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妇唱夫随
    谁都是没有料到,今晚一场好好地旨在迎接人族贵客的宴会,竟然这么的一波三折,简直是比起年度大戏还有曲折起伏。

    此次事件,今晚过后,其影响力必然会悄然扩散,遍及天下,若是流传后世,便又是史书典籍中波澜壮阔的一段,是这个时代不可回避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宁清秋从来不是个小心眼儿的人,赤翼认输,她自然不会得势不饶人,宽容大度彰显人族英才天骄的气魄胸襟,才是她应该做的事。

    而且,剑修宁折不弯,本质上对于这样知错能改之人是相当的宽容大方的。

    赤翼不过是心性骄傲,一时受不起挫折,才有这样的出人意料的举动。

    城主责骂的话语虽然严重,但是相反正是因为重磅出击才让赤翼幡然醒悟没有过于执迷,不然的话赤翼今夜若是真的自戕而死,那么不只是妖族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颜面,谈好的联盟问题说不定都是要因此再生波折,那就是和她初始来意截然相反南辕北辙了,宁清秋可不愿意这么些日子都是做了无用功。

    而且,不过是一场比试,何必闹得这样的大家都过不去的程度。

    赤翼能够想通,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盛宴差点变成凶杀惨剧现场,好在最后还是和平收尾。

    白泽城主深觉心累,有点怀疑自己这些年来的秉承的精英培育理念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然的话怎么成器的少,泯然众人的多,便是所谓的万妖城的少数精英天骄,都是自视甚高,只看到个人得失,观望不了天下大局。

    好在,赤翼总算是最后关头醒悟,被他一番话彻底的打醒。

    宁清秋和七夜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今日赤翼一败涂地,但是知耻而后勇,我觉得他应该是会幡然醒悟重新做妖,万妖城想必又是要再添一位人杰了。”

    吃一堑,长一智么。

    赤翼人虽然骄傲冲动了些,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他天资出众实力高强,今日的失败,未必不是他日后进步的源泉,迈向成功的台阶。

    “白泽城主果然是深谙驭下之术。”

    她最后只能如此感叹。

    经此一役,不单单是人族和妖族的结盟几乎是势不可挡,那些暗潮汹涌的反动势力集团也必然会老实许多不敢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刻跳出来闹事儿,没看到就连火烈鸟一脉的赤翼都是栽了,其他的人哪里有本事自夸自己比赤翼还厉害?

    白泽城主今日刷了火烈鸟一脉的好感,虽然对赤翼严加批评,却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并且将他从绝路救回,不论他说这番话最开始抱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结果已经是让他成了赤翼的恩人,并且他的形象在妖族心中会更加的光伟正。

    七夜对于白泽城主并无什么不好的观感,上位者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很多事情不是你想不想做可以决定的,而是身处那个位置,不论是私心如何,做出的决定和行为必然会按照某种既定的路线走,不然的话......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在如今的大势下,不合格的领袖,那是活不长的,不单单是他活不长,他领导的势力和族群也会因此陷入灭顶之灾。

    妖族能够存活至今而且蒸蒸日上,可不是靠着运气,万妖城能够有这样一位城主,实在是——幸甚至哉。

    七夜对于白泽城主还是很尊重的。

    不然的话,单凭赤翼今晚对宁清秋那般无礼还有点输不起的样子,他就一千个一万个看不上,最后绝对不会这么轻拿轻放不追究的。

    宁清秋想起权谋两个字头就疼,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果然啊,还是修炼最好了,剑术可以帮助她忘记一切烦恼。

    于是宁姑娘在院落里面习练了一番剑术,只把自己弄得浑身香汗淋漓累得气喘吁吁才罢休,然后泡了个花瓣雨,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滚上了床。

    管他外界如何翻滚汹涌变幻无常,她只要是有自己一方天地便可。

    天塌下来,还有七夜顶着呢。

    七夜就这么被毫不愧疚的拖出来当了挡箭牌,但是他也是甘之如饴的,毕竟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在心里发过誓,要保护她一生一世。

    修士的一生一世,特别是七夜这个级别的修炼者的一生一世,其实也就是永生永世了。

    这个承诺多重,宁清秋她不知道。

    她闭上眼,沉沉睡去。

    修士修炼有成,脱离凡胎肉骨,吃喝拉撒睡其实都是用不上了,但是宁清秋却是个追求美食享受,也尤爱睡眠休息的奇葩修炼者。

    她也不觉得这是个坏习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七夜和她整日形影不离朝夕相处,自然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宁清秋的一身习性。

    而且,抱着她沉睡,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他捏捏她的鼻尖,暗道个小没良心的,明日自己便是要和万妖城主比斗,虽然大家都说好要点到即止,但是高手过招就容不得半丝疏忽,真的放开了手打起来,那么过程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到时候万一出点差错......

    不过七夜也不是没信心,他只是奇怪,宁清秋那么个爱担心的性格,这几天下来没少隔三差五的打听他对于和万妖城主一战的胜负结局的预算,便是他再三保证那也是没用的,该担心的还是要担心。

    结果眼下倒好,事到临头,她反而是呼呼大睡?

    他笑了笑,满心怜惜,倒也没生气,最后也闭上眼,把人揽进自己的怀抱,也闭上眼,关闭五感,神识收敛,也陷入了沉睡。

    第二日晨起,宁清秋从他怀里翻出去,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晚上睡觉抱得那么紧,弄得她还以为鬼压床了呢,就这个问题和他说了多少遍,七夜认错爽快她说什么是什么,就是屡教不改,真是让人没法子。

    他还振振有词,自己的媳妇道侣哪有不能抱的道理?这完全是天经地义,放之四海而皆准。

    宁清秋脸皮没他厚,自然没了找茬的由头。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