秋便是飘然而去。

    是夜,月明星稀,夜幕低垂。

    神京城外百里。

    宁清秋和七夜宛若置身白昼,黑暗丝毫阻隔不了他们,两个人慢悠悠的走着,倒像是月下散步一般。

    “话说你为什么不直接空间跳跃到神京城外?我们干什么还要走这么一段......”

    关键这是黑夜不是白天,白日还可说赏景游玩,晚上能干什么?就算是黑夜于他们如同白昼,但是宁清秋的习惯摆在那儿,她觉着黑夜就该是睡觉或者是老实待在屋子里的时刻,这个时候,往常她多半都是在修炼了。

    修炼一途,永无止境,只能够孜孜以求丝毫不敢懈怠,故而她一向是个勤奋用功的,即便是小小年纪便是突破元婴,因为有着七夜这么个彰显天才的大山顶在前面,宁清秋对自己的要求可严着呢。

    “这难道不是神京城外?”七夜故意和她抠字眼,然后便是解释道:“我总觉得这附近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便是刻意来这里走一遭的。”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