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附身夺舍
    梵天伸手摸了摸眉心,手上沾染了血液。

    他面色无波,其实已然怒极。

    曾经的他,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不至于千万年后都是被人铭记,但是即便是在上古大能辈出高手如云的年代,也算是有一席之地的修士。

    毕竟不是随便哪个牌面上的人物都是可以把自己埋葬在神罗秘境的,这是很多修士汲汲营营追求一生都是希望渺茫没可能做到的事儿,他能够在神罗秘境中为了一个复活契机陷入黑暗无数年,又能够抓准时机巧妙地利用那个曾经来到神罗秘境的老和尚顺利的逃出生天,最后附身夺舍在小和尚身上,重新拥有了第二次人生,他已经是足够自傲了。

    故而他的自信心已然膨胀成了无与伦比的自负。

    他熬死了那些曾经傲视同辈的风云人物,比他妖孽比他天才的那些修士已然死绝,他却能够抓住机会再次复活,世间大概是没有比他更幸运的人了。

    梵天觉得,也许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真正的天道眷顾的宠儿。

    可想而知,宁清秋给他带来的伤痛让他多么的恼怒愤恨。

    可惜,他远远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本事。

    有得必有失,他既然拥有了崭新的人生,自然不可能希冀同时带来他曾经纵横天下的修为,但是在这个刚刚复兴的时代,便是化神修士也是少之又少,合道境界的大能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有,那也是九州镇压气运的底牌,且魔族入侵在即虎视眈眈,眼下的局面,正是大好时机,足够让他先是不惹人注意的闷头发展,然后等到神功大成修为恢复的那一天,便是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人族至高之位,并且倾尽天下之力供养自身,想必可以在以前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计划实在是很完美。

    可惜第一步就是看着要夭折的样子。

    在宁清秋这么个小辈这里吃了大亏,梵天如何不怒?

    在他看来,宁清秋不过是给他进补的食材,一枚助他修炼的神丹,地位等同于某些难求的珍稀灵药,乖乖的为他付出性命为他的事业添砖加瓦也就是她的最大价值,现在他竟然在这么个小姑娘手里敌不过她的剑术还受了伤,简直是奇耻大辱。

    特别是在梵天如此自信心爆棚的时候,瞬间就让他恨意凛然。

    宁清秋顺利的成为了梵天仇恨榜黑名单上的第一位。

    不过她无论知不知道,都是不在意就是了。

    她冷冷的看着他,眼睛璀璨如星,清澈而无畏,管他是哪个犄角旮旯历史尘埃里面冒出来的鬼东西还是什么妖魔鬼怪异族生物,宁清秋半点儿也不会胆怯的。

    这个世界,归根到底做主的是人族。

    她手中三尺青锋,足够震慑天下的魑魅魍魉。

    眼前的人,既然撕破了温情的假象面具,那么就说明一直以来她以为萌萌哒的那个小和尚根本不是什么可爱的生物,反而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那么不论他什么底细,在她眼里,都是罪无可赦。

    是以宁清秋半点儿不会手软。

    她分得清真假是非,辨认得了好坏黑白。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束手就擒,打开洞窟入口放弃你所有的后续计划,我酌情还会考虑给你个体面点的死法;第二,被我一剑穿心,就此埋骨神罗秘境,说不定千百万年后还有机会得到一次复活契机,若是足够幸运,将来说不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显然,宁姑娘是**裸的开了嘲讽。

    也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试探。

    梵天则是轻蔑至极的嗤笑两声,摇了摇头,显然对她的提议不以为意。

    “九州这么些年来灵气稀薄,人才凋零,修士界也越发的不成气候,你确实是剑术高超便是放在我们的那个时代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剑道妖孽,可惜啊,你还太嫩了点没成气候,若是你现在有了化神期的修为倒是有资本对我喊打喊杀,可是你现在不过是个元婴期,倒是哪里来的底气对我大放厥词?”

    “没错,我承认我恢复的时日尚短,还不能有效的借助这具身体恢复昔日修为,但是没关系,我对付不了你,但是总有东西能够对付你,然后借助你们练成人丹,我服用之后自然可以重临巅峰,到时候离开这里,我仍然是九州修士中的天才,雷音寺的爱徒,将来人族重鼎,便是可以由我执掌,你们也算是死得其所!”

    他张开双臂,拥抱世界的姿态,格外猖狂。

    但是宁清秋并没有发笑。

    眼前看来梵天确实是个失败者,败在她的剑下,但是她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从他的话语和表现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这显然不是梵天小和尚,而是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孤魂野鬼,来自于远远早于如今的年代,曾经甚至是神罗秘境的亡魂一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夺舍了小和尚,竟然还瞒过了无数人的耳目,至今没有人发现端倪。

    普通的夺舍乃是邪门歪道,魔道手段,正道修士一旦发现就是会斩尽杀绝,毕竟谁也不想自己或者是子孙后代亲朋好友不经意的就是被别人鸠占鹊巢,故而九州修士对于夺舍一向是深恶痛绝。

    就连魔修自己都是不怎么待见夺舍的手段,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这招数会不会用在自己和亲近之人的身上,故而只是把它当做是最后保命翻身的一个底牌。

    而夺舍毕竟是不符合天道运转,修炼起来隐患重重,其艰难处有的时候不亚于心魔入体,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轻易使用。

    且到了如今,会这样的秘术的人已然不多。

    梵天显然不是这样。

    宁清秋不免联想到了自己,他们两个人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她乃是一头雾水的就是被投入这个世界进入这个身体,是被动不能做主的,而梵天显然是主动害人,两者本质上倒是不能够相提并论。

    就连七夜都是没有看出来梵天小和尚乃是被人附体夺舍,可见用的招数多么的高明,难怪雷音寺和天下人都是被蒙在鼓里。

    要不是他自己露出马脚,可能真的无人能够发现这里面的真相。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