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九章 下水
    一  紫霄很好的表现了一番什么叫做怒气冲冲。

    当然,这股子气当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而且人家这话虽然直白,但是也实在没什么错,哪里有好指摘的地方?

    青冥扯出紫霄的袖子拽拉他一把,满头黑线简直是要焦头烂额了,他以往知道自己兄弟向来嘴上没个把门,但是这么得罪人的话他一个没拦住还是被他噼里啪啦叽里咕噜的喷出来,简直是让人拿他没办法!

    他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看向宁清秋的眼神有些歉意:“紫霄他不是针对你,宁道友,你别往心里去,他的话,听过就算。”

    “不过我们走到这一步,大家都是不希望前面都是无用功,这个暗月龙虽然厉害,但是也败在你的手下,起不到什么作用,我看我们还是下湖去看看,若是事不可为,再谈离开不迟。”

    青冥的话比起紫霄那硬邦邦的一通就软和多了,但是表意是在批评紫霄,但是说白了还是彻头彻尾的维护,宁清秋觉得这两兄弟的感情还真的是很深厚,没得说,紫霄直接粗犷却也不失淳朴直爽,青冥看似软和温文不多话,但却是绵里藏针自有计较,两个人倒是相辅相成合拍得很。

    宁清秋点头示意:“无碍。你们说的也没错,那好,现在大家表态吧,少数服从多数。”

    这乃是她习惯了的方式,也没有搞什么一言堂,不然的话这个脆弱的联盟大概是这会子已然崩溃了。

    而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精诚合作团结一致肯定是他们要遵守的第一要则,不然的话情况就更不妙了。

    可七夜扫了紫青双剑兄弟一眼,却是斩钉截铁的吐出几个字:“我们没得选择。”

    恩?

    宁清秋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下意识的有点吓住了,七夜向来是沉稳自若淡漠自持,很少有这样喜怒形于色的时候,一般这个模样都是情绪格外激烈的表现,而她说的话,哪里戳到他了?

    况且——

    什么叫做没得选?

    他还要搞独裁不成?那就完全的违背了游戏规则。

    七夜确实是有着掀桌子的力量,但是这就和他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了啊。

    “你们之前都是没有关注我说的话的重点。重点不在于那暗月龙如今实力几何,而是镜花水月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月光龙和暗月龙唯一共同的一个天赋技能,可不是轻易可以解除掉的。镜花水月,真既是幻,假也是真,我们进得来出不去,除非从它最强的一点打破,才可以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就是要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了,你们都是没有发觉,天地间的灵气渐渐地稀薄淡化吗?”

    宁清秋下意识的就抽了抽鼻子深呼吸一口气,然后面色猛然一变。

    “这是?!”

    “灵气潮汐的低配版。”七夜沉声道,“镜花水月会渐渐地抽取干净这里的灵气,且最可怕的是,还会让这里布满毒瘴之气,将这里变为绝域死地,所以你之前用凶险这个词语来形容这个墓地,当真是没有用错亦丝毫没有夸张。故而我们没得选,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因为退不了。

    退了,就是个死字。

    没有任何修士,可以承受恐怖的灵气潮汐。

    那就是修士的紧箍咒,念咒与不念都是让人头疼不已。

    宁清秋苦笑道:“我还真的没有发现,这一招堪称是温水煮青蛙,一点点儿的把我们煎熬死掉可能都是察觉不了,当真隐秘。既然没得选,那我们就只有勇往直前了,大家往湖里跳吧,这跳山跳洞跳水的,什么时候才走到底儿啊......”

    说到后面她都是自己摇摇头笑了。

    行痴都是忍不住说道:“宁道友这个时候还能够谈笑风生,当真是让我敬佩。”

    宁清秋嘴角抽抽,已然不想和他讨论什么才叫做谈笑风生了。

    她这完全是苦中作乐嘛。

    几个人都不是拖沓的人,问了七夜关于镜花水月有没有什么注意禁忌之法的时候,他并无多建议,于是大家只好一个个的跟下饺子似的往水里跳,宁清秋还非常的不合时宜的想到了当年阖家看奥运会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跳水和体操,再加上个乒乓球和羽毛球,主要是这几项当时都是国家金牌争夺的最有实力的几个领域,所以特别喜欢,没想到自己当初连游泳都不怎么会现在倒是领略了一把跳水皇后的风光无限......

    自己想着也是可乐,反正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来管你的脑洞,随便你怎么想也碍不着别人半分。

    碧蓝湖水轻轻荡漾,几个人跳下去却是半点儿涟漪也溅不起。

    灵气湖泊当然是和普通的湖泊截然不同,宁清秋下到水里就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然后她感觉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是张开了,涤荡在清澈灵秀的湖水中,像是被温泉仙池给浸泡透彻,舒服得简直是想要呻吟了,除了鼻子,简直是全身上下都是在呼吸。

    然后她便是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真的是傻了不成,哪有修士在湖水里面闭气的?对他们来说,呼吸这个问题早就不是阻碍人类在水底畅游的缺点了。

    修士体内自成天地,内外天地交感循环,灵气自生,可不是靠着空气中的氧气存活的。

    她好奇的开始打量湖底。

    他们入水之后没有经历过很长时间的下沉,反而是几秒钟之内就像是穿透了一层薄膜一般,瞬间就到了湖底一般,湖看着不深,其实内里不知道纵深几何。

    湖底并不是没有光,只是深深浅浅幽幽淡淡的蓝交杂犬错,光晃晃悠悠的,宁清秋的脸上都是被照得斑驳,却也更是清美,她眼眸如星,便是在湖底也是亮灿灿的,盯着深幽的黑暗底部,那里像是囤积着一大堆的淤泥,有什么东西在内里翻滚,连带着土层都是被拱起颠簸。

    “是暗月龙!”

    她一开口,便是一连串的小小水泡,然后便是懊恼的开始传音。

    “怎么办?要不,我给它一剑,不信它不蹦跶出来!”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