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前奏
    七夜睁开了眼,眸底闪过一丝无奈。

    她啊,就是惯会在外人的面前埋汰他,且乐此不疲。

    他拿她也没办法,也就只有随她去了。

    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翻身坐起。

    七夜可不像是宁清秋以为的那般还要睡懒觉赖床,她大概是完了,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七夜怎么会养成睡觉的习惯?

    要论罪魁祸首,她当之无愧。

    七夜不过是陪着她由着她罢了。

    他早就清醒了。

    只是不太耐烦去和极冰战青他们这些人打交道,说到底他虽然对着两个人还有万妖城主的观感不错,但是他们终究非我族类乃是妖族中人,心里指不定抱着别的什么想法,交不了心,何必浪费时间?

    也就只有宁清秋有这样的坦荡诚挚之心,去和妖族推心置腹。

    他只有在身后看着,不阻止但也不会主动参与,但是只要是妖族有什么异心,七夜会第一时间让她免于伤心的。

    至于说那时候背叛她的妖族中人会有什么下场......那就是见仁见智可想而知了。

    他总不会手软的。

    七夜整理了一下长袍,听到院落里面她大呼小叫的清脆嗓音,快活得像是林中的小鸟儿似的。

    他面上也不由得带上一抹笑意,缓步踏出,引来三人的目光注视,他淡淡扬眉道:“一大清早起来就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火烈鸟一脉送来的赔礼就这么让你欢喜?”

    宁清秋看他出来,更是欣喜,想这就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你醒啦?”她眉目飞扬的跑过去拉住他的衣袍,把人带到那一堆小山似的礼品盒旁边,“你看看,这里好东西可不少,恩昨日我胜了赤翼扬了我人族威风是我的功劳我不否认,但是这里面你也出了不少力,我可不会忘了你,这里的东西也有你的一份儿,喜欢什么随便拿,我可没有舍不得的!”

    她豪气万分。

    这东指西指还兼任讲解者,把一堆礼盒中的物品说得头头是道的,却是忘了七夜本来就是见惯天下奇珍异宝,什么东西没有见过没有拥有的,哪里看得上这些东西。

    七夜也不忍心搅了她的兴致,便是面带笑意的听着她畅所欲言。

    极冰和战青在一边瞬间就有些尴尬了。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完全就是把旁边人当成了背景板和路人甲,这存在感几乎是等同于无,他们还不敢随便开口打扰,生怕被七夜小心眼儿的记恨,他这个人性子淡漠骄傲,对旁的人和事基本上提不起兴趣,但是一牵扯到宁清秋身上,那就是要锱铢必较了。

    于是两个人很有眼色的把城主告知的事情再度通知一遍,尽到了自己应该尽到的责任之后就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溜之大吉了。

    极冰本来还打算好好地打趣宁清秋一番财迷样儿的,也没有了心情,决定还是自己出去找乐子免得开罪七夜为好。

    陷入爱情的男人啊,智商简直是降为负数,幼稚极了,旁人看着自然是好笑,但是若是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一个权倾天下实力足够横压当世的男人身上......呵呵哒,那杀伤力就太恐怖了。

    聪明人都该选择敬而远之。

    宁清秋轻轻哼了一声:“滚吧滚吧都滚吧......你看极冰和战青那火烧屁股的样儿,像是这里有什么妖魔鬼怪要把他们给吃了似的,胆小鬼!”

    然后转身装模作样的在七夜那张举世无双的俊脸和修长挺拔的身体上面上下打量了好几遍,还是摇头晃脑的叹道:“你说你长得也不吓人啊,他们怎么就跟看到洪水猛兽似的.......啧,真的是丢尽了妖族的脸面啊。”

    七夜当然知道她完全是说几句酸话打趣,绝对是不会往心里面去的,便是附和道:“恩,可能是他们自己心虚吧。毕竟妖族昨日挑衅,他们到底是怕我们往心里去。”

    “那你会吗?”

    “你不会我就自然不会。”

    七夜压根没有思考,脱口而出。

    宁清秋眼里闪过一丝感动。

    他是真心话,她知道。

    七夜是真的把她放在了比自己更重要的位置上,才会以她的评判标准作为自己的评判标准,若是当个皇帝,必然是公认的昏君了,对她达到了不辨忠奸言听计从的地步了......

    “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把,既然是给你的赔礼,我分一部分算是怎么回事儿?再说我也用不上,你喜欢便是自己留着。”

    宁清秋转念一想也是,他们乃是一体,很早起其实就已经是不分彼此了,她的东西不就是他的东西,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手一招,小山堆似的礼盒便是消失不见。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为丫丫举行复活仪式,三种神药仙草已经备齐,剑灵族的光风、霁月父女两个也是点头帮忙,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别说,我真的有点......紧张。”

    她秀眉蹙起,小手捏成了拳头放置在心口,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便是大敌当前,相信自己都是不会有这般紧张的感觉。

    往前推移,大概也就只有在诛魔谷神魔战场遗址的时候遇到跨时空附身在边凛身上几乎是千分之一秒的魔尊神念给她这么大的紧张震慑有着同样的感觉了。

    七夜伸手握住她的手,他的手宽厚修长,骨节分明十分的优雅有力度,带着稳定人心的力量和温暖。

    “有我在,你放心。丫丫的复活仪式必然会马到功成万无一失。等到我今日和万妖城主比试结束,我就着手丫丫的复活仪式,也是时候了。”

    刚进门的剑灵族父女正好听到此句话,便是面面相觑视线对视之后,齐齐朝着宁清秋和七夜躬身行礼,拜道:“多谢两位大人仗义出手,若是丫丫复活,我等剑灵族必然铭记两位大恩大德,矢志不忘!”

    宁清秋立刻就有些头疼。

    连忙一道真气把两个人扶起来:“不是都说了别大人来大人去的称呼么,你等与我同为元婴修士,何必如此尊称?还有,之前都说了,复活丫丫乃是我的心愿,发自内心,当不得你们如此道谢,不然......就是刻意和我见外,与我生疏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