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七章 向往自由的大家小姐
    这一茬揭过,宁清秋到底不是抚宁侯府的人,老夫人也不想表现得太过亲近,不然过头的话,旁人指不定在心中如何揣测,到时候又生出些事端来就不好了。

    于是便是由着江念雨把宁清秋和红袖带走,她话里面自然不是赶人的意思,反而是说道:“念雨丫头,你把宁姑娘和她的表姐都是带到花厅里面去吧,小姑娘家家的和我们这些老婆子长辈坐在一起多不自在?还是自个儿去玩儿吧,你把朋友邀请过来,自然是要尽到地主之谊,好好地招待宁姑娘她们,毕竟才从松江府远道而来,对盛京都还不太熟悉,你也刚回来没多久,你们一道儿去找其他姑娘玩,也好做个伴儿。”

    这番话当真是体贴极了,而且,正合宁清秋的心意。

    江念雨也怕被这些贵夫人拉住一顿好夸,毕竟她也三番五次的听到江夫人和江将军琢磨她的婚事儿,老夫人对此也很是关心,睁大了眼睛非要给她挑个青年才俊,但是江念雨还没有那个心思,自然是唯恐避之不及。

    在她的心里,有个念头,一直不敢跟旁人说,那就是她想要挑个自己喜欢的人,不然的话岂不是一生不得笑颜?

    权贵世家三妻四妾,她家里面还算是好的,至少父亲极为看重喜爱母亲,连庶子庶女都是没有的,对她和哥哥也是极为疼爱,且江将军是个看重事业不重女色的,故而将军府后院还算是安定和睦,对比近一点的,抚宁侯因为老夫人手腕强的缘故还算是镇压得了牛鬼蛇神,世子爷长房简直是乌烟瘴气,不过因为老祖母坐镇且嫡长女入宫为妃,倒是没闹出什么大事儿来。

    但是江念雨心气高,她想要找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男人。

    不过这多半都是奢望。

    所以她有点想要找个家世低一点的,但是人品能力不错的,当然最重要是和自己两情相悦,不然的话她并不想早早地嫁出去,在家里面多享受几年宠爱难道不好?

    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身在权贵世家,哪里又能真的做主自己的婚事?且她现在压根不想成亲。

    只是这些心思说出来便是大逆不道,她也从不敢朝着外面透露一星半点儿,不然的话大概就连最疼爱她的父亲和哥哥都不一定会支持她,反而是为了断了她这点子心思,会尽快的找个门当户对的男人把她嫁出去,一想到要和一个陌生人共度一生,和无数女人勾心斗角,江念雨就觉得恶心厌烦,故而因为这点不能为外人道的想法,她时不时有几分忧愁哀怨之感,却是再正常不过的。

    按照正常情况,今日什么样的景象用脚底跟想江念雨都是想象得出来,她一定会被老夫人留在松鹤堂,让一堆盛京的贵夫人们评头论足心里称量,当然,老夫人也是会精挑细选,双方都是待价而沽权衡丈量,最后说不定就是会给她定下好几个备选的婚嫁对象,江念雨光是想想就是不寒而栗。

    故而她故意拉着宁清秋直接在这个时候到松鹤堂来拜访,除了看重这个朋友之外,的确是打着掩护的意思,只要是祖母震慑一会儿,暂时回不过来神,她今日便是躲过一劫。

    于是便是笑吟吟的如奉纶音般的,带着宁清秋离去,全然不管身后的突然嘈杂起来的讨论。

    老夫人神情渺远,不一会儿便是收拾好了情绪,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大家都是顿了顿,很快的便是把宁清秋抛诸脑后,当然,心中都是记了下来,很快的便是宛若之前一般热情洋溢的谈论着更多的趣事儿,气氛很快的回温热闹。

    宁清秋轻笑着碰了碰江念雨的肩头,看她走出松鹤堂拐到鹅卵石道上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的模样,打趣道:“念雨啊,你老实说,今日是不是老夫人给你相看夫婿的相亲大会?”

    江念雨愣了愣,奇迹般的瞬间理解了什么叫做相亲大会,立马霞飞双颊,嗔怪道:“清秋!”

    宁清秋眉目璀璨生花:“唔,看来我没猜错。”

    江念雨气鼓鼓的,放狠话道:“你再继续笑话我,我就不理会你了,你在抚宁侯府可是人生地不熟,除了我可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我要是不搭理你了,看你能怎么办!”

    她小脸上一片威胁。

    宁清秋“见好就收”,再继续说下去人就要恼羞成怒了,连忙投降服软,认输道:“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成嘛。我哪里敢惹你啊。”

    模样假惺惺的,一脸害怕,不过因为太过浮夸,倒是把江念雨逗笑了,她又没有真的和她生气,不过是因为提到她自己一块心病,便是十分不舒服,这个话题,因为临近她出阁的年龄倒是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提起,江念雨已然是烦不胜烦,更多的,大概是因为最不想发生的事情临近她却毫无办法无能为力,实在是让人觉得痛苦。

    “唉......清秋,我问你,你就真的这么心甘情愿的接受了家族给你安排的所谓两姓交好的婚约?就要这么嫁给一个从未认识过不知道什么模样不知道什么性格的男人吗?”

    江念雨语气激动的说着,却也很快恹恹,宁清秋既然千里迢迢从江南松江府来到盛京,当初在冰雪原中遇到也是因为她为了祖母身体安康去采摘传说中的雪绒神花期望可以借助神物起死回生,既然这个希望落空,那么完成祖母的愿望,嫁给婚约之人,好像确实是不能反悔且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宁清秋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倒是并不觉得被冒犯,只是江念雨的话确实是有些“出格”,被外人听到定会引发风波,凡人世界皇朝规矩,婚约之事,不得擅自破坏,女儿家的终身大事可不能由着性子来,不过宁清秋倒是并不意外,江念雨看着柔美温婉,其实内里刚强,不然也不会和她一见如故了,骨子里的某些东西,她们还是很像的,没有共同点,哪里会这么快的便是如此投缘?

    江念雨,不是个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她向往着自由。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