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七章 斩草难除根
    即便只是陨落的神念分身,那也是不共戴天。

    魔尊诞生至今,从来都是无敌天下手掌乾坤日月,何时吃过这等大亏?

    简直是奇耻大辱!

    足足过了一月有余,他才好不容易重新凝聚出魂身,因为当时七夜确确实实磨碎了他的神念分身,不过魔尊修炼的功法有异且体质极为特殊,故而才可以在那样的十死无生的境地中还可以逃出一丝念头,从而借托这片天生地养的槐树林疗养,总算是有了些气色。

    他的轮回星宿劫经乃是魔族最顶尖的功法,传承古老难以有人练成,他正是靠着此等功法才得以登临巅峰号令魔族,此乃真正的绝世魔典。

    故而就连七夜都是没有发现当初自己根本没有真正做到斩草除根。

    魔尊剩下的残念本就重伤,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还好死不死遇上了七夜和宁清秋,当时一看到七夜,魔尊便是没有控制住那一点念头外泄,这才引起了七夜的警觉,故而在此停下细细搜索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可这神念本就是无形无质几乎不存在不可描述的东西,魔尊残念见到七夜排查便是刻意收敛,故而就连七夜已然进阶返虚都是压根看不出丝毫端倪。

    只要是魔尊有心掩藏,便是可以天衣无缝的躲着。

    可是宁清秋一句提议,她可能是有口无心随口一说罢了,七夜却是如奉纶音,立马一把地狱火把这里烧了个干干净净,但是同样的,正是因为七夜的异火乃是幽冥冷火这等地狱火,和九幽以及魔族体质有某些特质极为相符,故而魔尊反而是存活了下来。

    他再一次在心底暗暗记下这一笔,不过这仇人倒是又多了个一个。

    旋即他再次隐没于桃花林中,这槐树林没了,因祸得福借着地狱火留下的气息孕养一番,估计自己的伤应该会好得更快,不过就要继续花费一点儿时间了,毕竟他这个时候脆弱得不行——

    当然,这个脆弱自然是相对的。

    对着七夜他自然只有暂时躲避,其他的修士要是没有点特殊的保命本事,估计是来多少是多少的结局。

    当然,日后等到他痊愈再次寻找到合适的肉身寄托再次在世上行走,那必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今日之辱和杀身之恨,那是决计需要七夜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个提议给自己惹来了大麻烦,不过估计她要是真知道了,必然还是会选择提议放火烧林,不过这一次她会选择亲自动手,地狱火倒是阴差阳错的让那点子残余神念有了继续生根发芽的土壤,槐树林变成了桃树林也依然对他没有大碍反而有所助益,可若是换成了明净琉璃火,大概魔尊残念估计真的是要消失得一点儿不剩了。

    两个人到了神京城,便是直奔危楼而去。

    之前最开始参加九州武道会便是选择了这间客栈,后来宁清秋因为回归青云宗故而才去了星辰阁,星辰阁比较高冷,向来接待的是大型团队住客,他们就这么几个人,还是在危楼更为妥当些,故而之前便是和小和尚约好将会在这里碰面。

    进门宁清秋便是给了点灵石直接询问柜台:“我们来找人,最近有没有佛修入住?”

    和尚多么打眼啊,光头一个个程亮,故而宁清秋开门见山,她相信只要是小和尚来了没有带个大兜帽的话,必然是会给柜台留下深刻印象的。

    他们这一次出行探险,虽然要去的地方乃是极为隐秘之地,但是他们并不打算遮遮掩掩掩人耳目。

    神罗秘境的消息瞒着还罢了,若是传出去,必然会九州震动,元婴化神这些级别的大修士几乎是会倾巢出动,到了那个时候事情绝对大条了。

    可是也没有必要做贼似的,要是还没有正式开始行动就自个儿先心虚了,就会很容易被人盯上的,他们正大光明的额,反而是可以堂堂正正的破解许多阴谋,再说了,便是有人盯上他们,那便是强硬的刚回去,有实力的人,就不会瞻前顾后疑神疑鬼的。

    老板看到灵石便是喜笑颜开,主要是宁清秋出手大方,危楼虽然日进斗金,但是这不过是问句话的功夫就给了这么多灵石,有什么不乐意的?

    危楼的保密性虽好,但是普通的消息问话却是绝对可以打探的,可以说的老板自然愿意拿来交易,不能说的他自然会识时务的闭口不提。

    宁清秋这话也没有什么忌讳,故而老板很是爽快的收起灵石脱口而出:“姑娘你可算是问对了人。我危楼别的不多,客人并不算少,不过佛修在九州行走的相对而言本就是挺少,故而印象挺深......”

    “说重点。”

    宁清秋敲敲桌面,有些不耐烦。

    老板赶紧接着说道:“最近确实是有佛修入住,不过有好几例,不知姑娘你到底是要找哪位?”

    宁清秋精神一震,难道说小和尚已经到了?那就是再好不过。

    “是个小和尚。你应该有印象,就是雷音寺的梵天。”

    她灵机一动,直接报上大名,估计九州武道会的风头还没过,作为神京城的本地人士,他不大可能不关注这些,就是自己不关心,旁人都是在谈及这方面,且当时的观众和参加比赛的修士们到处在客栈中住着,危楼中也不知道多少修士反复提及,小和尚的名头应该不小啊。

    客栈老板眉头一挑,神色就是严肃了些,仔细的看了看宁清秋皮笑肉不笑的道:“姑娘你这话问得有点出格了,姑娘真的不是来找茬的?”

    指名道姓,必然是有事上门,若是朋友还好,若是敌人若是在危楼闹事儿,那岂不是自找麻烦?

    虽然危楼中养了一堆高手,小二们都是个个身手不凡,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要是让客人被人找上门打了起来,危楼的名头就要一泻而下,到时候岂不是得不偿失?

    故而老板之前问得不深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问到细点,便是立刻神经紧张全神戒备。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