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救死
    两道身影在洞窟中打得风生水起十分激烈,偌大的宝库瞬时间充满了刀光剑影。

    剧烈的灵气冲击波动给这个千万年未曾有人踏足的地方带来了灭顶的灾难,无数的珍稀宝石、神妙的法器丹药都是受到波及冲击瞬间化作了碎粉。

    只是这个时候,没有人有多余的心思去心疼这些了。

    紫霄抓住自家兄弟的手,一个英豪汉子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哽咽难言。

    说是哥哥,但是他和青冥的相处,更像是个被照顾的弟弟,盖因为两个人的性格不同,紫霄粗莽直爽神经粗大,青冥却是聪慧敏锐,平日里即便是修为相当,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紫霄听青冥的话,倒像是兄弟身份掉了个个儿。

    这下青冥濒临死亡,让紫霄简直是痛不欲生。

    青冥微弱的喘了口气,胸膛的起伏已然是微不可查,他强撑着还要安慰紫霄:“哥,你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流血不流泪,你都给忘了?没出息!”

    紫霄粗鲁的抹了一把泪,用力之大,脸皮都是泛红。

    “都什么时候了,我哪里还有心思想什么不流泪?你赶快好起来,我就不这么没出息了......”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别看他刚才还声嘶力竭的喊着要杀掉梵天,实则青冥生命垂危,他一腔心思都是救活他,哪里还有报仇的想法?

    故而宁清秋和梵天斗得激烈,他也没有想到要去帮忙。

    当然,也是因为红袖和行痴的竭力阻拦。

    他们和紫青双剑一般,都是将小和尚看做值得信赖和托付的朋友,那一招,不单单是捅穿了青冥的丹田气海,也同时给他们所有的人都是致命一击命中要害,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绝不能乱了阵脚,不然反而是中了梵天的奸计!

    事到如今,用什么样的阴暗心思去揣测梵天,都是不足为奇。

    青冥眼里也慢慢流下泪来,他呼出的气变得淡薄轻微,胸口心脉处唯一剩下的那点温热也慢慢的没了温度,他的死期,就要到了,梵天在他体内留下的异种真气每分每秒都是在摧毁他体内的生机,而他的丹田气海已破,此时此刻,便是神仙下凡都是救不了他的性命了。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握住紫霄的手,呕心沥血般的嘱托:“哥,你若是此次得以逃出生天,到了那个时候若是梵天还活着,听我的话,不要想着报仇,炼剑求长生,连带着我的那一份儿,好好地活着,明白吗?”

    梵天若死,两个人黄泉路上也可以作伴。

    梵天若活,那便是证明就连宁清秋也是奈何不了他,到了那个时候若是紫霄能够活下来,便是远远不及仇人厉害,所以青冥千辛万苦临到死了还要嘱咐他绝对绝对不要替自己报仇,因为那将无济于事,且说不准还要再次搭进去一条人命。

    若是梵天算计成功,除他之外,其余的人都是要死的话,那么便是命该如此,他也用不着多做什么打算了。

    一番话,全部都是对于兄弟的拳拳心意。

    他不指望紫霄能够全然明白他的苦心,只求这个哥哥能够再一次听他一回。

    那便是死也瞑目了。

    紫霄口腔里面泛出血腥气息,眼珠子都是红通通的,最后还是咬着牙,使劲的点了一下头,那速度快的,简直是慢一点都是要反悔似的。

    “好,我听你的。”

    即便是他心中再恨,哪里舍得这个时候还要违逆青冥的心意。

    便是再不情愿,再不想要接受,他也知道青冥的伤已经是药石无效了。

    除非......

    除非天上掉下个大神医,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那种。

    这可不是修士修为高就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想起要求七夜帮忙,他虽然神秘高深莫测,但那也是修为高超实力超凡脱俗,面对这样的重伤,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真的没救了吗?行痴道长,红袖姑娘,我求求你们,帮我想个办法吧?我紫霄日后做牛做马结草衔环都是报答你们,刀山火海要我去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已经是茫然无比,只能够到处求人。

    行痴叹息般的摇摇头:“我等也想救他,但是真的是没办法了。丹田气海已破,五脏六腑俱损,心脉筋络全断,生机已然流逝殆尽。除非......”

    紫霄听他停顿,眼眸却是骤然点亮,像是燃尽了最后一点光辉。

    他捉住他的衣袖,恳求道:“除非什么?行痴道长你有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除非那位传言中的九州第一神医在场,不然其他人也是束手无策。大概也就只有那位才有这等倒转性命天机的本事。”

    红袖接话道,话语里面却也是无望。

    他们现在身处神罗秘境,不要说能不能让陆长生出手,就算是他们真的打动了那位大神医,可人家山高水远的,压根来不及赶到这里啊。

    青冥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到时候魂归地府,难不成还让神医过来招魂吗?

    若陆长生真的有起死回生之能,这世间的修士还求什么长生无极,全部都是排队去找陆长生了,那么神医之名也用不上了,干脆就是彻底的变成神仙了。

    七夜总算是看不过去这般哭哭啼啼,他冷眼旁观这闹剧半晌,总算是袍袖一挥,将满面泪痕哭得跟个熊孩子似的紫霄拂开。

    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微微屈起一弹,一枚朱红色的丹药便是顷刻落入青冥的口中,那丹药带着淡淡的荧光,只花生米大小,看着精致,倒不像是丹药反像是工艺品,不过入口即化,微微带着淡淡的香气,宛若清泉流雪,草木花果。

    他冷声看着摔懵了的紫霄哼道:“快收起那哭哭啼啼小女儿做态!人还没死呢!”

    复转向青冥,面色也是冰冷漠然。

    “且安心吧,你暂时还死不了。用不着交代遗言。”

    其余几人看得一愣愣的,悲伤的气氛瞬间就是被人拦腰截断,一时之间竟然是摆不出一个恰当的表情。

    谁能告诉他们,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