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破坏平衡的存在
    地脉,乃是一个秘境赖以生存的根本。

    它们乃是游离在真实世界和虚空之中的存在,一个秘境不论是以何种方式存续世间,都是有着地脉这个根源牵系着主世界,不然的话,就像是无根浮萍,压根无法和云荒九州共存同现。

    地脉之气,本质上乃是世界核心分化而出的力量。

    要说品质,那是无与伦比的高。

    正常的修士,没有资格接触这个层次的力量。

    但是以七夜的见识本事,哪里能不认出地脉之气?

    他早就感应到了地脉的奔驰涌动,也瞬间就想通了来龙去脉。

    无论梵天本身是什么人物,有什么样的谋算,他本质上力量还是远远没有恢复,便是恢复到了鼎盛时期,只要不是合道境界的高手,七夜都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是输家,他一定会是胜利者。

    那么借助外来力量留下他们,就成了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而在神罗秘境中,有什么方法比起地脉之气还要给他保障?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有办法在狂暴的地脉之气保证自己绝不会被波及,毕竟地脉之气乃天地伟力,某种程度来说是专属于天道的部分力量,是不会以修士的意志改变转移的。

    不过看梵天胸有成竹的模样,应该是被他掌握了某种手段,可以一定范围和程度操控地脉之气,甚至是说不上操纵,只是可以借助地脉之气将他们一干人等尽数诛灭,而他梵天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七夜却是要笑他打错了算盘。

    他千算万算,大概都是没有算到自己的队伍里面混进来了一个返虚境界的大高手。

    这对他而言,大概是一个让人怎么也笑不出来的冷笑话。

    正是因为梵天想象不到,他尽管是尽量的费心筹谋苦心孤诣,没打算看低宁清秋等人,但是以他曾经的高高在上和复活的到来,已然让这位曾经的大能有些迷失了心智,他的野心太庞大,很可惜的是,暂时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

    不过梵天也不是个笨蛋,相反,他很精明,将自己的身份隐藏得非常好,端看雷音寺无人看出他是个冒牌货,甚至是人家还光明正大的在神京城天下人的眼皮子底下顺利的在九州武道会上扬名立万,便是可以知道梵天的伪装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但是他到底是低估了七夜。

    他知道七夜来历神秘背景莫测实力也很强,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恐怖到了可以控制地脉之气的程度,甚至是在天崩地裂的灭世场景中,他都是游刃有余云淡风轻。

    地脉之气汹涌而出,玄黄色,接近大地的颜色,它们乃是纯粹而本质的力量,并且因为激发得过于急促,显得无比暴躁,想要撕碎世间的一切事物。

    没有人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它们。

    梵天就站在一个小小的几乎只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圆圈内,笑吟吟的看着几乎是下一刻就会被摧毁的宁清秋等人。

    他站立的位置,乃是秘境中唯一不受地脉之气影响的地方,因为他脚下踩着的乃是秘境核心。

    地脉之气会摧毁一切同化一切,让世间万物归于虚无,但是它们绝对不会影响到核心,因为那本来就是它们诞生的地方,守护的东西。

    秘境都是有核心的,就像是世界都是有核心的,它们的存在很难用语言去描述,无形无质却也实际存在,你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它必定真实。

    核心无处不在,核心四处移动。

    他当年费尽心机才摸透了一点核心的移动轨迹,可以暂时的进行控制跟随,之前引动地脉之气的时候,他就顺利的用摸索出来的方式引导核心暂时的来到这个洞窟地步他站立的位置。

    这就将他站立的位置和秘境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一方天塌地陷,近在咫尺的他却是毫发无损。

    只要是抓准时机,在宁清秋等人魂消骨融的那一刻,用他学得的秘术将人丹练成,利用他们的精气神魂练就的人丹,足够让他更进一步,更快地恢复过往的实力,而这一次,有了小和尚本体这样的年轻的鲜活的**、正在昂扬发展的青春时刻,他就有了无比高的起点,将来不单单是恢复力量,还会走到更远更远的位置。

    想到这里,梵天就是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即便是中途有些冒险,即便是现在被宁清秋在身上留下剑伤,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成功付出的些许微不足道的代价。

    日后他的丰碑成就上,宁清秋他们也算是添上了一笔贡献。

    他会感激他们的。

    也会记得他们的。

    所以——

    安心的去死吧。

    不要继续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为了这一刻,他已然筹划了太久。

    然而,世界之所以充满惊喜,在于它时刻充满了意外。

    七夜踏步向前,于此同时无数的光带宛若银河从天而落,环绕他身周。

    光带延伸,将青冥紫霄还要红袖行痴纷纷缠绕,就这么带着到了他的身后。

    他身形一晃便是已然来到宁清秋身旁,握住她把持炼心剑的手,轻声曼语:“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宁清秋一瞬间放松了绷紧的背脊,她是无坚不摧的战斗者,同样,也是一个渴望保护的小姑娘。

    这并不矛盾。

    在他面前,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他沉默的时候,是无声的山峦寂静的深谷,但是当他张开双目的时候,日月轮换天地颠倒,他成了世间万物的瞩目中心,唯一的太阳!

    不要说是梵天脸上跟死了爹妈一样的神色,他身后的几人也是个个傻眼。

    除了宁清秋,大概是人人心中都是在刷屏两个字。

    卧槽——

    所有的人都是对七夜的战斗力有过评估,知道他高深莫测目下无尘,除了宁清秋什么人也放不进眼里,其他的人也无事不会去他眼前晃悠,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底牌竟然如此超纲。

    身化星辰。

    这是化神真君还是传说中的返虚大能?

    眼前的世界是不是已经坏了啊?

    这简直是破坏平衡的存在!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