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四章 各怀心思
    听了宁清秋的话,其余的人也意会般的笑了起来。

    气氛瞬间变得极好。

    之前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紧张的。

    毕竟他们找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神罗秘境?如今近在咫尺,不紧张的话,他们就不是修炼者,而是真正的神仙了。

    到底是人,情绪还复杂,平日里在凡人眼里高高在上,不过是因为引动他们的心绪的事物和凡人以为的那一套截然不同罢了。

    七夜黑色如渊的眸里也闪过微微的笑意,这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般调皮,想的东西注意的要点永远都是和别人不一样。

    而他独爱她的与众不同。

    故而就算是七夜身上的清冷淡漠也柔和了许多,没有那般孤高寂寞,他一直都是孤独的,不过因为有了宁清秋,就连孤独都是变得让人愉悦起来。

    宁清秋拿着九龙杯,已经是没有继续吐槽嘀咕人家了,若是九龙杯有灵,这个时候听到她带头的嘲笑也是要委委屈屈的哭上两声的,不过因为漫长时光得不到灵气补充,九龙杯已然是处于彻底的封印状态,不然的话,内里的灵性在早就会被污浊的尘世沾染毁灭了,这个时候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就像是个死物一般,但是名动九州的九龙杯又怎么可能没有器灵?

    只是这个时候宁清秋自然也不会唤醒它就是了,平添麻烦,一切都是等到进入了神罗秘境再说,若是这东西真的是秘境里面流落出来的,那么它的器灵必然是对于这个传说中的修士大能墓葬群有着诸多了解,他们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极好的导游,反正即便是对方知道的东西再少,比起他们这一堆外来人来说也算是多的了。

    她按照余白的指示,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那个暗格,沉吟了一下,先将木盒子放了进去,大小刚刚好。

    至于说九龙杯,就这么被她拿在了另一只手中。

    木盒刚一放入,便是无比贴合暗格空间,简直像是天生便是如此。

    行痴说道:“原来这钥匙不是九龙杯,而是这木盒子,开始我倒是没有注意到,原来这个暗格出处就有一个空间壁垒缝隙,虽然微小不易察觉,但是一旦是放入这个木盒,我便是可以探查出来了。”

    其余的人立刻便是精神一振。

    宁清秋微微点头,肯定了行痴说法,因为不单单是他,在场的人也差不多感觉出了异样,紫青双剑表情也变得格外激动起来。

    “那我们便是打开空间缝隙过去吧,九龙杯过去那边再补充灵气唤醒器灵,到时候还可以帮我们指引一番,不然过去便是两眼一抹黑。”

    小和尚站在队伍的后方,神色埋入阴影,半明半暗的,让人看不清。

    宁清秋其实是打算在秘境探索结束之后,将九龙杯物归原主就放在暗格中的木盒子里面,绝对不会带走。

    因为她深切的怀疑有可能神剑门并非对于九龙杯的来历一无所知,不然的话,好好的一个练剑铸剑为根基的宗门,传承了前身宗门的使命,怎么会把一个不明来路的杯子当做是宗门至宝,当做是传承复兴的希望?

    更宝贵的,不该是神剑门的弟子、神剑门的秘籍这些东西吗?

    就算是金银财宝也不错啊,因为只要是有足够的财富,神剑门总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但是他们最看重的却是一只没有办法使用的杯子,即便是这只杯子怎么也没办法破坏,但是这些凡人也绝对是没有办法使用,而且就连材质都是搞不清楚,若是只是九龙杯偶然流落在外落入了神剑门的手中,那么他们更多的只会是把它当做是稀世珍宝而不会当做是传承重物,所以宁清秋有理由相信自己的怀疑。

    那么神剑门怎么会知道九龙杯不同寻常?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当初得到九龙杯的人就是神剑门的人,或者是神剑门的前身,不是说了这里乃是神剑门前身的发源地吗,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们对于修士修炼一说有了一知半解的了解,甚至是可能就是入世的修士创立了这个宗门也不一定,总而言之,宁清秋觉得这是神剑门的机缘,她没有必要非要带走九龙杯,若是九龙杯流落在真正的凡人手里,也许她还会感叹一句明珠蒙尘,但是若是神剑门祖上有修士的存在,后人也对此有所了解,那么九龙杯差不多就是人家的传承之物,她可没脸面去抢夺,反正对她而言,有手中剑就够了。

    只是这话暂且不可说与红袖他们,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故而她也没说自己打算把九龙杯最后要怎么处置,只是说暂时放在她这里,其他的人也没质疑,毕竟一开始这东西就是交在她手里的,那么宁清秋自然是有优先权的。

    何况九龙杯再好,神罗秘籍可是个天然的大宝库,里面好东西不知凡几,这个时候要是为了一件法器闹起来那可是得不偿失,在场的可没有一个人是傻的,默认九龙杯属于宁清秋,几乎是个不争的事实。

    七夜已然是站在了宁清秋身边,红袖没奈何,只能躲得远远地,跟在行痴旁边,宁清秋和七夜紧随其后,紫青双剑次之,最后殿后的却是小和尚,大家心照不宣,毕竟小和尚带他们来神罗秘境,大家都是出于对他信任才同意这个计划,他殿后大家放心。

    暗格处拉出一道长长的黑色缝隙,就像是恐怖獠牙大口张开的前兆。

    行痴沉声道:“就是这个时候,我们走!”

    话音刚落,几人化作流光,瞬间投入空间缝隙,黑色的丝线渐渐变得细微,最后像是伤口愈合又伤疤消失一般再无踪迹,祠堂内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些一个个静静地立着的木牌祠位将一切尽收眼底。

    五光十色缤纷绚烂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场景放映般的在他们眼前呼掠而过,让人头晕眼花的,当然,几个人都是极为强悍的修士,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却是脸色微微苍白。

    宁清秋更是元婴之体,却是半点影响也无,但是为了掩盖部分自己的修为,她装作是和其他人一样的难受模样。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