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拜别
    宁清秋给抚宁侯府递了拜帖。

    江念雨让人把她接进来的时候,还在担心是不是昨日忧虑的事儿成真,那个小王爷就这般急不可耐的冒犯到宁清秋头上去了,说不定她正是急得六神无主这个时候来找她帮忙想办法的?

    一见面,却看出是她想多了。

    宁清秋气色极好。

    不像是有什么烦心事的样子。

    宁清秋能不心情好吗?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神罗秘境隐藏得再深,还不是被他们发现了端倪?

    这么看来,江家人也算是他们的福星了,虽然说如果不是因为江念云的特殊体质,他出生的时候吸走了所有神罗秘境外泄的灵气导致半点儿天地异象都是没有发生,让他们的搜查变得毫无线索一头雾水,但是最终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让宁清秋他们意识到了神罗秘境的线索,故而这事儿还真的是有点掰扯不清楚了。

    江念雨问道:“怎么一大早就急着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

    宁清秋轻声细语,微微带了点清心咒的梵音,主要是江念雨看着忧虑过重,并且多半是为了她的事儿在担心,宁清秋怎么忍心让她继续这么心神不宁下去?

    “别着急,不是什么你担心的情况。只是......我这就要走了。”

    “走?去哪儿?”

    江念雨瞬间就愣了。

    难不成荣小王爷的威力当真这般巨大,让宁清秋宁愿不待在盛京找那位未婚夫都是要立刻启程离开这里?

    这可真的是万万没有预料到的,虽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离别竟然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江念雨一点心理准备都是没有。

    故而脸上带上了几分慌张和茫然。

    宁清秋拉过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我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家看看了,你也不要太难过,离别是为了下次的重逢,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这倒不是客套话,宁清秋说话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她也真的打算江西陆川府之行后,还要再来一次盛京。

    不只是为了江念雨,也是为了江念云。

    他们这一次出行成功找到线索,可以说是和江家人结了缘分,特别是江念云更是个中关键,修士最降价机缘因果,虽然说不像是佛修那般执着于此,但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还却是无论哪一脉的修士都是认为理所应当的铁则,宁清秋若是之前还是因为看中江念云的资质有这个想法,现在却已经是下定了决心。

    若是江念云有意仙途,那么这个引路人则是做定了。

    当然,因为有个爱吃醋的七夜,引导他修炼的人可以换成是紫青双剑,前提是这两个散修也是有成为青云宗客卿的想法,那最后就都是一家人,那么谁来当这个引路人就是无所谓的,反正都一样。

    宁清秋这点儿心思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她是个没有什么偏见的人,紫青双剑曾经被无数门派势力拒之门外,要说心里没有怨言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换个角度想,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于被一个顶尖宗门势力承认显然是有所期待的,若是没有人招揽还罢了,若是宁清秋真的能够说服青云宗接受他们,紫青双剑入青云宗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反倒是行痴和红袖这样的特立独行的散修,他们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打算拜入宗门世家,自由自在独来独往,他们才是真的不适合宗门世家这样的势力,单打独斗才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宁清秋看人,自己心里从来都是有一套自己的法则。

    “真的要走?怎么这么突然?你实话跟我说,是不是因为昨日遇到的小王爷那一行人?那些人虽然都是大周权贵世家,簪缨子弟,也许行为有所出格,但是决计不敢轻易冒犯你,且天子脚下自有法度,若是有人对你无礼,我们抚宁侯府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你若是因为担心这个,便是可以放心。”

    江念雨想了想,还是拉紧了她的手劝道,她怎么想,都是只有着一种可能,不然昨日才来抚宁侯府赴宴,宁清秋半点儿要走的意思都是没有表现出来,怎么才过了一晚,便是有着这么大的变化?

    “再说了,你不是奉了家中的命令来盛京找你的未婚夫吗?人还没有找到你便是走了是个什么道理?”

    宁清秋心中微酸,江念雨为了留下她,就连一直不喜欢的她的未婚夫都成为了挽留的借口,可见用心良苦。

    不过终究是要走的,早走晚走都是一样,她们到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江念雨虽然没有修炼资质,但是若是宁清秋为她寻来神丹妙药仙花灵草为她洗涤经脉脱胎换骨,也不是不能让她也入仙途,但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养在深闺,骤然让她离开父母甚至是进入险恶的修仙世界,宁清秋实在是不敢下这个决定。

    若是江念雨死于凶险的修仙路途,宁清秋岂不是要抱憾终身后悔不已?

    她不愿意多想。

    只是浅笑了一下:“谁说我没有找到他?正是因为找到他了,我此行的最大目标已经完成,也是时候该启程回家了。”

    江念雨一惊,小嘴微张。

    “找到了?”

    怎么找到的?

    宁清秋像是知道她的疑惑便是解释道:“原来他们家早就搬离盛京,故而我到处探访消息却是至今一无所得,不过好在他本人正好因为有事到了盛京,我昨日在抚宁侯府露面,不少人见过我,其中一位正好与他认识,闲谈之下他就有所怀疑,后来他到镇远镖局的分号有事,顺道拜访我们,结果我们就相认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胡编乱造,因为实在是太过凑巧,可是宁清秋说得认真,而平常人压根不忍心怀疑她在说假话,江念雨更是信以为真。

    “这样啊......实在是太巧了。”这个时候就连她这个不赞成这门婚事的人,都是想到了千里姻缘一线牵,暗想莫不是前世今生姻缘早定在三生石上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儿?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