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温暖如春的风光里,众人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身处寒风冬雪中。

    最先回暖的是紫霄青冥两兄弟。

    他们得了宁清秋的口头承诺,某种程度而言,已经算是半个青云人,这么算下来,还和宁清秋沾亲带故,大家大方向来说,已然算是一家人,故而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去。

    嗯,依照七夜对宁清秋的那股看重,应该不会对他们出手,大家会老老实实的保守秘密的,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在外面不管自己的嘴巴,那就是意味着不要命了。

    话说在头上的脑袋和嘴巴只能够选择吃饭和说话的两者之一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会选择乖乖闭嘴,好好活着的。

    选后者的,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大家都是在装傻,一脸淡定的像是没有听到七夜在说些什么似的。

    宁清秋瞅了两眼,觉得大家装疯卖傻的本事确实是不错,她偷偷乐了。

    心里应该怕得要死吧?

    但是以七夜的富有,他还真的不怎么把神罗秘境放在眼里,想想悬空山的婆娑秘境,那个掌控时间奥秘的神妙奇异之地,就知道他眼界多高啊,而且到了他这个层次,外物的作用除了玄黄之气这样的至高级别的神物,其他的东西的用处已然是微乎其微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样的圣人高度,貌似也不难达到。

    只要你的力量和眼界高到了一定的层次,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

    就像是修士,从来不在于人家的凡俗富贵,因为和长生久视逍遥无极比较起来,那些东西太卑微渺小不值一提。

    几人从来时的方向倒着走回去,进来的时候还有些小心,出去的时候简直是跟自己家似的轻松。

    宁清秋想,以后这里也算是自己和七夜的又一个据点了。

    啧,这么想想,他们还真的是不客气啊,人家来这里最多的打算就是搬空这里,要不然就是借助这个神奇的秘境指望复活,他们却是要把这里变成自己家的后花园......

    贪心是贪心了点,不过宁清秋觉得自己还是很喜欢的。

    七夜虽然花灵石的时候大手大脚没有概念,但是他赚钱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只要是有实力,要什么没有啊。

    千金散尽还复来嘛!

    他们出了神罗秘境,七夜刻录了许多繁复的符文,看得人头晕眼花,宁清秋觉得他这手本事比起墓碑上面的那些大道符文都是差不离了,反正都是她看不懂,左瞅右看的都像是天书那一挂的。

    江家祖宅的祠堂依然静悄悄地。

    窗外蝉鸣,知了声声。

    正是炎夏时分。

    神罗秘境中的天气和外界自然不同,对于修士来说,白天黑夜四季,其实都是没有太大的分别,只要是他们有心,完全可以做到自主操控天象,特别是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面,想要四季同存,那都不算是个事儿。

    祠堂地处幽静,算是清凉。

    宁清秋看了看暗格中的九龙杯,将它好好放置,其实说是过去了唤醒它的器灵,但是不知道九龙杯是因为年久失修还是怎么样,灵性流失许多,她刺激了两次都是没反应,之后便是忙着探索秘境,都是没有管九龙杯如何,但是看起来它还是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总是有增补进益的,杯面都是光华璀璨了些,九龙龙首昂然狰狞中透着肃穆庄严,神威凛凛,不愧是当初闻名一时的顶尖法器,不过很可惜,这东西和她的属相不符,若是此次神剑门托付他们的乃是一柄神剑,指不定宁清秋就会动心,当然,她也不会真的据为己有,毕竟天下神剑虽多,可欣赏可赞美的更是不少,但是她还是把炼心剑看成了心尖子。

    到底是陪伴她一路成长而来,感情摆在那儿,可是真正的战斗伙伴。

    也就和丫丫在她的心里位置差不多了。

    可不是随便冒出来一把妖精剑就是可以把她抢走的,宁清秋这点儿节操还是有的,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并不喜新厌旧相反还十分的怀旧的人,她走的是细水长流的感情路线。

    九龙杯放置于暗格中,再次沉寂。

    “真不打算把这东西带走?即便是日后神剑门来去,他们若是不真正的出个修士,也是用不了这东西,相反,还会惹来杀身之祸。”

    红袖没说完的话是即便是神剑门出了修士,九龙杯这般至宝也只会是他们的催命符,稍微露点风声出去,神剑门大概是要鸡犬不留了,虽然他们现在也就剩下小猫三两只,但是必然是会因为此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宁清秋摇摇头,眼里有着他人不懂的万般风景。

    “我若是带走九龙杯,表面看起来是在救人,但是其实不过是贪欲作祟,我对九龙杯其实并无太多执念,相反神剑门一门上下都是为了九龙杯这镇门至宝以死相拼,这是他们的因缘果业,我就不插手了。放在这里,等有缘人出现吧。”

    话已至此,其他人也不多劝。

    红袖到底是觉得有些可惜,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过犹不及,再说下去就过头了,宁清秋做了决定,旁人轻易改不了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来自于江家祖宅外围。

    宁清秋灵目术透过重重围墙穿出,打眼就看到了那个车队前列正在下马的锦衣华服的青年。

    身姿挺拔,宛若芝兰玉树生于庭阶。

    面目清隽,宛若孤高云竹,实在是让很多少女见着就是脸红心跳的那种贵公子,还有着书生气。

    宁清秋眸色微顿。

    这不是江念云嘛!他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还真的是赶巧了。

    宁清秋都是还在念叨着这个天生剑骨要怎么办呢,若是可以招收入青云,那就是很不错了。

    就连现成的老师现在都是找到了,喏,紫青双剑两兄弟想必乐意找一个剑道天才当做是弟子的......

    两全其美的事儿。

    不过他们现在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人家的祖宅里,若是被撞上了可不好说话,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是高人风范的潇洒离去,但是宁清秋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么巧合,他们不如直接就在江念云这里撕下修士的神秘面纱,彻底的说服他!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