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九章 霸道专制的七夜
    七夜撞上紫青双剑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只冷冷淡淡的一瞥,便是拉着宁清秋回了他们的屋。

    宁清秋先是抱怨了一句:“好歹也说句话吧,不然多尴尬啊......”

    不过也就是这么随口一句,七夜的性子她还不了解吗?再说了,按照九州修士界的规矩,他压根不用纡尊降贵的和不在同等级别的修士说话,尊卑上下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有的时候比起封建皇权的等阶还要分明。

    “对了,你今日出去一天干什么去了?还乐不思蜀了,竟然比我都回来得晚?”

    话说得漫不经心,其实是带着点试探的。

    本来宁清秋也不是个小气计较的人,七夜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愿意说就说,不愿说就甭说,便是再亲密的人那也得有私人空间和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啊......这可是她昨日搪塞他的原话,这个时候自然不好自己打脸,做不到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也不能够双重标准只准自己放火不许别人点灯啊。

    可是江府一行,遇上了江夫人这么个奇葩贵妇,不只是没有对她们的来历细细盘问打听,反而是“一见钟情”般的看上了宁清秋似的,一心想要把她和自家宝贝儿子凑作堆,宁清秋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笑了,关键是这事儿即便是对红袖下了封口令,但是七夜在她的心中一向偏向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要是真的知道得一清二楚,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

    以他对她的盯紧程度,宁清秋并不保证此人不会干出尾随跟踪的事儿,他的本事大着呢,万一当时对江府的风吹草门儿清怎么办?

    那不就是被人抓了现行?

    但是这般平淡又不像是知道什么的样子,宁清秋着实有些忐忑。

    还有,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儿,怎么就是非一般的心虚呢?

    都怪红袖碎碎念的一再提起,搞得没什么事儿也像是有什么似的,弄得人七上八下的,好不烦躁。

    还有江夫人,到底是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打着什么作死的算盘啊。不过应该也只是一时热情,宁清秋知道自己的卖相好,能够被江夫人一眼看中还真的要说她慧眼识珠,但是她和江念云那可是一千一万个不般配。

    便是没有七夜,他们也完全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且还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压根走不到一起的,江夫人完全是在那里剃头担子一挑热,一个人陷入自己剧本里面没出得来演得欢乐,她还不好直说,免得把人打击得够呛。

    之后去抚宁侯府便是避着点这位江夫人吧,不然不知道还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她自己倒是不担心,就是怕某个小心眼儿的男人吃起飞醋来江府一对凡人要倒了大霉。

    七夜自然不可能告诉她自己去了一趟天堑峰把监察者们好好敲打了一顿,他们都不必这么遮遮掩掩的行事,就算是爆发修为把整个大周弄得天翻地覆,都是没有不长眼的人会来管他们,压根不敢管,也管不了。

    宁清秋既然有心这么玩儿,他自然是要好好配合,皇帝都是喜欢微服私访,修士怎么就不能伪装一把凡人好好体会一下不靠实力靠脑子的行事模式呢?

    他淡淡说道:“不相干的人我懒得理会,到底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人罢了,经过这一次共同历险,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你也不要把过多的心思放在这些人身上,这些散修有今天没明天的,心性也都说不了准,大多利益至上,还是不要深交为好。”

    七夜自然不是带了偏见看人,他压根就是无视这些散修,包括梵天小和尚在内,都是没放在他的眼里,看都看不见又何谈偏见?

    主要是为了宁清秋舒心自在。

    她高兴就好。

    但是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这丫头就是情感丰富了些,她的那些个朋友:明远当初来得太早,且后来相处只一心为她好且没有男人的那点心思七夜自然对他也满意接受了,后来的陆长生简直是让他深恶痛绝,不过木已成舟,还救了宁清秋一命悉心照料,七夜就是想要翻脸都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和机会,中间毕竟隔着宁清秋,而凤凰玄女就是个女的,不足为患,他勉强可以忍受她占据宁清秋的时间,更多的,他就不耐烦宁清秋接触了。

    朋友贵精不贵多。

    且他巴不得占据宁清秋除了修炼之外的所有时间,哪里容得别人和他分享?待到以后,他们正式发下天道誓言,在九州见证下结为真正的道侣,到时候进行双修,他们就连修炼的时间都是要待在一起不分彼此。

    那样的场景,是他最憧憬期待的未来。

    其他的人,自然是有多远滚多远。

    所以七夜很不喜欢小和尚这些人占据宁清秋太多的思想。

    宁清秋自然知道自家男人的这点子霸道**的属性,某些时候看她的眼神都是恨不得把她关进小黑屋,还好,七夜还能控制自己,好歹没有踩到宁清秋的底线,因为她绝对接受不了自己被折断双翼成为笼中囚鸟,当个金丝雀一般的存在。

    她要的,是和他并肩而立,生死相依。

    所以很多时候,宁清秋也是会迁就七夜一点,两个人在一起,本就需要互相磨合,好在他们对于对方都是真心相待,互相都是为对方考虑让步,故而今时今日才能如此这般的如胶似漆。

    爱情,可是需要一生好好用心经营的最大的事业啊。

    宁清秋就没有反驳七夜的话,反而是前话重提:“别转移话题避重就轻。你还没说你今个儿做什么去了呢,怎么傍晚才回来?”

    “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我了?”七夜轻笑一声,黑眸星光璀璨,流光溢彩,“放心,我可没有干什么坏事儿,也是出去打探消息,顺便在盛京走了走,还去了一趟相国寺。”

    “相国寺?你去那里干什么?”

    宁清秋古怪的看了一眼七夜,要说他是去看望小和尚的,她第一个不信。.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