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五章 江家兄妹
    四品威武将军府的主人姓江,将军性子比较严谨,夫人倒是个和蔼可亲好说话的,若不是这样,当初也不会好心的在冰雪原撞上他们这一群“落难”之人,便是心软让他们加入镖局护卫的车队。

    大周权贵世家盛行三妻四妾,江将军虽然不是个好色之辈,但是后院里面也是有几个小妾的,不过他的性格端方,做不出来什么宠妾灭妻之事,对于门当户对温柔贤淑的妻子还是十分敬重的,故而没有什么糟心的庶子庶女,就只有一儿一女,皆出自夫人腹中,乃是嫡子嫡女,故而江家两位金贵的少主子在府中都是极为受宠。

    这些话自然是平儿小丫头露出的口风,她性子活泼,又不是个藏得住事儿的人,加上宁清秋实在是天仙儿般的姑娘,平儿见着她有什么说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压根没有发现她半点儿的“险恶用心”。

    当然,宁清秋其实也就是稍微打探一下江府的情况,方便对症下药,不然的话一不小心犯了人家的忌讳,这还没有来得及交好便是得罪了人,绝对是不利于后续计划的发展的,她若是真的包藏祸心,这个江府在她的手中难不成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修士对于凡人,到底是不同世界不同层次的生命体,她若是真的心怀恶意,这些凡人压根什么也做不了。

    当然,江府后院的话题不过是略略一提,浅尝辄止罢了。

    既然知道江念雨在江府乃是真正的千金贵女掌上明珠,甚至是在抚宁候府都是颇受老夫人的亲眼,特别疼爱这个孙女儿,此行随着父母在西本边关重镇一呆就是好几年,可把盛京的老夫人想得紧了,今日她们还算是来得巧,不然再过两天,江念雨便是要受邀到抚宁侯府去小住一段时日,也算是为她自己和父亲给老夫人尽孝心。

    江念雨的闺名也是平儿说的,这个小丫头有些碎嘴,但是对于自家小姐自然很是忠心,说话之间一派推崇,宁清秋还听出来这位江家千金不单单是美貌如花,且平日里性子极好,很是受到下人们的爱戴,且貌似还是个才女,颇有名气。

    其实平儿也不是对着谁都是这么一番毫不遮掩的说辞,她知道自家小姐对这位宁姑娘的看重,有的人就是这般投缘,冲着话本子,江念雨本就是对着宁清秋生了好感,昨日到了盛京分别之时匆匆一面,更是仰慕欢喜她的风仪,便是生了结交之意,如今宁清秋能来,她还真的颇为高兴。

    要说江姑娘也是个眼光颇高之人,还有那么点清冷孤高,和大多数娇骄贵女相处不太来,且离去盛京去往边关几年,这一回回来还颇有些不安,能够提前认识一位朋友,对她来说意义重大。

    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两个人算是一拍即合了。

    穿过长长的回廊,宁清秋和红袖先是去拜见了江府夫人,来到人家府上做客,怎么可能不先见见后院之主?

    若是以后熟悉之后还好,可以直接被领去江念雨的院子里,这初来乍到第一次登门拜访,宁清秋她们必然是要拜见江夫人的,江夫人作为主人家也必然是要接见她们的,不然太不符合礼节。

    好在江夫人是个性子和善的,她信仰佛道,人到中年依然风韵犹存,身上的带着一股檀香,极为和善,且一看宁清秋便是打心眼儿里喜欢。

    她们这般年纪,就喜欢长得漂亮的小姑娘,且宁清秋通身气韵极为不凡,她见到这样的女孩儿成了自己女儿的朋友,只有欢喜的份儿哪里还能阻拦?

    本来以为自家女儿就是个出类拔萃的尖儿了,没想到这又出现了这般风华绝世的姑娘,当真是让人看着就心动不已。

    她儿子还没有娶妻呢!

    至于说红袖则完全是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这姑娘美则美矣,但是眉间太过妩媚身段太过妖娆,且眉目间还带着桀骜不驯的戾气,一般人可压不住,她的念云虽然文武双全品貌俱佳,但是她也不想让他娶一个这般野性的姑娘,红袖也许是招男人喜欢,但是盛京有头有脸的人家娶媳妇都是不会愿意找这种的,还是宁清秋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好,美,却也骨清神秀,宛若天地灵气聚集一身。

    不过到底是第一次见面,江夫人可不好表现的太露骨,且姑娘这般出众,也不知道许了人家没有?有机会就在抚宁侯府打探一下......

    她毕竟是久离盛京,很多事情都是不了解。

    江夫人打定主意,笑眯眯的说道:“念雨念叨着你呢,我就不留你们小姑娘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平儿,你领着两位姑娘直接去听雨楼吧,好好招待,不可怠慢了。”

    “是。”

    平儿屈膝行礼,带着宁清秋和红袖走了。

    江夫人后来又对着嬷嬷把宁清秋好一阵夸:“这姑娘也不知道是哪家养出来的人儿,这般品貌我看着都是动心,回头我得好好打听打听,这要是娶回来给我当儿媳妇该有多好?你说念云这孩子,这一次总不会还这般抗拒我给他相看姑娘了吧?”

    江念云乃是江府的大少爷,独苗苗儿一根,金贵受宠,且还没有长歪,人品、相貌、家世俱全,人也是允文允武,且君子如玉,唯独清冷了些,对于成亲一向不热衷,江夫人头两年见他抗拒便也不多说什么,如今回了盛京,存了心必要给他找个好姑娘,世家贵女中顶尖的那一份儿。

    毕竟他不单单是将军府的少爷,他的祖父还是朝廷亲封世袭罔替的抚宁侯爷,在朝中威名赫赫,很是得皇帝看重青眼,如今父亲也是平步青云,他自己也争气,才名远扬,不过是因为怕他年轻气盛太早成名锐气太重,便是被他祖父、父亲还有老师都是压着没有参加上一次的科举,希望他更稳重沉得住气,只等下一场科举便是会蟾宫夺魁,这样的好男儿,那可是盛京贵女孜孜以求的佳婿!.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