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九章 武林高手
    她说得轻描淡写,旁人不解其中内情还罢了,魔教天宗的人和血衣楼的杀手们这个时候简直是恨不得再吐出一口血来。

    搞了半天,就是个管闲事儿的?

    还以为是哪家那派第三方势力请来的高手,想要抢夺胜利果实,结果事实告诉他们,其实不过是想多了,人家就是侠义心肠复发?

    勾魂无常气得嘴唇都是在发抖,要说平常男人看得宁清秋这等美貌无双的少女,早就神魂颠倒不知年月了,当然,挨了她一剑性命危在旦夕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可是也不至于恨得咬牙切齿,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有的人,不论是做了什么坏事,都是让人舍不得生气的,且现在可谓是敌强我弱,他们一堆人加起来都是抵不过人家一剑,倒是哪来的底气可以生气,这个时候想的却该是希望宁清秋不要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断那种人,自己等人才可以逃出生天。

    但是勾魂无常不一样,他面容有缺,生来就是个怪物,自小被抛弃是个孤儿,且因为恶鬼般的面容不吉利,就算是当个乞丐也是个受欺负的,没有人愿意对他伸出援手,故而此人心性极为扭曲,套用现代术语来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社会人格。

    后来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侥幸存活,还被魔教的人捡了回去培养,不过也是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才有如今的武功和地位,为人向来狠辣无情没有人性,且他最为痛恨面貌端正姣好之人,不分男女老少,越是美丽英俊可爱秀气,越是招来他的痛恨。

    勾魂无常行走江湖,最是喜欢滥杀无辜,一旦遇上容貌好看之人,轻易不会放过,非得百般折磨才算是高兴。

    可以说,乃是一等一的变态。

    这也是刚才那神剑门少女对于此人深恶痛绝不假辞色的原因,他们肩负重任,为了宗门重振报仇之缘故,也许还会忍辱偷生,但是若是劝降的那个人乃是臭名昭著的勾魂无常,除非是个真正的白痴傻子,否则没有人会愿意相信他。

    落在他的手里,不如死了痛快。

    故而宁清秋光荣的在只见过一面的情况下,成为了勾魂无常眼中钉肉中刺。

    不过双方武力值实在是相差巨大,他这个时候保命都是艰难,哪里又能逞威风啊?

    不过还是怨气重重,声音尖厉刺耳至极:“姑娘武功高强,剑术更是天下无双难逢敌手,但是姑娘可做十人敌百人敌,难不成还能做千人敌万人敌?听我一句劝,闲事莫管,这些神剑门弟子乃是我魔教天宗和血衣楼以及江湖其他几大门派联手诛灭,你若是不想要引起众怒,还是放过我们,这样日后彼此才好相见。”

    话语里面满是威胁之意。

    宁清秋轻飘飘落地,样子举重若轻,看起来压根不像是施展轻功,反而是真的会飞一般,踏雪无痕,落地无声,实在是让人惊叹她的一身武功。

    其实她还真的是会飞,这也是第一次模仿武林高手,还真的有点怕自己演得过头了,虽然已经是极力控制了,但是看这些人的表情,貌似还真的是把她当成了不世出的武功高手?

    看来,真正的江湖武林也没有离谱到什么地方去嘛,算是正常的江湖,不会出现如同风云世界那种高武,也不会有什么一刀破碎虚空的传鹰那样的人物吧,那几乎是等同于修士里面的高手了,起码不下于元婴期,那也未免太恐怖了些。

    神剑门众人听到勾魂无常此话自然是大怒,这个姑娘虽然是来历不明,但是一出场就是救了他们性命,好感已然是max,且他们若是不仰仗这个姑娘,大概要命陨于此,自然不愿意她被三言两语说动了心思放过这一堆神剑门的仇人,但是毕竟是自家的仇怨,哪里又有脸面让无关之人帮他们报仇?

    之前出声的那个俏丽少女首先按耐不住,她衣衫褴褛却也目光灵动,可见并不是秉性柔弱之人,江湖儿女,侠骨柔肠,侠女本就是比起闺中女子更为刚强些。

    “姑娘,姑娘救命之恩,我等神剑门弟子铭记于心,上下不敢或忘。但是这些魔教之人和血衣楼的杀手们无恶不作,且不讲江湖道义,阴谋诡计灭杀了我神剑门,姑娘今日已然得罪了他们,还望姑娘不要听信勾魂无常这个卑鄙小人的话,且把他们杀了,免得消息传出去让姑娘为难且被他们背后之人记恨。若是姑娘不愿意动手,我等愿意提刀一雪前耻以报师门大仇!”

    这番话说出来,当真是掷地有声,杀意弥漫。

    宁清秋倒是不怪这个小姑娘有捡便宜的嫌疑,双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死仇,她既然选择救了神剑门的人,自然不会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她也看出他们不是好东西,但是修士本就不好过多的干预凡人生死,以免引来业果,故而宁清秋也没有痛下杀手。

    “我倒是不怕他们报复,有胆子便来找我就是。”宁清秋轻轻扔掉了手中的树枝,这也是刚才在树上随意攀折的一枝,她可舍不得用炼心剑来对付这些人,那就真的成了杀鸡用牛刀了。

    “你们若是想要活命,便滚吧,有什么报复我接着就是,若是不愿意走,也可,把命留下吧,反正以你们的伤势,若是再耽搁下去不尽早去包扎治疗,便是要流血而尽死去了。”

    勾魂无常他们自然是惜命之人,连滚带爬的便走了。

    离去的怨恨眼神,宁清秋完全没有在意。

    那个少女显然不乐意,但是宁清秋乃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既然她说了要放人,她也不好阻止,毕竟这些追杀他们的人乃是宁清秋一人制服,她有权利处置。

    宁清秋抬步欲要走,却被青年清朗的出声制止。

    “姑娘......前辈请留步。在下余白,神剑门大弟子,谨代表师弟师妹们,叩谢您救命之恩。”

    对着宁清秋实在是不好称呼,她武艺高深莫测实在是让人高山仰止,单单称呼一声姑娘又觉得不够尊重,称呼一声前辈决计没错,但是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不过少女模样,喊前辈其实也挺别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