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二章 断魂阵
    是美景如画,确实是让人心旷神怡。

    他们也到了大周凡俗一段时日,倒是有些怀念这样到处充斥灵气和大自然美好的地方,不过......

    这里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坟墓啊。

    恩,虽然之前也不像来着。

    “我们走吧,大家小心行事,谁知道这是不是又一个障眼法?”

    宁清秋捋捋衣袖,却是故意慢了半步落后在小和尚之后,就是为了起到一个监视的作用,不然已经知道其另有恶意还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的,那就是真傻了。

    连孙思邈都是说过,唯有脑残不可治。

    宁清秋当然不会让自己当真被背后插上一刀。

    不过瞟瞟七夜,也觉得有他护着,自己应该是安枕无忧的,这么一想,心里又很是甜蜜。

    其实要说多么紧张也不是,神罗秘境虽然危险,但是她自己也不是个弱的,自有骄傲,炼心剑也是攻伐利器,更主要的是,自己的男人很可靠。

    宁清秋独立是独立,但是却不是那种死撑着很倔的那种女强人,女强人虽然事业可以做得很成功,但是面对家庭可能就是难以顾及甚至是和家人疏远,而宁清秋敬佩这样独立自强的女性,自己虽为女儿身但是也绝对不会堕了剑修的名头,但是面对爱情,她也有无数的柔软情绪。

    这并不矛盾。

    七夜拉着她的手,虽然不说话,但是就是站在她的身边,就是全力的支持,最坚定的盾牌。

    他眼神清淡,环顾周围的环境,声若金石,飘入风中一般:“你们小心点,这里应该是个大阵,若是随意乱走,想必就是机关无数天地反复了。”

    这是提醒,也是警告。

    七夜对于其他的几个人倒是漠不关心,他还没有什么闲工夫显摆自己的同情心和怜悯心,那玩意儿还真没有,就是看在宁清秋的面子上提点一句,更多的是不想要节外生枝,让他们因为一些错误的举动给自己和宁清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打扰。

    在他心里,自己此次出行是和宁清秋出来休闲度假的,不过因为盛京之行宁清秋惹来了许多的瞩目,甚至是那个什么人间的王爷竟然还敢打她的主意,简直是差点儿没让七夜气炸了肺。

    于是乎,愉悦的情绪消退,暴躁涌上,故而这段时间他都是沉默不语,都快有点郁郁寡欢了。

    当时虽然是一瞬间怒极,恨不得把整个盛京都是给踹上天,但他事后稍微冷静一点,就把自己的这点情绪遮掩得滴水不漏了,因为知道宁清秋的关注就那么多,他轻拿轻放粉饰太平还好一点,若是真的要扭着不放,反而是让她关注那些不必要的凡人去了,便是得不偿失。

    再说了,以他的身份,和凡人计较,太丢份儿。

    故而有的时候宁清秋在心里暗暗腹诽他闷骚,还真的是没有说错,吃醋这事儿干得飞起,但就是闷着不说,不过宁清秋也不会刻意去揭穿他捅破窗户纸,那对她没什么好处,万一七夜恼羞成怒日后破罐子破摔,整天搞出霸道总裁那一套,她岂非是有口难言?

    那些场景情节,看看电视剧小说就好,轮到自己身上,自然还是希望有一个宽容体贴大度温柔的男盆友了,虽然貌似七夜一个都是不符合就是了,但是他到底是因为她的意愿而改变自己,这一点,弥足珍贵,故而宁清秋对此也是明白,不吝于同等回报他的感情。

    行痴却是一愣,七夜很少说话,在这个队伍里面几乎是比起紫青双剑还要沉默寡言,但是有绝对不是没有存在感,正相反,无人可以忽视他,他说不说话做不做事存在感都是强得可怕,但是他们也不敢轻易的招惹冒犯,还问过小和尚到底是哪里找来这么个了不得的人物,不过梵天却说他并不清楚底细,只是知道乃是和宁清秋一对儿的神仙眷侣,算是买一送一打包的那种。

    当时行痴简直是无话可说,但是也不至于怀疑七夜心怀不轨什么的,毕竟他们这个小团体联系纽带本就脆弱,经不得破坏,何况看七夜那高傲冷漠到连话都不愿意和他们多说一句,就知道人家没怎么把他们放在眼里,看得到的就只有一个宁清秋,哪里会有什么阴谋。

    不过行痴也没什么心理不平衡的,修士在外游历,什么样的事儿和人都是会遇见,且七夜一看见不简单,他还真的不愿意热脸去贴冷屁股,弱者对于强者上赶着讨好跪舔虽然在九州修炼界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反而是非常普遍,但是对于行痴这样的人来说,却还是有点傲气讲脸面的,且七夜拒人于之前之外的气场太强大了,看着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退避三舍,若是形容得夸张一点儿,这放人间来说怎么都是可以让人膝盖一软跪下来三呼万岁了!

    所以一直以来,行痴对于七夜都是不了解的,但是可以清楚地知道,对方的修为一定极为高深,因为他一点都是看不透,而有本事的人向来傲气无比,且宁清秋这样的天骄这样的性格都是对他百依百顺柔情蜜意,可见他的厉害,但是行痴没想到的是,这一位竟然还是阵法、机关之术领域的高手。

    他惊叹中带着点佩服的看着七夜,说道:“道友竟然也看出了这里的大阵?看来也是同道中人,不过我观此阵九曲回转纵深莫测,倒像是传说中的断魂阵,看似风平浪静其实诡谲凶险,一不小心便是杀身之祸,我见识浅薄,只能知其然不能知其所以然,更没有解决之法,不知道道友你可有对策?”

    他擅长的是天机阁神棍们的那一套,风水堪舆、星辰轨道、命数因果,都是他研究的领域,阵法一道乃是天地变化之道,他自然也是有所研究了解的。

    当然,在这一点上,他学得应该是没有明远精深。

    他说道断魂阵,宁清秋倒是偶然听过,确实是凶阵无疑,只是问及解决之道,未尝没有一点试探七夜的意思啊。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