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真相
    丫丫还没有来得及发表一下自己重获新生的喜悦,就被动的陷入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

    清淡的香气弥漫在鼻尖。

    让她停住了所有的下意识反抗和挣扎的动作。

    放松了自己,但是久而久之,还是觉得有些闷闷的:“我说宁姐姐,虽然我很高兴你这么热情似火的欢迎我,但是你要不要换个方式?比如说......温柔似水这个模板的?我感觉我有点呼吸不过来了......”

    宁清秋满心欢喜呢,抱着的这个小身体软软暖暖的,很舒服,关键是带着温度,特别真实,让她真切体会到这一次丫丫真的是复活了,不再是虚无缥缈的魂体,而作为一个真正的被天道承认的生命体可以长久的留存在现世,这比什么都让她高兴。

    她答应她的事儿,做到了。

    不过丫丫这小丫头当真是极其煞风景,这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宁清秋最后用力抱她一下,把人弄得龇牙咧嘴的然后才放开她,故意装作恶狠狠的模样哼了一声道:“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抱怨?可别忘了是谁救了你,过河拆桥也不是这么玩儿的吧?”

    这话显然就是玩笑话了。

    丫丫喜滋滋的,眼睛大大圆圆,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她,弄得宁清秋给她一个脑瓜崩儿之后就揭过这一茬儿了。

    “恩,今日显然是双喜临门啊。”宁清秋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便是自顾自的说道,“因此我们今日就把酒赏月,话桑麻吧,天下大事儿今个都是可以扔到一边儿去,不谈那些败兴的事儿,就说些高兴的,大家说怎么样?”

    大家显然都是没有异议。

    剑灵族父女俩见到宁清秋在真的大手笔不求回报的拿出三种稀世神药为丫丫重塑肉身,甚至是为此还请动了七夜出手,实在是激动得无以言表,还有感激倍增之心。

    之前说得天花乱坠看起来父女两个对他们已然是深信不疑,但是说到底事情没有落到实地,大家心里面都是悬着的,也不是说不相信吧,主要是人族的节操并不怎么值得信任,他们对于异族的排斥和手段即便是过了无数年都是让后来者胆颤。

    就像是普通凡人面对虎狼,便是猛兽没有伤人的心思,面对那尖牙利爪,也是让人敬而远之,恨不得望风而逃的。

    如今看到丫丫确确实实在他们的眼前复活,剑灵族父女这才算是心服口服,两个人对视一眼,这下是铁了心要带着宁清秋他们一道儿回剑灵族了,当初他们假借驱逐流放之名身怀种族使命离开栖息地在九州流浪,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扎根在万妖城,但是到底是心怀故土,时时刻刻不都是在想着要回去,如今机会到了,他们若是不把握住这个机会,请宁清秋这个和剑灵族有了莫大因果的贵人回去,连带着七夜这位大高手也是请回去坐镇,那就是真的瞎了眼了,便是被猪油蒙了心,也是不可能这么干的。

    他们,也许就是当初大长老借助镇族之宝算出来的所谓的那一线生机。

    这么多年,总算是有个眉目了。

    无论如何,都该试一试。

    毕竟数百年过去,剑灵族应该也撑不住了......

    成败生死,便是在此一举。

    宁清秋这个时候心思都是在丫丫的身上,两姐妹一时半会儿还没别的心思关注其他,都是在那里你摸摸我,我看看你,对着傻笑个不停。

    好在一个仙姿玉色,一个玲珑可爱,大美人和小美女凑在一起,便是行为有些出格,也不会让人觉得真傻,而是心情跟着一起变得好起来。

    颜值即是正义么。

    这可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

    “不过宁姐姐,什么叫做双喜临门啊?除了我复活,今日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喜事儿?”

    丫丫显然一头雾水,不过她们关系好着呢,故而最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她们一向都是对彼此推心置腹的。

    没什么不可以问的,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告诉对方的。

    事无不可对人言,宁清秋对旁人都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面对丫丫更是掏心窝子的话都是可以跟她吐露,几乎都是把她当做了心灵垃圾桶树洞一般的存在。

    不过丫丫现在有了实体肉身,日后便是可以单独行走在外,再不用困在太阴灵犀的一片天地中,宁清秋为她高兴地同时,不可避免的有那么点失落,日后倒是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和她心有灵犀了。

    肚子里的蛔虫,已经是被清出去了。

    宁清秋伸手摸摸她翘起的小辫子,看着她一脸求知欲爆棚的好奇表情,似笑非笑的看了七夜一眼道:“这就要问他了。”

    她开始也没有回过味儿来,这后知后觉的总算是觉得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了,照七夜一贯的作风性格,他比试之前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过自己必胜无疑,眼下却只和万妖城主打了个平局,虽然七夜绝对不是输不起的人,但是他有必胜的把握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输过。

    所以——

    他们看到的平局,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平局。

    丫丫单纯,却不傻。

    她聪明机灵,眼下便是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原来......刚才和万妖城主一战,竟然是七夜哥哥赢了?”

    还别说,她喊七夜哥哥的时候喊得还挺顺口的。

    本来么,喊宁清秋姐姐,称呼七夜自然是用哥哥了,她本来是很有点怕他的,但是小动物的直觉告诉她,遵从本能绝对是没错儿的。

    这不,七夜对这个称呼倒是挺满意的。

    他不喜欢别人和他套近乎,但是同时把宁清秋扯上的套近乎,他倒是挺喜欢的。

    宁清秋看重丫丫,故而七夜也爱屋及乌,对她还算是看得顺眼。

    个小丫头片子,他和她没什么好计较的。

    于是微微点了点头,既是回应了她的称呼,也算是肯定了她的猜测。

    七夜本来就是故意给万妖城主留面子的。

    谁输谁赢,双方自然是心知肚明,他手下留情了,万妖城主自个儿心里面也明白,故而之后的谈判也会有更多的优容条件,更大的谈判空间,甚至是做出不少的退步,以还七夜的人情。

    妖族不是承受不起失败,只是大局大势如此,妖族更希望看到的自然是平局的场面,七夜便是做了个顺水人情。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